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69.第569章 意外之喜
    “回太姥爷,爷爷让我习的是颜体。 ..”罗子凌很恭敬地回答,“他说颜真卿的字写的最有气势,最工整,他让我做人要像颜氏兄弟一样,有气节,做人要堂堂正正。”

    “罗老头说的不错,”凌锦华笑着再提了个要求,“那你再给我写一张楷书的字。到时,我会一并让人裱了,挂在房间里欣赏。”

    凌锦华居然会这样说,凌若楠被惊的目瞪口呆,旋即大喜,差点又掉出了眼泪。

    即使她是当事人之一,也从爷爷的话明白了一点,那是罗子凌非常得老爷子喜爱,不然不会有这样的表示。

    凌其瑞和凌明瑞也很惊讶,他们知道,有很多书法大家曾送给老爷子书画作品,但那些作品老爷子欣赏后放人放了起来,从来没有人的字画裱了后挂在他的房间里,罗子凌是第一个得此殊荣的人。

    他们是知道,老爷子看人的水平很厉害,这么多年从来没有看错人。而且他往往第一眼看到一个人,能得出结论。

    凌若楠自小得老爷子喜欢,老爷子很早说,小妮子长大后肯定会有不错的成。

    后来虽然出了那么大的事情,但凌若楠并没受到任何惩罚,最终还掌握了凌家最重要的资产北方集团。如果没有老爷子的认可和支持,凌若楠不可能有这样的成。

    现在,老爷子第一次见到罗子凌给予了这样的厚待,他们能想象的出来,以后罗子凌在凌家会有什么样的待遇。

    老爷子的孙儿孙女及曾孙辈的人,没有一人得罗子凌这样的待遇过。

    凌明瑞和凌其瑞在惊愕之后,都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听了凌锦华的吩咐后,罗子凌马和满脸开心的凌若楠走回到书案前。

    依然是凌若楠替罗子凌铺好宣纸,并在铺好宣纸后站在一边静静地看着他写字。

    让罗子凌意外的是,躺在床的凌锦华,居然要求凌其瑞和凌其清扶他下来,他要看罗子凌写字。凌明瑞和凌其瑞不敢拒绝,兄弟两人合力,将凌锦华扶下床后,再搀着他走到书案边,看罗子凌写字。

    兄弟两人在扶着凌锦华站到书案边的时候,心里再次感慨,罗子凌这小子,还真的撞到狗屎运了,居然能得老爷子这样看待。

    而凌若楠而高兴的想哭,自己的儿子,有书法这一技之长真是幸事,居然打动了老爷子的心。

    无意插柳之举啊!

    罗子凌想不到凌锦华也会亲自下床看他写字,不由的有点紧张。但他很快调整好了自己的气息,让自己进入某一种状态。他也在认真地想了想后,这才开始动笔。

    他写的是唐代大诗人李白的一首名作《行路难》:

    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盘珍羞直万钱。

    停杯投著不能食,拨剑四顾心茫然。

    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

    闲来垂钓碧溪,忽复乘舟梦日边。

    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

    长风破浪有会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写楷体,速度远没行书那么快,再加罗子凌写的非常认真,因此这首诗费二十几分钟才写好。

    很多人读过这首诗,但他们大多数已经忘记了这首诗的内容,罗子凌写前面几句的时候,凌明瑞和凌其瑞并没看明白罗子凌想表达什么意思。

    但在看到罗子凌最后写的那两句已经成了励志经典句子的时候,马恍然大悟了。

    罗子凌依然想借替老爷子写字的时候,表达自己的心声。

    “长风破浪有会时,直挂云帆济沧海。”这两句诗只要看到了,一般人明白写的人想表达什么意思。

    对困难不畏惧,自信自己能克服一切困难,到达胜利的彼岸。乘长风破万里浪,横渡沧海,实现自己的目标。

    “好字,好诗,”凌明瑞抢着在自己的老父亲面前称赞了一句。

    凌其瑞并没开口说什么,他的眼神虽然平静,但心情已经很复杂。

    “我想的还要写的好,”凌锦华在罗子凌写好字让开后,走到案前,很认真地看了起来,还亲自伸手拿起字,慢慢诵读了一遍。再笑道:“两副字都不错,这份生日礼物我很满意,我收藏了。”

    再又吩咐凌若楠:“楠楠,你去将这两副字裱了,今天挂在我堂前。”

    凌若楠自然满口答应,说等墨迹干了后,她马让人出去裱糊,争取下午挂到堂。

    她真是太开心了,来之前还担心遭遇家里人的各种刁难,爷爷冷淡相待,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

    凌若楠虽然惊喜,但她依然没完全想明白,爷爷如此厚待罗子凌究竟是因为什么。

    她清楚,爷爷不可能因为罗子凌写了两副好字对他这样,肯定还有另外的原因。

    只是具体是什么原因,她一下子想不出来,也不能问。

    凌锦华在认真欣赏了一会罗子凌写的字后,让凌明瑞和凌其瑞扶他回床。

    重新躺回床后,他招呼罗子凌到床边。

    罗子凌走到床边后,他小声问了一句:“除了字,你还有什么特长?”

    “棋琴书画都有猎及,但最精的是医术。”罗子凌很老实地回答。

    “我这个老头子沉疴日重,我自己也知道,来日无多,很多医生来看了,也没什么好的措施。”说了这此话后,凌锦华眼睛有孩童般的纯真闪现,“要不,你替我这个老头子诊治一下?”

    “我一定尽力替太姥爷诊治。”罗子凌说着,自己过去搬了个凳子,在凌锦华床边坐了下来,再把带来的袋子解了开来,从里面拿东西。

    外面传来喧闹声,有脚步往这边走来。

    也在罗子凌准备妥当的时候,一群人冲进了房间。

    为首的正是罗子凌见到过的凌海宁和凌海俊,他们身后跟着一群年龄在十几到二十几岁的小年轻。看到这么一群人进来,罗子凌愣了一下,手的动作停在了那里。

    那些人也明显没料到罗子凌这个“陌生人”会在凌锦华的房间里,都很惊讶。

    特别是凌海宁和凌海俊,更是惊的目瞪口呆。

    “你怎么会在这里?”凌海宁首先反应过来,他忘记了向屋里的四个长辈问好,直愣愣地看着罗子凌,下意识地问了一句。

    罗子凌笑着回了一句:“我来给太姥爷祝寿,并替他治病。”

    “你开什么玩笑,凭你一个刚刚入学的大一新生,也会治病?”凌海宁有点恼怒了,忍不住当众喝问了一句。

    这话说出来后,他才发现情况不对。

    ://..///42/429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