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4章 你的想法
    罗子凌和凌若楠抵达凌明瑞所住的别院时候,凌明瑞还没回来。

    在母子两人通过严格的安检进到别院的时候,时间已经是下午五点半。十一月下旬的燕京进入了真正意义上的冬天,五点半的时候暮色已降临,寒冷与黑暗给人很不舒服的感觉。

    罗子凌倒没觉得什么,但凌若楠在走过哨兵的哨位,走向父母所住的院子时候,心里无端地涌上了一股没办法用言语表达的冷意。

    以前,每次到父母这里来,她都会觉得心安,还有放下一切的轻松,因为有一个疼她爱她的母亲。但这段时间凌若楠明显地感觉到,与父母,特别是与父亲之间的隔阂在日益增大。

    与母亲之间虽然没有闹腾什么,但随着与父亲关系的隔阂加深,母女两人之间的关系,也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样融洽,至少在她感觉中是这样。或许母亲谢恩华会依然如以前那样待她,但凌若楠心里的愧意怎么也不可能消除,她也觉得母亲对她和罗子凌肯定会有怨气,特别是对罗子凌。

    当长辈的,都不喜欢小辈在自己表前表现的太过于嚣张,罗子凌的表现,让凌锦华、凌明瑞心里大怒那是肯定的事情,谢恩华也不可能没有成见。毕竟,谢恩华是凌家的主母,她被迫做出袒护罗子凌的行为,还是很不妥当,心里有怨气那也是很好理解的事情。

    因此,凌若楠在带着罗子凌走进院子里的时候,心里还是有点闷闷。不过在看到谢恩华很热情地迎了起来,拉着她的手走进屋子里的时候,凌若楠心里的不舒服感觉消除了一些。

    “你爸刚刚打电话过来,说稍一会才会回来,让我们不要等他吃饭,我们三个人先吃吧,”谢恩华说着放开了拉着凌若楠的手,再笑着对罗子凌说道:“凌儿,饿了吧?外婆今天给你准备了一些你喜欢吃的菜。天气冷,要不,喝点酒暖和一样身体?”

    罗子凌也没拒绝,爽快地答应了:“外婆如果想喝,那我陪你喝一杯。”

    上次一起吃饭的时候,他看到了谢恩华喝酒,喝了一杯黄酒,再听凌若楠说,她母亲有喝酒的习惯,不是说嗜酒,而是为了保养身体。

    晚饭时候每餐一杯黄酒,大概二两左右,多也不喝,这是以前罗连盛给她的保养建议,她一直遵守。罗子凌不知道自己的爷爷为何给谢恩华这样的建议,但这个建议倒是不错,年龄大的人喝点酒,只要不过量,适量的酒精摄入,能促进新陈代谢,活化血管,对身体肯定有好处。

    听谢恩华说凌明瑞不回来吃饭,还有公务活动,凌若楠也没多问,示意罗子凌去洗手准备吃饭,她自己和谢恩华一道准备餐具去了。没有凌明瑞在,吃饭时候的气氛明显轻松,也更有温情。

    谢恩华和凌若楠时不时替罗子凌夹菜,他的碗里几乎没有空的时候。

    看着小山似的菜,罗子凌挺无奈地开了句玩笑:“外婆、妈,你们不能饿着自己的肚子,让我撑破肚子啊?一会儿龙虾都从我喉咙里游出来了。”

    也不知道是凌若楠说,还是其他原因,今天的晚饭,有很多的海鲜,挺合罗子凌的口味。而且两个女人尽把最美最鲜的海鲜夹到他碗里,罗子凌觉得三分之二的食物落入了他的肚子里。被人关爱的感觉真的好,罗子凌心里觉得暖暖的。

    “你不是还在长身体吗?就是要多吃一点,”谢恩华把最后一块龙虾肉夹到罗子凌的碗里后,催促他快吃,“把这些都吃了,别剩下来,我和你妈都吃饱了。吃完饭,我们三个先聊会话,一些事情外婆想和你们说。”

    听谢恩华这样说,罗子凌马上用很快的速度把碗中的食物吃光。

    吃完饭,凌若楠帮谢恩华收拾碗碟,但不让罗子凌来帮忙,让他坐到一边吃水果去。

    也不知道凌若楠在收拾碗碟的时候和谢恩华说了什么,在两人收拾停当,走到沙发上坐下的时候,谢恩华的脸色稍稍变差了一点。

    “凌儿,今天你把林家明打了?”坐到罗子凌身边后,谢恩华小声问了道:“有没有把人打伤?”

    “打了他两耳光,再把他踢到了墙上,”罗子凌很老实地回答:“谁叫他当着我妈的面骂我野种。”

    “唉,”谢恩华重重地叹了口气,“看样子,事情越来越麻烦了。”

    “妈,都是我的错,”凌若楠靠到谢恩华身边,挽着自己母亲的手臂,很认真地承认错误,“你也别担心,我已经想好了怎么和父亲说。一会爸回来,我亲自和他解释这件事情。”

    谢恩华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回答凌若楠的话,这时候罗子凌开口了:“外婆,我就是不愿意看到他们欺负我妈,我已经长大,我爸不在身边,我要担负起保留我妈的责任。无论谁欺负我妈,我都不会和他善罢干休。”

    “楠楠,我想听听,你准备怎么和你爸说这事情,想必你们母子都明白,你爸也是不愿意让你继续控制北方集团,他也是怕你把北方集团变成自己的私人领地,脱离凌家的控制。”

    凌若楠想不到自己的母亲会直接问这个问题,有点意外,但也没有拒绝回答,稍稍犹豫了后,就答道:“妈,我只是不能忍受别人算计我而已。我不缺钱,也没想过将北方集团变成自己私人所属。凌儿说过,他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获取成功,不想躺在前辈人的成就上坐享其成。因此,我没想过和凌家的人争夺北方集团的控制权。但北方集团是经我的手发展壮大,如果因为一些利益之争,要把我赶出北方集团,那我也不会答应的。这次,林家明和凌海宁所做的事情太过于卑鄙,让他们得到应有的教训,那也是应该的。所以,凌儿出手教训他们的时候,我并没有阻止。”

    凌若楠这样说,谢恩华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这时候,凌明瑞回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