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8章 我性格上有缺陷
    ,!

    罗子凌怕杨青吟心里有芥蒂,因此拉着她在茶楼呆了两个多小时,把今天的事情解释了好几遍,在看到杨青吟脸色好了一些后,这才稍稍松了口气。

    临近晚饭的时候,凌若楠打来电话,让罗子凌过去吃晚饭,一些事情当面说说。

    接到凌若楠的电话后,罗子凌让杨青吟也跟他一起去。

    但杨青吟拒绝了,今天这种情况下,她不想见凌若楠。

    她怕见到凌若楠后,自己心里的不满意会表现出来,到时候惹出更大的麻烦事来,那就更糟糕。

    见杨青吟执意不跟他去,罗子凌没强求,送她回学校了。

    在送杨青吟回学校后,罗子凌就去了凌若楠那里,他让杨晓东送他过去。

    罗子凌原本想在傍晚时分过去替林岚治疗一下,但因为今天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几乎忘记了还要去替林岚治疗。

    看看时间已经是下午五点钟,又答应了去凌若楠那里吃晚饭,因此他在和杨青吟分别后,给林岚发了条消息,说明了一下情况。

    他告诉林岚,如果今天晚上还有时间,他会在晚上时候过来治疗。

    如果今天办完事迟了,那明天一早他就会过来。

    林岚只是简单的回了一个字:“好”,连标点符号都没有。

    看到这简单的一个字,罗子凌知道,林岚也不高兴了。

    只是,现在他无暇理会林岚的反应,只能尽量不耽误帮她的治疗。

    罗子凌到了凌若楠那里后,凌若楠马上就将烧饭的任务交给了吴越,她拉着罗子凌到书房说话。

    进了书房后,凌若楠让罗子凌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尽可能详细地告诉她,不许有任何的隐瞒。

    罗子凌只得很老实地把今天发生的事情没有保留地告诉凌若楠。

    听了罗子凌所说后,凌若楠自然也是目瞪口呆。

    她做梦都想不到,罗子凌到了杨家老宅后,居然会这样表现。

    “你真的不担心杨家人会为难你?”凌若楠问罗子凌,“你在凌家老宅里闹腾了一次,到杨家老宅也这样闹腾,真的不怕?”

    “妈,我觉得,如果我怕了,我受到的侮辱更多。我表现出足够的胆气,他们才会忌惮。我想,杨晓东肯定会打电话告诉你这情况,而你会向太姥爷求助,因此我不怕。”罗子凌笑的很开心地对凌若楠,“此长彼消,气势这种东西,很多时候就是这样。”

    “你的意思是,你并不打算娶杨青吟?”

    凌若楠的话,让罗子凌很吃惊,他反问了一句:“妈,你为什么这样问?”

    “如果你想娶杨青吟,那杨青吟的长辈你肯定不能往死里得罪,要留有余地。今天你这样狂傲地待他们,以后,你还怎么与他们相处?杨青吟在你身边,你这样待她的长辈,你觉得她心里没有芥蒂?如果有一天你和杨青吟真的结婚了,那你和杨青吟怎么面对他的爷爷、爸爸?”

    “妈,那时候我没想过这么多,我那时想的只是怎么脱困。”罗子凌不好意思地说道:“杨家老宅差不多就是龙潭虎穴,我不小心闯进去,能全身而退,就已经很满足了。杨青吟那里,我已经解释了一番,她也没怪我。”

    “她即使没怪你,但心里肯定有芥蒂,”凌若楠摇摇头,“你就这样想好了,如果她对我,待你爷爷也这样,冷面相斥,甚至羞辱我们,那你是什么感觉?”

    想不到凌若楠也是这样说,罗子凌愣在了那里,不知道怎么回答。

    最终他只能尴尬地嘟哝了两句:“妈,希望她不会有芥蒂。”

    “不可能的,”凌若楠摇摇头,一脸严肃地看着罗子凌:“如果你这样待她父母,她都没有怪你,那亲情在她心里也是很淡,这样的女人,不值得交往。她不像你,她是由父母养大,如果对将她养大的父母还有爷爷这样的长辈都没有爱心,必须有的孝道都没有,还会是个品质优秀的人吗?”

    “妈,那你也是怪我这样待太姥爷和外公了?”

    “唉,虽然你说的很多话都有道理,但毕竟他们是你的长辈,你待他们要有必须的尊重。”

    罗子凌最终他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表示认可了凌若楠所说。

    凌若楠也没多说什么,但罗子凌明显感觉到,凌若楠对他的所作所为不太满意,这让他挺尴尬。

    他也有赌气的心思起来,在和凌若楠一道吃了晚饭后,就以自己感觉很累为由,回学校了。

    凌若楠看出了罗子凌起了情绪,但最终没有挽留,让吴越送罗子凌回学校。

    一路上,罗子凌没有主动说话,吴越也是不个喜欢说话的人,虽然她和罗子凌挺熟了,但在看到罗子凌一脸不爽的神情后,她也不知道说什么。

    在快到学校的时候,吴越这才开口说了几句话:“今天小姐听到你去了杨家老宅后,急的不得了,所有事情都扔了,亲自跑到老宅去。她担心死了。无论怎么样,你都不要怪她。”

    “我没有怪她,我很多时候不知道怎么处断遇到的难题,”罗子凌一脸苦笑,“你也知道,我自小长在西北小山村,与外人接触很少,待人处事方面没有一点经验,很多时候不知道怎么做,很多时候会意气用事。遇到事儿,我会下意识地去想,怎么解决才能让自己更少麻烦,怎么才能摆脱困境。其他一些东西,真的没去想,这是生活的习惯问题。我和你们不一样,我自小跟着爷爷长大,隔代抚养,生命中缺失很多东西,性格上也肯定有缺陷。”

    罗子凌的话,让吴越挺受触动。

    在送罗子凌到学校后,她马上折返回凌若楠的住处,源源本本地将罗子凌和她说的这些话告诉了凌若楠。凌若楠听了后,也大受触动,她有种想流泪的感觉。

    罗子凌所说确实不错,由爷爷抚养长大的他,确实有性格上的缺陷。他没什么待人处事的经验,在西北小山村呆了这么多年,所接触的也只是附近的村民,这导致他在做事情的时候容易走极端。

    “一切都是我的错,”凌若楠强忍住眼泪,她没办法再怪罗子凌。

    “这都是我的缘故,所有事情,我必须去承担起责任来。”在下了这个决定的时候,凌若楠想到了另外那个男人。

    他什么时候会来燕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