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2章 这是他们的底线
    凌海宁走后,院子里陷入了短暂的沉默,没有人再说话。

    稍一会,凌若楠才轻轻地说了一句:“凌儿,帮太姥爷治疗吧。”

    “太姥爷,我先替你搭一下脉吧,”罗子凌还是先征求凌锦华的意见,在看到凌锦华微微地点了点头后,这才伸手。

    捏住凌锦华那枯瘦的手臂后,罗子凌很认真地替老爷子诊了脉,再仔细检查了其他后,笑着告诉凌锦华:“太姥爷,你身体情况比前些日子好了很多。这个冬天,你应该不会有恙症方面的烦恼。”

    “其实啊,人老了,总有回去的那一天,这个年岁,生老病死看的很轻,一切都无所谓了,”凌锦华轻轻地回了一句,眼睛也没睁开来。

    “太姥爷这话说的就有点言不由衷了,”罗子凌不客气地指出了凌锦华说这话的目的,“你心里依然有很多未了的事情。你说刚才这话,只是想警告我,别拿替你治疗这事情要挟,你不会买账的,对不对?其实我从来没想过利用治疗这事要挟你什么。我是一名学医的人,救死扶伤是我的本份。如果有人被我打伤了,我依然愿意替他治疗。惩罚他和替他治伤,是两回事。我打他是因为我的愤怒,我救他是因为我是个医生。”

    说到这里,罗子凌停了下来,再很郑重地说了一句:“从医者,任何时候都不能忘记救死扶伤的义务,这是为医者的本份。”

    “如果你救治的人,最终将你杀死了,那你不是很冤?”凌锦华听了罗子凌这话后,眼睛一下子睁了开来,眼中还有精光在冒。

    凌若楠原本想插嘴说点什么,但看到一老一少两个男人这副样子后,最终还是没有开口,只是心里微微地叹了口气。

    她对自己这个儿子越来越陌生了,有点不知道怎么与他相处的感觉。

    罗子凌刚来燕京的时候,她觉得他是个很可怜、被她遗弃后差不多就是没有父母的孩子,娇弱的需要她时刻的保护。和罗子凌见面后,凌若楠觉得自己这个儿子很看重亲情,非常渴望她的母爱,当然也觉得他很羞涩、拘谨,还不太适应这个社会。

    没想到,后面发生的事情让她一再大跌眼镜,到现在她才发现,原来自己的儿子就是个小狐狸,挺狡猾,很难对付。因为他不按常理出牌,用常规的手段与他对抗,没办法将他击败。

    罗子凌比她想象中的出色,这让凌若楠又喜又忧,心里真是百感交集。

    最终,她还是明智地选择了沉默,站在一边,静静地听着一老一少两个男人交流话题。

    也不能说交流话题,而是怎么交锋。

    凌若楠清楚,现在,凌锦华和罗子凌就是在交锋,两人在做当面的交锋。

    “我在替人治疗的时候,我肯定要保证自己安全,没有这个前提,我不会替人治疗。”罗子凌笑着回答凌锦华道:“别人的健康,肯定没有自己的小命重要。在保证自己安全的前提下,才能挽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救别人的性命,不然一切无从谈起。”

    “凌海宁不是你的对手,”凌锦华露出了点淡淡的笑容,“你比我想的要狡猾。”

    “太姥爷,你可不能这么贬我,我只是比他们聪明了一些,并比他们更多才多艺,”罗子凌一副大言不惭的样子说道:“我想,如果凌家子嗣中有像我这样出色的人,太姥爷肯定会亲自栽培,对不对?”

    凌锦华眼睛一下子睁大了,有点不可置信地看着罗子凌,但最终他还是没有否认,只是笑了笑,反问了句:“你的意思是,希望我大力栽培你?”

    “不是,”罗子凌摇摇头,“我爷爷已经将全部的心血花在培养我身上,有他的培养已经足够了。我现在缺少的只是经验和阅历,其他并不欠缺,包括资源和强有力人物的扶持。打好地基,从地底下开建的房子,根基才会稳,不然被大水一冲,可能就垮了。而且,我不是凌家人,我姓罗!”

    “好吧,可以替我治疗了,”凌锦华笑了笑,再笑着看了眼一脸紧张的凌若楠,但并没说什么。

    罗子凌也没再说什么,手脚麻利地替凌锦华做了治疗,但并没有喂服药物。

    治疗结束的时候,罗子凌觉得有点累了,凌锦华也是有相似的感觉。

    出了一身汗的凌锦华,身体是觉得畅快了,但觉得挺疲惫,因此准备小睡一下。

    罗子凌唤过候在外面的黄晨及两名特护,让他们将老爷子送回房间。

    在黄晨和两名特护送回房间后,罗子凌和凌若楠也就提出了告辞。

    在离开老宅,坐上车子后,凌若楠马上升起了隔音板。

    “凌儿,太姥爷已经对你有点忌惮了,”凌若楠直接说了自己的担心,“他也不会允许你再欺负其他凌家子嗣,希望你能明白这一点。”

    “妈,其实我早就明白了,”罗子凌冲凌若楠笑了笑,“我和你说过,太姥爷和外公,是最不希望我回归凌家的两个人。他们怕我击败了其他凌家子嗣后,将凌家的控制权抢到手。他们都姓凌,绝不会允许我把凌家占为己有,变成罗家。因此,在他们心目中,我是个随时可以牺牲的人。”

    罗子凌的话,让凌若楠变了脸色,这一点她倒是没想到过,而且也不太相信。

    但她还是挺理智,没就这个话题和罗子凌多说什么,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

    “妈,终有一天你会相信我说的这话,”罗子凌也没强迫凌若楠相信,脸上的笑容依然保持,“但他们对你的态度肯定与待我不一样,因为你姓凌,而且这些年受了很多的苦。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他们愿意接受你拿走一部分北方集团资产的事情,但不是全部。如果你将整个北方集团变成你的私人财产,那就是触犯了他们的底线,他们说不定会亲自出手干涉。”

    罗子凌的话让凌若楠再度惊讶,她像看陌生人一样看着自己的儿子,一副完全不可置信的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