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2章 三堂会审
    ,!

    (第四更)

    今天的欧阳蕙蕙应该是特意打扮了一番。

    长发好像焗过油,显得很光亮,还梳成了两条麻花辫子。就头上这点打扮,就为她增色不少,显得很清纯漂亮。

    上身是一件红衣的风衣,下身是紧身的牛仔裤,将她的两条长腿衬的越加的长,紧身的高领毛衣将胸前两块勒的鼓鼓。风衣敞开着,美好的身段尽显。

    即使像罗子凌这样经常看到她的人,也在她出现的刹那间,眼神也直了直。

    罗子凌相信,如果欧阳蕙蕙走到大街上,回头率保证百分之一百。

    欧阳蕙蕙进来后,并没如以前那样大大咧列,而是冲罗子凌和欧阳菲菲打了招呼后,再很优雅地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坐下的时候,她腰板也挺的笔直,还故意把胸脯挺的很高。

    “如果再有一个杨青吟的话,今天就是三堂会审了?”欧阳蕙蕙坐下后,呵呵笑了笑,一脸讥讽地看着欧阳菲菲:“姐,你心急火燎地叫我过来,就是想让我在外人面前失了面子?”

    “你已经是成人,自己做的事情就要负起责任。”欧阳菲菲没理会欧阳蕙蕙的嘲讽,正色地说道:“连自己的行为都负责不了,还怎么负责自己的人生?”

    欧阳蕙蕙原本还想再出言反击,但在看到欧阳菲菲以冷冽的眼神盯着她看,眼中充满了寒意的时候,最终还是没把后面的话说出来,有点不甘心地低下了头。

    自小,欧阳菲菲在她心里就是妈妈一样的存在,她们的母亲死的早,很多时候都是欧阳菲菲照顾她,而且欧阳菲菲各方面又非常出色,在欧阳蕙蕙心里,自己的姐姐就是高高在上的女神。

    虽然说因为罗子凌的关系,她对自己的姐姐越来越不满,甚至想挑战欧阳菲菲的权威,但多年的影响还是没办法很快消除。

    欧阳菲菲这副样子是表示心里真的生气,欧阳蕙蕙不敢在姐姐生气的时候再顶嘴。

    “姐,我昨天已经和杨青吟还有他说了我的想法,”欧阳蕙蕙在沉默了一会后,很委屈的抬起头,看着欧阳菲菲:“我就是怕他被杨青吟骗,被杨青吟卖了还帮她数钱。杨家和罗家是世仇,杨家人想罗子凌死,杨青吟不可能不受其影响。在明知道两家有着不可化解仇怨的情况下,她不顾一切地和罗子凌好,难道不让人怀疑吗?”

    “这不是你需要关心的事情,”欧阳菲菲冷冷在说道:“你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情。还有,你需要给罗子凌一个道歉。还有我,我也需要你的道歉。”

    面对欧阳菲菲恼怒的目光,欧阳蕙蕙心里的底气很快就消解,再没有胆量与自己的姐姐对抗。

    “姐,对不起,”她小声地对欧阳菲菲说了一声,再转头对着罗子凌。

    但对着罗子凌的时候,“对不起”三个字却是说不出口。

    看罗子凌一脸冷淡的样子看着她,欧阳蕙蕙不禁有气。

    “罗子凌,你就是个混蛋,”欧阳蕙蕙说着,一下子从座上站起了身,怒气冲冲地说道:“你几次趁帮我治疗的时候占我便宜,我身上什么地方没有被你摸过?而且我的初吻都被你得了。你觉得,一个女孩子很在乎的这些东西被男生拿走了,她心里会不会有异样的想法?我想知道,你占了我这么多便宜,你就没有责任要负吗?”

    罗子凌想不到欧阳蕙蕙会突然暴发,不禁怔在了那里。

    欧阳菲菲变了脸色,她做梦都想不到,欧阳蕙蕙会说这些,而且她也没想到罗子凌和欧阳蕙蕙之间也发生过这些事情。

    一想到自己也和罗子凌有过这样的亲密接触,除了没做那事情,其他的亲密举动都有了,自己的初吻在稀里糊涂间被罗子凌得了,甚至都没办法判断,是自己主动献出去,还是被罗子凌强夺。

    姐妹两人,都和罗子凌有了这种程度的亲密关系,欧阳菲菲郁闷的发狂。

    “我没故意想占你便宜,”罗子凌当然也是恼羞成怒,“一些动作是替你治疗后累的虚脱后无意间做出来的,而且,好多次是你占我便宜,不是我占你便宜。”

    “你一个男人,连责任都不愿意负?”欧阳蕙蕙也变得恼羞成怒了,“如果你没占便宜的心思,你会对我做这些?即使我主动,你也可以拒绝。你没有拒绝,说明你也是个色狼。早知道趁你睡着的时候把你那玩意儿咔嚓了,省得你再祸害其他女人,一了百了。”

    欧阳蕙蕙这样霸气的话,让罗子凌和欧阳菲菲都变了脸色,欧阳菲菲也从座上站了起来,很严厉地冲欧阳蕙蕙吼道:“欧阳蕙蕙,你给我闭嘴,坐下。”

    于是,欧阳蕙蕙马上闭了嘴,并气哼哼地坐了下来。

    但在坐下后,她又马上开口说话。

    这次不是冲着罗子凌吼,而是对欧阳菲菲吼。

    “姐,我知道你也不想放弃这段婚约,但他已经嫌弃你,你干吗还要去热脸贴冷屁股?他确实是个不错的男生,值得所有女生喜欢。但你已经不能和他一起,你干吗还这样在乎他?我承认,我确实喜欢他,愿意和他做任何事情,甚至嫁给他。所以,我不喜欢看到他和你一起,和杨青吟一起,我冲动之下做那样的事情,主要的原因就是想让你们和他闹翻,这样我才有机会。”

    说到这里,欧阳蕙蕙深吸了口气,再很认真地说道:“姐,这件事情,除了我自己感情的原因外,促使我这样做的理由还有就是:我希望你远离他,就是不愿意看到你自降身份,热脸贴他冷屁股,自寻其辱;我喜欢他和杨青吟分开,是怕他被杨青吟报复后生不如死。好了,我所有想说的话都说完了,要杀要剐,全随你们。”

    罗子凌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地看着脸色大变的欧阳菲菲。

    欧阳菲菲也没说什么,变了脸色的她,恼怒地看着自己的妹妹。

    “哼,别忘了我说过的话,”见两人都不语,欧阳蕙蕙再声音轻轻地嘀咕了句:“信不信我放任自己,把任何荒唐事都做一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