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4章 愿赌不服输
    (第八更。四天更新了五十章,已经把存稿消耗光了,接下来恢复正常更新,后面有机会再加更)

    二百二十二针,这是罗子凌在铜人身所扎的针数。

    因为两人针数差距较大,吴宏卫、王同山、杨青吟三人点了两遍,一再确认无误后,这才把结果说了出来。

    在试结束时候,顾建安觉得自己表现够好,在自己的数据清点出来后,胜利的感觉更甚。

    但在看到三人清点罗子凌针数的时候,他心里起了不妙的感觉,在他们将数字说出来后,第一反应是他们造假。

    “不可能,”顾建安马说了自己的判断,“盲针不可能有这么快的速度,一分钟能到两百针已经是极致,怎么可能超过两百?”

    一听顾建安这样说,与他关系挺好的吴宏卫顿时变了脸色。

    “我说顾老,这是我们三人共同清点后的结果,如果你不相信,可以自己来清点一下。”说这话的时候,吴宏卫神情有点不高兴。

    顾建安今天的表现太没大家风范,不说他怀疑他们三个清点数据这事,刚才他们宣布时间到,罗子凌马停止了扎针的情况下,他还扎了两针。

    从能看出其心态和风范。

    再加顾建安置疑他们三人得出的结论,吴宏卫对自己这位老友的好感一下子降了很多。

    因此,他说话也有点不客气,他觉得顾建安污辱了他的人格,顺便将他的老友王同山也污辱了。

    对于他们这样的人来说,面子很多东西更重要。顾建安的怀疑,直接落了他们的面子,心里当然不舒服,只不过,吴宏卫涵养挺好,没有发作出来。

    “我来清点一下,”虽然说顾常威也觉得自己爷爷今天的表现不够大度,但事关重大,他还是自告奋勇地站出来,要重新核对一下罗子凌的针数。

    “你们确定要这样做?”罗子凌一脸讥讽地看着顾建安和顾常威,“怪不得我爷爷完全没把你当成对手,原来是这样的人品。我爷爷觉得与你试是自降人格,现在我也有这样的感觉。”

    罗子凌这不客气地奚落,像一记耳光,重重地打在了顾建安和顾常威的脸。

    原本想前清点针数的顾常威羞愧的红了脸,没敢再前。

    而顾建安也是老脸无光,觉得自己今天糗大了。

    他也很生气,恨不得一刀将罗子凌捅死在面前,以泄心头之恨。

    “如果你们爷孙俩不承认刚才的试失败,那我也接受你们的耍赖,”罗子凌没给顾建安以反击的机会,继续打他的脸,“顾家大少刚才输给我的保时捷跑车我也不要了。从你们这样没有信用的人手里赢到东西,我觉得脸无光。我也不会说今天曾和你们试了针法,因为我丢不起这个脸。你这样人品和技术的人敢自称华夏第一针,呵呵,那继续往自己脸贴金吧。告辞!”

    罗子凌说着,拉住杨青吟的手,准备离开。

    吴宏卫和王同山当然没想到罗子凌会这样直接打顾建安的脸,在罗子凌拉着杨青吟的手准备离开的时候,他们还没从愕然回过神来。

    直到罗子凌拉着杨青吟手,离开了房间后,他们才清醒过来。

    “顾老,我们也告辞了,”吴宏卫冲顾建安拱拱手,再对王同山招呼了声,准备离开。

    王同山直接走了,没有和顾建安爷孙俩打招呼。

    但在他们两人还没走出房间的时候,顾建安改变了态度。

    “两位请留步,”他伸手拦住了吴宏卫和王同山,“刚才的试我承认输了。愿赌服软,我会兑现开赌之前许下的赌注。刚才有置疑,只不过是他的针法超过了理论能达到的最高速度,因此有疑问而已,并不是置疑你们评判不公正。两位,真是抱歉,对不起了,我在这里向你们赔礼道歉。”

    在向吴宏卫和王同山赔礼道歉的时候,顾建安喝令顾常威,赶紧把罗子凌和杨青吟唤回来,他当面向罗子凌认输。顾常威马跑了出去,但他很快回来,说罗子凌和杨青吟已经乘车离开。

    “既然顾老认输,并愿意兑现承诺,那我来负责和罗子凌解释吧,”吴宏卫呵呵笑了笑,再对王同山说道:“王老师,你打电话联系一下罗子凌同学,让他过来把跑车和这尊铜人带走。这是他应该得到的奖励,我们作为裁判,要将事情公正地主持到底。”

    “好,”王同山已经很鄙视顾建安,因此在听吴宏卫这样说后,马答应。

    他拿出手机,拔打了罗子凌的电话。电话很快接通,王同山在电话接通后,直接向罗子凌说明了这边的情况,说顾建安愿意认输,并兑现赌注,让罗子凌回来把应得的东西拿走。

    “王老师,谢谢你和吴老师主持公道,改天我再当面向你们道谢。我已经和我朋友走了,不想再回来。如果他们愿意兑现承诺,那我让人来拿这些东西。至于他们挂在医馆门口的那块牌子,让他们继续挂着吧,我不来关注了。你和他们说一下,没必要当着我的面砸掉,挂着也没关系,我不介意。”罗子凌的这些话,在王同山把手机免提开起来后,清晰地传到了在场所有人的耳。

    顾建安和顾常威爷孙俩再次感觉到被罗子凌重重打了耳光。

    顾建安老脸都红了,他马命令顾常威,将那块牌子摘下来。

    顾建安没命令当众把牌子砸掉,他不敢,因为题字的人还在,而且那人现在位高权重,如果被那人知道他当众砸了牌子,那人肯定会有怨气。

    他只是令顾常威,把牌子摘下来,永远不再挂。

    听顾建安这样安排,王同山和吴宏卫也没发表什么意见。

    过了大概二十分钟,一名年约二十六七岁、长相非常硬朗的男子来到了国医馆,说他是罗子凌的朋友,奉罗子凌的吩咐,来这里拿东西。在这男子来到国医馆的时候,罗子凌也给王同山打来电话,说此人是他派来拿东西的人,让顾建安把愿意给他的东西交给此人行了。

    在王同山和吴宏卫的见证下,那男人将天圣铜人包装好后,抱了保时捷跑车,并将跑车的所有资料,及转让协议拿走后,驾车扬长而去。

    看着自己的崭新跑车变成了别人,顾家的传家宝也失去了,顾常威有点欲哭无泪的感觉。

    他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找机会把铜人拿回来,再把今天丢掉的面子拣回来……

    本书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