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8章 好心当成驴肝肺
    凌锦华的态度次治疗的时候好了一点,凌若楠松了口气,罗子凌也觉得压力少了一点。

    不过在见到凌明瑞的时候,凌明瑞一副没好气的样子,罗子凌心里不禁又有点恼怒。

    这次欧阳蕙蕙引发的事件严重影响了罗子凌的心情,虽然现在和杨青吟之间的误会已经基本消除,但罗子凌敏锐的感觉到,两人之间的感情还是受到了伤害,需要小心翼翼修复才行。

    原本非常美好的感情,因为欧阳蕙蕙策划的这次事件而受损,罗子凌恨极了这个女人,决定什么时候要找个机会,狠狠训斥欧阳蕙蕙一顿,以后也不想再见到她。

    原本心情不是很好,凌明瑞又一副对他不满意的样子,罗子凌心里更不爽。

    想不到的是,在感受凌明瑞的没好气时候,居然接到了欧阳蕙蕙的电话。在他还没来的及找欧阳蕙蕙当面训斥的时候,欧阳蕙蕙居然主动打电话给他,约他见面说话,这很出乎罗子凌的意外。

    接到欧阳蕙蕙打来电话,是罗子凌和凌明瑞走进书房,准备单独说事情的时候。

    罗子凌原本不想接欧阳蕙蕙的电话,因为怕凌明瑞生气,但想了想后,还是接了起来。

    听到欧阳蕙蕙说话的口气没有一点内疚,而且还很有底气一样,罗子凌觉得很怪,但有凌明瑞在身边,最终还是没有拒绝,说等他忙完了事情,他会过去见她。

    凌明瑞当然不会过问罗子凌的私事,但他对罗子凌当着他的面接电话,并且在和电话那头的人说话时候语气流露出不耐烦,还是表示了不满意。

    “你来燕京,不只要好好学,一些人情世故,也要跟在你妈后面好好学学,”凌明瑞语重心长地吩咐罗子凌:“很多行为举止,是对一个人最基本的尊重。”

    “这个我明白,”罗子凌不卑不亢地回道:“我也希望能收到别人对我的尊重,包括任何人。”

    这话让凌明瑞呆了呆,但他最终只是没好气地看了罗子凌几眼。

    因为凌明瑞的没好气,罗子凌在替他治疗的时候,也没有很心。治疗时间不长,大概只持续了半个小时,也没费太多的精力,因此在做完治疗的时候,罗子凌的体力还保持的很好。

    治疗后的感觉当然还是不错,因此凌明瑞并没觉得罗子凌在耍心思。

    外婆谢恩华原本想留罗子凌和凌若楠在别院里吃饭,但被凌若楠婉拒了。

    她以自己和罗子凌都有事为由,带着罗子凌离开了别院。

    “你们说了什么?”路的时候,凌若楠问罗子凌:“刚刚你和外公是不是闹了不愉快?”

    “反正他不满意我,还把我当成一个没教养的人,”罗子凌一副不以为然的神色回答道:“我替他治疗,没换来他的感激,反而还是不满意,我有点热脸贴冷屁股的感觉。”

    “你外公觉得你不尊重他,这也没什么,你也别计较太多,他和太姥爷的态度都在改善。他们毕竟是长辈,别和他们斗气,不然吃亏的肯定是我们。好了,有什么事我们还是回去再说吧!”

    “我还有点事要去,等我办完了事,再过来和你说事情吧,”罗子凌准备先去赴欧阳蕙蕙的约。

    看了看时间,差不多是下午四点钟,已经可以回去准备晚饭了。听罗子凌说还有事,凌若楠也没怀疑什么,只是吩咐他,办完事过来,她回去准备晚饭。

    罗子凌自然答应。他让凌若楠将他放到学校门口,在凌若楠的车队离开学校后,他去了欧阳蕙蕙所呆的那个咖啡馆。

    一进欧阳蕙蕙呆的那个包厢,罗子凌敏锐的嗅到了杨青吟留下的味道。

    杨青吟身有种特别的香味,与其他人不一样。因此罗子凌一下子闻出来了。

    “刚刚你和杨青吟在这里?”他皱着眉头问了欧阳蕙蕙一句。

    “不是,”欧阳蕙蕙摇摇头,“刚才我没和她在一起。”

    欧阳蕙蕙当然不愿意告诉罗子凌,刚刚她和杨青吟在这针锋相对了半天。

    如果告诉罗子凌这事,那她肯定会失了气势。

    “我闻到了她的味道。她肯定来过这里!”

    见罗子凌说的很肯定,欧阳蕙蕙想了想后,没有再否认:“她确实来过这里,但不是刚才,而是过了一个多小时。一个多小时之前,不应该称之为刚才吧!”

    罗子凌自然不愿意和欧阳蕙蕙纠结于这种问题,因此没再说这个话题,而是不友善地说道:“我来是想听你的解释。希望你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不然别怪我不给你面子。你太过分了!”

    听罗子凌这样说话,再看他一脸的寒意,欧阳蕙蕙不禁有气。

    “你凭什么待我这样?我是出自好意才这样做。”她怒哼了句。

    并在罗子凌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继续吼道:“你知不知道,你爷爷、你妈,还有我爷爷都觉得杨青吟接近你是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她想以美人计接近你,在你放松警惕的时候趁机报复。杨家人一直没忘记当年的恩怨,一直想报复。你自己也清楚,你回燕京后,遭受了多少次的意外事件。我想,在你的安全,只有我们欧阳家的人真正在乎,当然还有你妈、你爷爷。杨家人、凌家人都要你死。杨家人策划了这么多次事件,都没奈何得了你。他们派杨青吟接近你,使美人计将你毁了,这种可能你没有想过?”

    想不到欧阳蕙蕙会这样说,罗子凌怔了一下,但他马摇头,“你别瞎说,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没什么不可能的,我是怕你受其害,因此才想到通过这样的方式让你们分开。”欧阳蕙蕙见罗子凌的反应她预期的要缓和一点,心里松了口气,说话也更有底气了,“我告诉你吧,我没有任何的恶意,我们欧阳家的人对你都没有任何恶意,即使你门退婚,羞辱了我姐,羞辱了欧阳家也是如此。你别把我们的好心当成驴肝肺。”

    顿了顿后,她再很认真地说道:“我一心为你考虑,你却冲我大发脾气,你好意思吗?”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