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5章 咄咄逼人
    看凌明瑞一脸严肃地走进客厅,正在说话的谢恩华、凌若楠和罗子凌马上从沙发上站起来迎接。

    凌明瑞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冲三人点点头,并没说什么。

    在沙发上坐下后,谢恩华替他泡了茶,再笑着说道:“楠楠和子凌早就过来了,我们一起吃了晚饭。子凌等着替你施治呢!”

    她很明智地没有说刚才三人聊了什么,等着老头子自己问。

    凌明瑞接过了谢恩华所泡的茶,当着老伴的面问凌若楠:“你说说吧,今天发生的事情。”

    “外公,我来说吧,”没等凌若楠开口,罗子凌抢着对凌明瑞说道:“今天的事情,都是因我而起,还是由我来说比较合适。”

    凌明瑞看了眼罗子凌,并没表示反对。

    见三人要在客厅说这些机密的事情,谢恩华马上走了出去,将其他人都赶的远远的。

    罗子凌以很快的语速,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及今天发生的情况说了一下,再把那些“罪证”拿了出来,“外公,这是我朋友追查到的证据,还有林家明和凌海宁的交代材料。”

    “他们是被你屈打成招,你能否认这一点吗?”凌明瑞冷冷地回了句,再没说其他,继续喝茶。

    “我当然能否认。刚刚我和凌海宁一起去了太姥爷那里对质,凌海宁并没说什么。如果是我的屈打成招,那他肯定会在太姥爷面前叫屈。”凌明瑞明显就是想拉偏架的姿态让罗子凌有点生气,因此也没客气地回了几句,回了后,再道:“我还以为,外公在听了这事后,会很愤怒自己的女儿被人污蔑,没想到却是这样的反应,真的很让人意外。”

    说着,将那些拿出来的“罪证”,又放回了自己的口袋里,没再打算交给凌明瑞看。

    凌若楠和凌明瑞都没想到,罗子凌会这样回话,两人同时愣在了那里。因为有了刚才在凌锦华那时的经历,凌若楠知趣地闭嘴,没有说什么,让罗子凌和凌明瑞两个男人说。

    “恃宠而娇”,凌若楠想到了这个词,她觉得现在的凌若楠有点这样的味道,但她也已经知道,罗子凌就是这样的倔脾气,她也没办法改变。只能不插嘴,任罗子凌随性子说什么。

    她这个宝贝儿子今天敢暴打林家明,还以将林家明扔下楼威胁,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凌明瑞明显被噎住了,好一会回不过神来,最终他没有理罗子凌,而是问凌若楠:“那你准备怎么处理这事情?”

    “既然他们已经承认错误,并且愿意改正,那我和子凌就原谅他们,”凌若楠神情淡淡地说道:“年轻时候,谁没犯过错误呢?我没打算再和他们计较,想让他们继续留在北方集团做事情。他们能力都不算差,有他们的协助,我做起事情来方便很多,省一些心。”

    凌若楠的回答,再让凌明瑞感觉到意外,他古怪地看了两眼凌若楠后,也大概明白了自己女儿的意思。凌家人想把北方集团的控制权夺回来,凌若楠肯定很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清楚这一点,而林家明及凌海宁的加入,也就表明了凌家当家人的意思。所有事情大家都心知肚明,只不过没有挑明而已。

    现在,事情变成了这样,林家明和凌海宁被凌若楠抓住了短处,也就是说,这两个人不敢再针对凌若楠做什么,至少现在是这样。他们被凌若楠拿捏了痛处,那也就失去了威胁。

    凌若楠愿意让他们继续留在北方集团,就是看中这一点。

    如果让他们两个人离开,再让其他的凌家人进来,少不了又一番斗智斗勇,这肯定不是凌若楠愿意看到的,因此她才会主动把事情说的轻描谈写,说不追究林家明和凌海宁,只当他们因为年轻而犯了错,作为凌家的长辈,应该原谅他们。

    凌明瑞从来就没小看过凌若楠,他清楚自己这个女儿的能力是多么的出色,自小就对她寄以了厚望。即使她和罗旭升的事情给家里带来了巨大的麻烦,他也没有对她失望。

    当然,那时候他还没接任家主,因此考虑事情的角度和现在不一样。

    他对凌若楠怀有内疚之意,因此想给女儿以补偿。

    那时候的北方集团叫北方工业公司,规模也不大,市值还没过亿,因此就交给了凌若楠打理,甚至打算将这个企业当成是给凌若楠的补偿,或者说是给她的嫁妆。只是谁也没想到,最终凌若楠凭借自己的努力,将那个原本的小企业打造成了一个规模巨大,市值达几千亿的集团公司。

    凌家所掌握的资产中,以北方集团的净资产最为巨大,因此北方集团负责人的位置,许多人都想谋求之。作为家主,凌明瑞肯定要替凌家的发展做长远的打算,以前他打算将北方集团当成嫁妆给凌若楠,现在他想将北方集团从凌若楠的手里拿回来。

    当然,凌明瑞并不是非常强烈想将北方集团从女儿手中抢回来,毕竟当年是他做主,说动老爷子将北方集团送给凌若楠,再者北方集团是在凌若楠手里发展壮大,没有她的打理,北方集团也不可能有现在这样的规模。而且对他来说,有没有这一份资产并不是很重要,不会影响他的仕途。

    但凌家上下都不希望将北方集团交给凌若楠,他们都认为,最终凌若楠会将北方集团从凌家人手中夺走,变成别人的资产。而他又是家主,做事情要从整个凌家、从大局角度考虑,因此也在想办法将北方集团从凌若楠的绝对控制中解脱出来,让凌家其他人染指。

    只是他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子,连他这个当家主、当父亲的人都变得很被动。

    在听了凌若楠这样说后,他并没有马上表态,只是再问了一句:“你们和老爷子说了这事情?”

    凌若楠马上回答:“刚刚下午的时候,我带凌儿去替爷爷做了治疗。爷爷现在的身体状态恢复的很不错,他心情挺好,但对这件事情没发表什么意见,只是让我们过来和你说说。”

    “好吧,那就按你刚才说的办吧!”凌明瑞说着,站起了身,走进了屋里,并招呼罗子凌也进去,“帮我治疗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