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3章 两个男人间的谈判
    一番伤感后,在罗子凌的劝慰下,谢恩华和凌若楠也终于收住了悲伤,说起了相对轻松的话题。

    凌若楠并没和谢恩华说罗子凌遇到的麻烦事,她自己遇到的事,她怕母亲伤心和愤怒。

    而且她觉得,凭自己的能力,这些事情都能解决,用不着母亲出面。

    稍一会,凌明瑞也回来。

    凌明瑞一脸的严肃,把三人呆着时候的温情气氛瞬间就破坏了。凌明瑞回来的时候,晚饭已经准备好,谢恩华马上招呼凌若楠和罗子凌,先吃饭再说事情及替他们检查身体。

    凌若楠没有提自己遇到的麻烦事情,但吃饭的时候凌明瑞却说起了事。

    当着谢恩华的面,凌明瑞严肃地问了一句:“若楠,听说你在大量转移北方集团的资产?”

    听凌明瑞这样说,谢恩华瞬间变了脸色。

    “爸,这只是一些人的恶意中伤,我怎么可能将北方集团的资产变成自己的私人财产?”凌若楠一脸淡然的神情解释道:“北方集团的财务制度非常严格,没有人能私下从公司里拿走任何财物,包括我这个总裁。”

    “那就好,”凌明瑞也没多说,瞄了一眼认真吃饭的罗子凌,也拿起筷子吃起了菜。

    “外公,我有一点想法想说,”罗子凌放下了筷子,很认真地对凌明瑞说道:“我来燕京后这段时间,我觉得我和我妈没有主动挑起任何事情,但我们遇到的事情却层出不穷。是不是一些人太闲没事情干,因此整天在折腾这些事情,想要报复我和我妈?刚刚几天前,我们学校论坛上有帖子出现,说我和杨青叶为了争抢一个漂亮女人而大打出手,结果那个女人还怀孕了,不知道谁下的种。今天,我妈公司里又出现了这样的邮件,你不觉得,这只是那些心里阴暗的人,在恶意中伤我们吗?”

    想不到在饭桌上罗子凌会说这样的话,凌明瑞、谢恩华和凌若楠都惊住了。

    但罗子凌并不以为意,继续说道:“这两个月,那些不想让我们好过的人,使的手段层出不穷,我们成了待宰的羔羊。我觉得,外公你要追查的不是我们做了什么坏事,而是要追责那些人所做的这些阴暗事的罪孽,凭什么他们做了坏事,就没有人追究?”

    见罗子凌倔脾气又犯了,凌若楠拼命朝他使神色,让他别意气用事。

    谢恩华也朝他使眼神,让他忍忍,别和凌明瑞较劲。

    见两个女人都不停地对他使眼神,最终罗子凌停了话,拿起筷子继续吃饭。

    凌明瑞并没回应什么,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先吃饭吧!”

    一顿饭,因为凌明瑞和罗子凌的几句话而失了气氛,罗子凌倒是吃了不少,但凌若楠和谢恩华吃的并不多。

    吃完饭的时候,谢恩华说了一句:“老头子,我可不希望有人再欺负我女儿和外孙,要是他们受到伤害,我老太婆可不会就这样罢休。欺负了我女儿,就是打了我的脸,我可不依。”

    “妈,没事,”见谢恩华和凌明瑞说赌气的话,凌若楠心里非常感激,但还是劝起了母亲,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我已经习惯了这样,你别担心,我能应付过去。”

    凌明瑞并没过多表示,在从餐桌上站起来后,淡淡地问了一句罗子凌:“会下棋吗?”

    “象棋还是围棋?”罗子凌反问了句。

    “围棋、象棋都可。”

    “那我就赔外公手谈一局吧,”罗子凌也没推辞,爽快地答应了。

    谢恩华马上进书房,替两个男人准备了围棋,凌若楠替他们泡了茶。

    “你们先出去拉会家常吧,我和子凌手谈一局。”见谢恩华和凌若楠都想站在边上观战,凌明瑞微皱了眉头,直接要求她们出去。

    谢恩华和凌若楠对望了一眼后,也就离开了书房。

    两个女人离开后,一老一少两个男人也就摆开了棋局。为了表示尊重,罗子凌执黑先行。

    罗子凌第一枚棋子放在了星位上,凌明瑞也是一样的下法,占了另外一个星位。

    罗子凌下棋速度非常快,每枚棋子放下去的时候,几乎没怎么考虑。

    凌明瑞知道罗子凌棋艺不错,没敢大意,认真考虑后才下子。

    “心里还是有委屈?”在看到罗子凌直接放了一枚黑子攻入他的地盘后,凌明瑞稍稍有点惊讶,并没有马上落子,而是问了罗子凌一句。问了后,凌明瑞这才落子,准备反击罗子凌的入侵。

    “不是委屈,而是愤怒,”罗子凌落子依然很快,而且攻势咄咄逼人,“无缘无故被人欺负,心里当然有愤怒。如果被我找出欺负我们母子的人,我肯定会反击,而且会狠狠反击,让他们再不敢挑衅我们母子为止。”

    “好大的口气,”凌明瑞微微皱起了眉头,眼睛却是看着棋盘,“你以为光凭打架,就能解决所有问题吗?”

    “有时候,最简单最粗暴的手段,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罗子凌下棋的速度依然很快,几乎没有考虑。“想对付我们母子的人,我倒希望他们直接放马过来,别整这些婆婆妈妈的手段,太恶心了。”

    “莾夫,”凌明瑞轻蔑地吐了两个字后,用一颗白子断了罗子凌的棋子,看上去是把罗子凌刚刚进攻的状态阻断了。

    罗子凌并没在意,稍稍看了一下后,继续快速落子。

    凌明瑞的下棋速度也被带了起来,考虑的时间短了很多,但下的还是挺果断。

    “外公,如果有一天我反击了,希望你别怪我,”罗子凌继续快速落子,说话的口气还有点不客气,“无论遇到什么样的欺凌,我都不会忍气吞声,男人活着,很多时候就是为了一口气,更不要说他们欺负我的母亲。作为儿子,无论什么时候,都要保护好自己的母亲。除非我死了,不然我绝不会屈服。无论是谁想对付我们,我都会拼死反击。”

    罗子凌说着,再重重地拍下了一枚棋子,然后指着棋盘对凌明瑞说道:“外公,你这条大龙死了,只有一个眼。”

    认真看了下棋盘上的局势,凌明瑞发现,自己边角上的那条大龙,真的只能做一个眼,不禁有点目瞪口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