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0章 靠,居然比我还帅
    ,!

    一个全身黑色衣服,头上还戴着一顶毛线帽,几乎把半张脸遮住的高个子男子出现在了视野中。

    罗子凌马上就认出来,就是刚才把自己打翻在地,让他生出死亡恐惧的黑衣人。

    但此时的罗子凌没有任何的动作,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呆呆地看着那个男人走进来后,站在原地不动了。

    突然间,他觉得一双手抓住了自己,转头一看,却见凌若楠站不住身体,歪在了他的身上。

    凌若楠歪在他身上的时候,两手抓住了他的手臂。

    眼圈红红的凌若楠,全身的力气像被抽走了样,没办法一个人站住,而是靠罗子凌的支持,才能站稳身体。

    那黑衣男人伸出手,摘下了头上的帽子。

    于是,罗子凌完全看清楚了他的样子。

    非常有精神的板寸短发,一张脸显得很硬朗、坚毅,眼睛很大挺有神,鼻梁高挺,青色胡茬更让他显得有男人味。他站在那里,就像一座山一样伟岸,给人以无比的气势。

    “靠,居然比我还要帅,”看清男人的样子后,罗子凌忍不住涌上一阵不满,“难怪自己的老妈会看上他。”

    正不知道是不是要叫唤一声的时候,突然感觉到手臂上传来剧痛,一看凌若楠紧紧地抓住她的手臂时候,不小心把手指甲掐到了他的肉里。

    此时的凌若楠,已经忍不住在那里抽泣,双肩不停地颤栗。

    那男人似乎被凌若楠的这副样子吓坏了,想走过来又在那里犹豫。

    刚进来时候那坚毅的眼神不见了,眼中有的只是爱怜和不知所措。

    罗子凌怒了,冲口而出道:“你站在那里干吗?刚才打我的时候那么干净利落,丝毫不拖泥带水,你老婆哭成这个样子,也不知道过来安慰一下。”

    罗子凌的话,把那男人惊呆了,也让正在抽泣的凌若楠呆了呆。

    “楠楠,是我,”那男子被罗子凌这么一喝后,终于快步走了过来,“我来……看你们了。”

    走到距离凌若楠两步远的地方后,他又站住,伸出的手僵在了半空,不知道要不要来扶凌若楠。

    凌若楠终于放开罗子凌的手,坚强地靠自己的力量站定。

    她呆呆地看着这个在她面前依然那么腼腆的男子,眼泪怎么都忍不住,一个劲地往下流。

    “都是我不好,”那男子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两只手好像多余一样,不知道往哪里放,更不敢伸前搀扶凌若楠,“我不该突然出现,应该提早告诉你。”

    见这个帅气的让自己都嫉妒的男子在凌若楠面前这样手足无措,罗子凌更加的愤怒:“刚刚打我的气势哪里去了?我妈需要你一个拥抱,你居然都伸不出手?打起自己的儿子来,就像冲生死之敌下手一样,差点把我打个半死。有你这样的父亲,我真的倒了八辈子的霉。”

    罗子凌说着,上前一步,将凌若楠推往男子的怀里。

    凌若楠低低地惊叫了声,整个人控制不住之下,倒进了男人的怀里。

    黑衣男人慌乱了一阵后,终于伸出手,抱住凌若楠,但他的手很僵硬,只是环着凌若楠,就像怀里抱着一个炸弹一样。

    倒入黑衣男人怀抱后,凌若楠再也忍不住,伸手紧紧地抱住对方,放声大哭起来。

    二十年的相思,二十年的磨难,二十年的煎熬,二十年的等候,今天终于换来了再次相见---她深爱的男人突然出现,凌若楠再坚强,也是没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被罗子凌推到罗旭升怀里后,她的感情完全迸发出来,抱着罗旭升的身体,不顾一切地大哭了起来。凌若楠的大哭,更让罗旭升不知所措。

    “楠楠,你别哭,你快别哭了,”他很紧张地劝道,声音都有点结结巴巴,“都是我不好,你打我几下吧,我早该……来见你了,你不让我来,我也应该偷偷来看看你……不应该一直不来看你。”

    “切,让我狠狠打你几下,解解气还差不多,”对罗旭升的表现,罗子凌更加的生气了。

    不过在看到自己的母亲扑在罗旭升怀里嚎啕大哭,罗旭升一副不知所措,眼睛也红红的时候,罗子凌的眼泪也从眼眶里流了出来。

    自己的父母亲,自己从小一直渴望的最亲的亲人,今天终于一起站在面前。

    即使没被两人的情绪感染,他也有种想落泪的感觉---如果今天晚上没有被罗旭升打了一顿,想哭的感觉会更强烈。

    凌若楠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大哭,罗旭升对此毫无办法,他就像一个懵懂无知的少年一样,结结巴巴地道歉。

    但他的道歉,让凌若楠哭的更厉害,最终他只能什么也不说,紧紧地抱着凌若楠。

    罗子凌突然觉得,此时自己是个多余的人,因此在想了想后,最终推开门,走出了屋子。

    门外的庭院内,清冷的夜色中站着两个人影,稍远的外面,还有另外几个人。

    看到庭院中站着的两个人,罗子凌更加有气了,他快步走过去,冲着两人怒喝:“你们两个混蛋,他来了也不告诉我,害我被他打了一顿。你们就自求多福吧,我会把你们做的那些事渲染一下再告诉他。如果他不责罚你们,算是你们的运气。”

    站在那里的杨晓东和王震军顿时一阵哀嚎。

    “少爷同志,我们也不知道老大今天会出现啊,”杨晓东一脸郁闷地说道:“我也是在接到你的求救后,才发现他出现。你也知道,他在试探你的身手,这种情况下,即使我在边上,我也不敢出手助你啊。你千万别说我们坏话,不然我们就惨了。”

    “是啊,是啊,”王震军赶紧附和,“我们真的不知道老大今天会来,按道理他早该出现了。”

    “我不管,”罗子凌很气愤地说道:“我今天晚上被他打的很惨,如果你们没有比我惨,那我咽不下这口气。”

    杨晓东和王震军再次哀嚎,但罗子凌不理会他们,顾自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