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8章 陪你到新居去睡
    看到杨青吟,杨青叶马上堆起了笑脸,让开一步,请杨青吟进来。

    “姐,我还在嘀咕,你什么时候会到,没想到这么快。外面很冷,快进来坐吧,我去叫服务员上茶,你要喝什么?龙井吧?”

    杨青吟没理会杨青叶的殷勤,只是微微地点了点头后,就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青叶,早点回去休息吧,有事情我再联系你,”看到杨青叶也坐了下来,罗子凌直接下了逐客令。

    “好吧,我走,不耽误你们谈情说爱,”杨青叶说着,又马上站了起来,然后收拾自己的东西准备离开。

    “你和子凌说了什么?”杨青吟问杨青叶道:“还在找他商量怎么处理你那些破事?”

    “姐,都有,”杨青叶不敢撒谎,老实交待了刚才和罗子凌说的事情,说完后,不待杨青吟回答,马上就往外面跑了,一边跑还一边打趣杨青吟:“姐,你陪姐夫吧,我就不掺合了,你们多呆会,让姐夫的温暖把你冰凉的心重新捂热……”

    杨青吟拿起桌上的一个杯子,作势要砸杨青叶,杨青叶尖叫一声后,打开门逃走了。

    “心里不高兴?”罗子凌夺过了杨青吟手中的杯子,重新放回桌上后,再伸手抚摸着她的脸蛋,“刚刚青叶和我说了今天晚上的事情,你如果心里不高兴,就和我说吧。别憋在心里,会很难受。”

    “其实也就那些事情,并没其他,”杨青吟捂住罗子凌扶在她脸上的手,轻轻地摩挲了几下,苦笑着说道:“只是我想不到,我爸会当着那么多客人的面说这事情。回家后,我和他争执了两句,还好我妈在中间打圆场,不然我们肯定吵起来。”

    罗子凌把刚才杨青叶告诉他的事情说了一下,再问道:“你们回家后,又说了些什么?”

    “我就直言告诉我爸,我是不会出去留学的,最多在本校念个研究生,也不会接受家里安排的婚姻。”说到这里,杨青吟冷笑了起来,“我知道我爸当众说这话的意思,就是想让大家都知道,他准备将我送出去念书,再准备让我和哪家大少联姻,我偏偏不如他的愿。”

    “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罗子凌也跟着苦笑了起来,“其实我挺好奇,这段时间你爸挺低调,不知道他在忙什么。”

    “前几天我爸出国访问了一次,再又为一个运动会忙碌,他是运动会筹备委员会的副主席。所以,没太多时间来管我们的事情。”解释了一下后,杨青吟又问罗子凌:“你是不是在怀疑什么?”

    “好久没被杨家的人暗算,心里有点不适应,我是不是有点受虐狂的样子?”罗子凌苦笑着说道:“我一直在想,你爷爷和你爸是不会放过我这个杨家的仇人,因此他们肯定会有对付我的动作。”

    “说不定一些小动作就是杨家人做的,只是你不知道而已。”杨青吟轻轻地说道:“不过依我对我爸的了解,他在知道了你的能耐后,不会轻易出手。如果一出手,就会让你损失巨大,甚至有很多的麻烦。所以,你还是要小心。还好,你爸替你安排了两个保镖。”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

    “这两个人挺有能耐,”罗子凌把今天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杨青吟,说了后,再苦笑着对她说道:“学姐,凌家的人小动作更多,依我看,凌家的人对我们母女的怨恨,比你们杨家的人更甚。”

    听了罗子凌所说,看他说将林家明头朝下拎到窗户外面时候的洋洋得意,杨青吟不禁受到了惊吓,她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说道:“学弟,要是你一失手,那事情还不麻烦?林家明肯定摔成肉泥,而你也成了杀人犯,即使不被枪毙,也会坐很多年牢。”

    “怎么可能失手?他表现的很坚强,我只是想吓吓他而已,”罗子凌看出了杨青吟的担心,笑着回了一句后,再道:“我只是奇怪,今天太姥爷和我外公的反应,他们好像对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完全无所谓一样。我不知道他们这样的态度是什么意思,我不怕他们责怪,最怕的就是他们无视。”

    “对,”杨青吟听了,认真地想了想后,认可了罗子凌所说:“他们任你折腾,一副完全无视的样子才是最可怕。如果他们愤怒,或者指责你,那样倒是在乎你,你可以把一部分希望寄托在你身上。如果他们完全无视你做什么,即使你做了出格的事情都不责怪,那就是有问题了。”

    “是啊,会责怪你的人才是对你好的人,打是亲骂是爱么,”罗子凌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说道:“连我妈有时候都要责怪我。”

    “咦,听了你说这些惊险的事情后,我心情怎么好点起来了,”杨青吟突然很惊讶地说道:“刚刚回来的时候,我一肚子不爽,还想向你哭诉一番,现在觉得也没什么了。”

    罗子凌顿时哭笑不得,“学姐,你别说的这么直接啊?你心里即使幸灾乐祸,也别说出来么。”

    “我哪里有幸灾乐祸,”杨青吟赶紧否认,“我才不会像你一样呢!”

    “好像我经常幸灾乐祸一样,”罗子凌不满地哼了哼,还伸手刮了一下杨青吟的鼻子,“我人品就那么差吗?”

    “你确实经常啊,”杨青吟不满地吸了吸鼻子,“在方东讯面前,在凌海宁面前,在林家明面前,我想都有幸灾乐祸的时候,对不对?”

    “好吧,反正在你面前没有就行了。”罗子凌说着,又伸手捏了捏杨青吟的脸蛋,“其实呢,能摸摸学姐这么柔嫩的脸蛋,我心里有什么不高兴马上就会没有了。”

    杨青吟翻了个白眼:“你搞错了吧,今天是我不高兴才来找你说事的,你没不高兴了,应该安慰一下我吧?”

    “呃,我搞错了,”罗子凌说着,伸手抓住杨青吟的手,按在自己的脸蛋上,“那你摸摸我的脸吧,我也是细皮嫩肉,手感很好。你多摸几下,心情也要好起来的。”

    杨青吟扑哧一下笑了起来,并没摸罗子凌的脸,而是掐了一把,“就知道贫嘴!”

    “你看,效果不是就有了?都会笑了,”罗子凌说着,又伸手抚摸着杨青吟的脸,“要不,今天陪你到你的新居去睡?替你按捏一下,再听你唠叨唠叨?”

    杨青吟想不到罗子凌会提这样的要求,俏脸一下子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