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3章 只是不甘心而已
    ,!

    (第五更)

    欧阳蕙蕙这近乎威胁一样的话,让欧阳菲菲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在罗子凌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冷冷地回了一句:“一会跟我去爷爷那里,希望你把今天说过的事,照实和他说一遍。如果你想自甘堕落,我想他会给你意见。”

    欧阳菲菲这话威力还是很大的,一下子让欧阳蕙蕙变了脸色。

    “好了,你回去吧,”欧阳菲菲似乎真的生气了,因此冷着脸冲欧阳蕙蕙喝道:“接下来你想怎么样,随便你自己。你可以回去再想想,如果觉得自己做错了,再来告诉我。”

    “姐,你能不能别和爷爷说这事情?”面对欧阳菲菲这般反应,欧阳蕙蕙弱了气势,“要是他知道,肯定会骂我。”

    “你不是很硬气吗?还怕爷爷骂?”欧阳菲菲更加的恼怒,“你不是要自甘堕落,放纵自己吗?”

    欧阳蕙蕙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说什么。

    “我倒想看看,你是怎么个自甘堕落法,是天天换不同男人,还是到夜总会去卖身。”欧阳菲菲终于没忍住,当着罗子凌的面冲着欧阳蕙蕙发起火来,“如果真的这样,我就当没你这个妹妹。”

    姐妹两人当着他的面争执起来,不,应该不算争执,而是欧阳菲菲在训斥欧阳蕙蕙,罗子凌感觉很不好。他有种在看戏的感觉,深得欧阳菲菲是在演戏,目的就是让他不要计较。

    不过,欧阳菲菲这样怒气冲冲的样子他还是第一次看到。

    看欧阳菲菲一副很愤怒的样子,而欧阳蕙蕙则很委屈地红了眼睛,眼中还有泪,但努力不让眼泪滚下来,最终还是罗子凌有点不好意思了。

    “好了,别再斥责她了,”罗子凌走到欧阳菲菲面前,伸手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臂,又转身面对欧阳蕙蕙,“如果你能当面向杨青吟认个错,我就不和你计较了。这事情,伤害最大的就是她。还有你姐,因为你用我手机给她们发了伤害她们的信息,所以你得向她们道歉。”

    “我就不道歉,”欧阳蕙蕙抬着头倔强地看着罗子凌,“我就不向她们道歉。”

    “你做了这样的事情,我不和你计较什么,只要你向他们道个歉,你都不愿意?”罗子凌脸色有点冷了,“看样子,我是不是太好商量了?”

    “你确实好商量,”欧阳蕙蕙一脸讥讽地说道:“杨青吟有可能害你,你却丝毫不计较。”

    “我一般不会和女人计较,特别是漂亮的女人,除非我很生气,”罗子凌没有被欧阳蕙蕙的话激怒,而是很认真地和她说道:“因此,如果我对女人生气,那就证明我真的很生气。如果我没有发火,那说明我忍住了。当然,那些无关紧要的女人惹怒了我,我应该不会生气。”

    罗子凌说完,冲欧阳菲菲笑笑:“我先走了,你们姐姐俩再慢慢聊会。”

    “我送你吧,”欧阳菲菲虽然有点意外罗子凌突然间提出离开,但并没有出言挽留。

    罗子凌点了点头,没再看欧阳蕙蕙,也就离开了。

    欧阳菲菲跟着他出去,但也没说什么。

    欧阳蕙蕙小脸紧绷,非常紧张的样子,想和罗子凌说什么,但终于没说,只是气鼓鼓地坐在那。

    在走下台阶的时候,罗子凌想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马上说道:“等过两天,我再过来替你治疗,再治疗一次,我要看看中断治疗后你是什么状态。不治疗时候,我会另外的药给你服,你按我的吩咐服一个月就行,两天一服。今冬明春,哮喘最容易发的季节,如果没什么异常情况出现,基本就不会有问题了。”

    “好的,谢谢你了,”欧阳菲菲真诚地道了声谢后,又小声问罗子凌:“蕙蕙说她也有这方面的症状,她是故意这样说,还是真的如此?”

    “确实有这样的症状,但没你这么严重,简单治疗几次,应该就差不多了。”

    “那你还愿意再帮她治疗吗?”

    罗子凌想了想后,道:“要不,这样吧,我给她治疗的时候,你在身边。或者让她到你这里来,我再替她治疗。医者父母心,我和欧阳蕙蕙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她有恙,我肯定会帮她治疗。”

    “好!”欧阳菲菲爽快地答应了。

    想了想后,她再问了一事:“十二月二十八日到明年一月二日,中医药年会将在羊城举行,上次和你说过这事。不知道你现在还有没有兴趣参加?”

    “当然有兴趣,这样的年会,如果有机会,我要去参加一下,算是……和同行多接触吧,”罗子凌没考虑就回答了,“到时你告诉我行程安排就行了。如果你没时间,我自己去也可以。”

    “我会安排出时间来,”欧阳菲菲心里松了口气,“到时我通知你,机票和住宿我会事先安排好。”

    “那就麻烦你了。”

    欧阳菲菲犹豫了一下,再问了一件事情:“爷爷让你有空过去吃饭,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罗子凌依然没犹豫就回答:“当然愿意,哪天方便我就跟你去,到时我们再联系吧。”

    “好!”欧阳菲菲脸上露出了笑容。

    罗子凌见欧阳菲菲没再问什么,也就告辞离开。

    罗子凌离开后,欧阳菲菲也就回到了屋里。

    欧阳蕙蕙正气鼓鼓地坐在那里,一副很委屈的样子。

    “罗子凌不打算和你计较,算是你的运气,”看欧阳蕙蕙这副样子,欧阳菲菲再次冷了脸,“爷爷准备请他过去吃饭,如果吃饭的时候,他因为怨气而说了这件事情,你应该能想的出来爷爷会怎么责罚你。已经这么大的人了,做事情还这样没头脑。如果你多想一下,也不会做出这种愚蠢至极的事情。即使罗子凌不怀疑,最后你能得到什么?靠骗,你能骗到他的感情吗?”

    “那你现在这么低声下气地待他,你能得到他的感情吗?”欧阳蕙蕙赌气地回了一句。

    “我不强求什么,一切顺其自然,而且我现在也没对他发生感情,只是不甘心而已。”欧阳菲菲正色地对欧阳蕙蕙说道:“即使我想和谁争,那我也会堂堂正正地争,不会做下三滥的事情。希望你也这样,别自取其辱。”

    “好,”欧阳蕙蕙爽快地答应了,“那我就和你、和杨青吟堂堂正正地争,我就不相信,我争不过你们。我倒要看看,谁会最终和他走到最后。”

    “……”欧阳菲菲一脸无语地看着斗志满满的欧阳蕙蕙,她居然不知道说什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