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6章 就是狂
    看顾建安这副样子,罗子凌轻描淡写地反击道:“我一直以为,年纪大的人总是虚怀若谷,就像我爷爷一样。但今天在看到那块牌匾的时候,我发现我自己错了。听了你的这番话后,我更加相信我之前认为老人都是虚怀若谷这个论断是错误的。”

    顾建安马上收住了笑,一字一句地问罗子凌:“罗连盛既然认为自己的针法很不错,为何不敢与我一试高下?既然他想当缩头乌龟,那我只能认为他的针法不怎么样,不敢与我一较高下。”

    “我爷爷只不不屑于做这种无聊之事而已,”罗子凌一脸轻蔑地看着顾建安,“在我爷爷眼里,医术是用来治病救人之用,并不是与人一较高下。虚名完全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将患病的人治好,能将传统医学发扬光大。”

    罗子凌这话,让原本很吃惊看着,在犹豫要不要站起来劝架的吴宏卫、王同山很吃惊,也让他们动容。

    医术是用来治病救人,并不是与人一较高下。虚名完全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将患病的人治好,能将传统医学发扬光大---还有什么话,比这更能体现医者的高风亮节?

    连挺生气罗子凌对他爷爷不尊敬的顾常威,也有相似的感觉,他觉得罗子凌所说这几句话,真的很高大上。

    杨青吟当然认可罗子凌所说,她可是听多了罗子凌说类似的话,反正在她心里,这才是罗子凌的个性。不畏惧任何人,什么话都敢说,而且说的都是心理话---这也是她最欣赏罗子凌的一点。

    但顾建安却对罗子凌的观点表示了轻蔑:“你不认为,相互切磋、比较更能促进医术的提高吗?每个医生对患者的诊断不一定相同,不同的治疗之法能有交流,说不定就能选出更好的治疗之道。比试也是动力,医术落后者,在输了比赛后,会发愤图强钻研医术,终有大成那也是有可能。你凭什么说别人就不愿意将传统医学发扬光大?”

    在场的人,除了顾建安本人外,其他人都不知道,罗子凌这番话中的意思,与当年罗连盛拒绝与他比试针法的理由差不多。因此,他一听就生气,不客气地反驳了几句。

    顾建安的反驳,让顾常威挺吃惊。

    在他印象中,自己的爷爷从来没和别人争论过这些东西,即使与同辈之人都没这样过。

    与顾建安同辈的人,对老爷子都是恭敬有加,从来不会口出狂言。老爷子也极少与人说这么多的话,更不要说还带着负气的色彩。只能说,罗子凌的爷爷当年挺让老爷子耿耿于怀,今天见到罗子凌,有种“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的味道。

    “老爷子说的也有点道理,”罗子凌并没驳斥顾建安的话,而是点了点头,“那今天顾老爷子让王老师约我来,就是想与我比试一下针法?”

    原本想插嘴说几句的王同山和吴宏卫,听罗子凌这样说的时候,知趣了闭了嘴,继续留心听他们怎么说。他们也非常希望一老一少能比试一番,让他们一睹高手的风采。

    顾建安以华夏第一针自居,并且没有人能将他所开医馆的这块牌匾摘下来,证明了他针法确实了得。而罗子凌能凭借针法将王同山救回来,能力也是非常不错,因此他们很想看看,两人的针法到底谁高谁低。

    特别是从事中医教学的吴宏卫,过去几年和顾建安交往的过程中,他学到了很多。

    只不过,顾建安在将针法传授给儿子和孙儿后,已经很少亲自动手,很难见到他的针法技术,因此今天吴宏卫的兴致比其他人更高。

    “你没资格向我挑战,”顾建安轻蔑地对罗子凌说道:“要向我挑战,与我比试,只有罗老头有资格。”

    “那就好,”罗子凌也没在意,呵呵笑了笑,“王老师邀请我来见顾老爷子的时候,我就明确说,我不想与我比较医术或者针法,因为医术和针法不是用来一较高下之用的。现在顾老爷子也拒绝比试,那我也放心了。也没什么事了吧,那我们先走了。”

    罗子凌这话,让所有人都愣在了那里。

    特别是想一睹两位高手施针的吴宏卫、王同山和顾常威更是失望。

    即使是顾常威,他也是希望看到自己的爷爷能和罗子凌一较高下。

    顾家的独门针法,那可是非同一般,顾常威并不相信还有另外的针法比“顾氏针法”厉害,但看爷爷的表现,他觉得罗子凌爷爷所会的针法,很可能就比“顾氏针法”厉害。

    因此他很好奇罗子凌的针法是怎么样。

    顾建安也想不到罗子凌会马上提出告辞,怒意马上写在了脸上,“你上门来踢馆,对着我们国医馆的牌子指手划脚,这是对我们顾家的侮辱。除非你道歉,不然没可能让你轻易就走。你知道国英国医馆这个名称的来历吗?”

    “不知道,我就觉得读着非常拗口,”罗子凌呵呵笑了笑,“一个名字里面有两个重复的字,你们不觉得拗口吗?”

    “无知小儿休得信口雌黄,”,顾建安怒了,“国英是国之英雄,你看了题字的落款吗?你知道哪是谁题的字吗?”

    “不知道,”罗子凌坚决地摇摇头,“名字一般,字更一般,没什么了不起。”

    顾建安差点气的吐血,自己视为镇馆之宝的那块“国英国医馆”的牌子,居然被罗子凌这样看轻,他真的想一脚就将罗子凌踢飞。要知道,题字的人,地位可是高的不得了。

    顾建安平时非常有涵养,非常难得生气,但今天遇到罗子凌后,看他那副高傲的神态,再还有说话的“阴阳怪气”,他就是忍不住想生气。

    “真是无知小儿,”最终顾建安只是冷笑了几声,“不知天高地厚,居然敢说这样的话。”

    “没什么不敢说的,”罗子凌丝毫不惧顾建安的恼怒,“我的字肯定比题字的人出色,所以我可以看轻他;我现在相信,我的医术包括针法也比你出色,所以我也可以看轻你!”

    罗子凌的话,把杨青吟都吓了一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