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4章 我的字和我的脸蛋一样好看
    看到这画,再看看杨青吟微红着脸蛋的模样,罗子凌笑着指着话中人道:“这是你吧?挺像的,不过这个男人画的不像,一点不像我,你把我画丑了,我应该比这个人更玉树临风,英俊潇洒。”

    “本来就不是你啊!”杨青吟横了眼罗子凌,“才不要把你丑陋的模样画上去呢!”

    “我丑吗?”罗子凌指了指自己的脸,很认真地对杨青吟说道:“你仔细看看,刚刚我出门照镜子的时候,发现自己今天打扮的太帅了,肯定让大街上的男人非常有压力,让那些女人大饱眼神。”

    又马上问叶小丽:“小丽,你说我帅不帅?不许接受青吟的威胁,要实话实说。”

    罗子凌的话,把杨青吟和站在一边当灯炮的叶小丽都逗笑了。

    “从来没见过像你这样厚脸皮的男人。”杨青吟刮了刮自己的脸,一脸鄙视地看着罗子凌。

    “厚吗?”罗子凌捏了捏自己的脸蛋,又伸手捏了杨青吟一下,最终还是点了点头:“比你的脸皮确实厚了一点,但我觉得我的脸蛋还是挺嫩的,脸皮肯定不厚。”

    当着叶小丽的面被罗子凌捏了下脸蛋,杨青吟红了脸,恨恨地踢了罗子凌一下,嗔道:“不许欺负我,好好赏画。”

    “以后会经常来赏看。”罗子凌认真地看着这副非常写意的山水人物画,忍不住再次称赞:“学姐,你的绘画水平太高了,能不能画一幅送给我啊!要不,你画画,我题字,我们合作?”

    杨青吟一脸不满地看着罗子凌:“哼,你是觉得我的字丑?”

    “不丑,至少和我的脸一样好看,”罗子凌看着杨青吟在画上的题字,“用字如其人来形容我们两人,还真的恰如其分啊!”

    杨青吟的脸红了,叶小丽的脸也红了,她们红脸在很大程度上因为罗子凌的自吹自擂而不好意思,还真的没见到过有男人敢在她们面前这么厚脸皮。

    “恶心的我想把早饭都吐出来了,”杨青吟做了一个干呕的动作,“我承认你长的有点小帅,但也不要整天把自吹的话挂在嘴边啊!”

    “就是偶尔自吹两句而己,整天挂在嘴边这样的说辞有点夸张了,”说了两句玩话后,罗子凌再问杨青吟:“答应帮我作画了?”

    “不答应!”杨青吟一脸狡黠。“除非你先给我写副字,放在房间里的字。”

    “嘿嘿,这个要求我毫不犹豫地答应,”罗子凌说着,又一脸神秘地说道:“其实你帮我作画的话,画作还是会挂在你这里,我们是一家子么。”

    “谁和你一家子了,”罗子凌丝毫不顾还有尴尬的叶小丽在身边,一直这样乱说话,杨青吟有点恼羞成怒,“脸皮真厚。”

    “好吧,那就趁我心情好的时候,给你写副字,我会把我最好的状态发挥出来。”罗子凌说着,振臂一呼:“赶紧给我准备笔墨。”

    看罗子凌这副样子,杨青吟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

    “是,罗大少爷,奴家这就替你准备去,”杨青吟学着古人样子福了一礼,站起身后,又伸手踢了罗子凌一下,“讨厌的家伙,就知道耍人。”

    站在一边的叶小丽,赶紧趁此机会溜出了房间,先一步替他们到书房准备东西去了。

    杨青吟和罗子凌居然不避她,公然在她面前这样感情流露,叶小丽在为他们高兴的同时,也觉得有点尴尬。她也在想,两人当着她的面都敢这样,如果她不在,两人又会怎么样。

    当然,她也衷心希望两人能最终走在一起,他们这对俊男靓女是绝配,没有人比他们更能用郎才女貌来形容。

    杨青吟和叶小丽替罗子凌准备了笔墨,并铺好宣纸。

    这些东西是杨青吟最先准备之物,她每天都要练字、练画,因此房子里不能少了文房用品。

    在准备了笔墨后,罗子凌施施然站定,提笔蘸墨,一挥而就一首诗。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看到罗子凌所写的这诗,杨青吟不禁红了脸,嗔道:“怎么写这诗啊?”

    “送给你的字,这诗和你是绝配。”罗子凌非常潇洒地写完诗后,再把笔一搁,很满意地看着纸上的字,一脸自得地说道:“自觉写的最好的一副字,果然状态很重要,哈哈!”

    杨青吟心里无比的开心,但脸上却是一副忿忿的样子,“讨厌死了,不许写这样肉麻的诗,换一副。”说着,招呼叶小丽把这副墨迹没完全干的字拿到一边。

    在两人各扯一角将这副《北方有佳人》的字很仔细地放到一边后,再催促罗子凌继续写。

    “好吧,我再乱写一首,可不许不满意。”罗子凌自然答应。

    提了笔,再想了想后,用自己最拿手的行书以很快的速度再写了一副字。

    这次写的是柳永的名作《雨霖霖》。

    “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写完后,罗子凌指着此词中的几句,笑着说道:“这是我最喜欢的意境。夜半,宿醉醒来,发现自己卧于杨柳岸,晓风残月相伴,何等的唯美。”

    但杨青吟在看到此词后却变了脸色,她很认真地看着罗子凌,轻轻地问道:“你不知道,此中所述的是离别之情,非常凄苦吗?此词是柳三变与恋人惜别之作,多情自古伤别离,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你把这样的词送给我,合适吗?”

    “哎,我说,你别这样啊,我没别的意思,就是突然想到了这词,我就觉得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这意境很美。”罗子凌想不到,杨青吟居然会因为一首词而伤神,有点手足无措的感觉,“你既然不喜欢,那我就撕了。”

    “算了,既然写了,就留着吧,”杨青吟抓住了罗子凌的手,“字不错,难得的佳作。前面那字我让小丽去裱了挂房间里,这首词就放在书房吧!”

    看杨青吟有点强笑的样子,罗子凌心里突然有不好的预感。

    今天怎么就想到写这样的字了?

    感谢猴塞雷书友的打赏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