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8章 得了夸奖
    

    这完全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头子,脸满是老年斑,皱纹纵横交错,在他的脸,感觉不到任何的威严,甚至与他眼睛瞪眼睛,也感觉不到了压力。 .vod.但罗子凌知道,这个老头子,咳嗽一声会让很多人吓破胆,用他那没什么力量的脚跺一跺,华夏大地也会抖几抖。

    老头子的一句话,可以决定一个人的命运甚至生死,而且这个人还不是普通的人物。

    “太姥爷好,晚辈今天来看看你,祝你寿南山,福如东海。”罗子凌在第一次看到凌明瑞的时候,感觉到巨大的压力,刚刚走到门口的时候,他也有种很受压迫的感觉,他清楚这种压迫感是来自凌锦华身。但在直接面对凌锦华时,这种压迫感却消失了。

    几句客套的祝福话,他很自然地说了出来,说完后还冲躺在床的凌锦华笑了笑。

    很怪的感觉,连来自凌明瑞的压力都消失了。

    凌锦华原本半闭着眼睛,在听到罗子凌这话后,眼睛睁大了,一眨也不眨地看着罗子凌。稍一会后,他露出了个笑容,眼睛从罗子凌身移开,落到凌若楠的身:“楠楠,你这儿子不错。”

    原本心里七八下的凌若楠,听到凌锦华这话后,顿时心花怒放,忍不住笑了起来,但还是扭捏着自谦了一句:“爷爷过奖了。凌儿他一直在西北小山村长大,不懂礼数,有失礼的地方,还请爷爷原谅,也请父亲、三叔别计较。”

    凌其瑞和凌明瑞都没吭声,但他们退后了两步,将床前的空间让给罗子凌和凌若楠。

    凌锦华的眼睛又落回到了罗子凌身,他收住了笑容,很严肃地问罗子凌:“今天是我九十大寿的日子,你带来了什么礼物?”

    罗子凌赶紧把自己准备的礼物从袋子里拿出来,并笑着解释了一番,这些保健药物都是自己和爷爷采或者配制的。

    但凌锦华并不满意,“你这礼物,太俗套了。”

    罗子凌一脸惊愕地看了看凌锦华,又看看同样惊讶的凌若楠,有点反应不过来。

    凌锦华只是笑了笑,闭眼睛休息了。

    凌若楠似乎明白了什么,小声对罗子凌说道:“凌儿,要不你给太姥爷写副字吧,太姥爷很喜欢书法。”

    罗子凌一听,马明白了意思,笑着对凌锦华说道:“太姥爷,那我写一副字送给您,如果您满意留着,如果不满意,扔废纸篓吧。”

    凌锦华微微地笑笑,并没其他的表态。

    罗子凌松了口气,马走到一边的书桌。

    进门的时候,罗子凌看到了房间一角有一张很大的书桌,面摆着房四宝,他也清楚老太爷是个书法爱好者,不然不会在房间里放这些东西。

    凌若楠走过去替罗子凌拿了一张宣纸,再在桌子铺好,又亲自替他准备了墨和笔。

    母子两人准备写字的时候,凌锦华一声都没吭,凌明瑞和凌其瑞也没说什么。

    罗子凌提笔蘸墨后,稍稍想了想,开始挥笔疾书。

    莫听穿林打叶声,

    何妨吟啸且徐行。

    竹杖芒鞋轻胜马,

    谁怕?

    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

    微冷,

    山头斜照却相迎。

    回首向来萧瑟处,

    归去,

    也无风雨也无晴。

    罗子凌刚刚写下两句的时候,原本漫不经心看着他的凌明瑞和凌其瑞,眼睛露出惊讶之色,并走了过来,站在他身边观看。

    而凌若楠一直站在罗子凌的身侧,很认真地看着。在看到罗子凌以非常洒满的姿态,用行书写下“莫听穿林打叶声”这一句后,惊喜之意忍不住流露地脸。

    罗子凌写字的姿势非常潇洒,更重要的是,他笔下写出来的字,尤如游龙惊凤一般洒脱,给人以行云流水般的感觉。

    在看着罗子凌以很快的速度往下写的时候,凌若楠脸的骄傲之意越来越浓,最终忍不住绽出了笑容。

    罗子凌在写完苏东坡的这首名作《定风波》后,再把自己的字也题。

    写好后,扔了笔,退后两步,很满意地看着自己的作品。

    “好字,”站在一边观看的凌其瑞,忍不住称赞了一句:“有大师的水平。”

    “字不错,”凌明瑞也称赞了一句,但再没有其他言语。

    “拿过来我看看,”听自己的儿子和侄儿看了后都称赞,躺在床轻咳的凌锦华,轻声吩咐了一句。

    “是,太姥爷。”

    “是,爷爷!”

    罗子凌和凌若楠几乎几时答应。

    母子两人各拎宣纸的两只角,一起拿着墨迹还未全干的这副字,走到床边。

    凌明瑞和凌其瑞抢先一步,把老爷子扶了起来,并在凌锦华身后塞了一个靠枕,让他坐起来。

    看到罗子凌写的这副字后,凌锦华的眼睛居然放了点光,伸出微微颤抖的手,示意罗子凌和凌若楠再拿近一点,并让凌其瑞把他的老花镜拿过来。

    在戴老花镜后,凌锦华很认真的看了一会罗子凌写的这词,并轻声诵读起来。

    “好字,好词,”认真看了两遍后,凌锦华也忍不住露出了笑容,“字不错,有王右军的风格。东坡先生写的这词,挺适合描写你们的生活……看样子,你们爷孙俩,一直很乐观哪。”

    听凌锦华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称赞罗子凌,凌若楠彻底松了口气,但她并没说什么,而是冲罗子凌使了个眼神,让他自己说话。

    罗子凌不卑不亢地回答道:“太姥爷,我的字都是爷爷教的,爷爷工于行书,楷书也不错,我练了这么多年,依然不如爷爷。这首词,我和爷爷经常写,很喜欢这词的意境。”

    “看样子,罗老头是依然那么狂,”凌锦华呵呵地笑着开了句玩笑,再问罗子凌:“你习的是什么楷体?”

    听凌锦华这样问,凌其瑞和凌明瑞对望了一眼,他们都从彼此的眼神看到异样。

    凌若楠的这个儿子,看样子挺得老爷子欢喜,不然不会一见面,问这种问题。

    这虽然是个小问题,但这种小问题,最能反应老爷子的喜好。

    罗子凌重新被接纳,这是板钉钉的事情了。


    ://..///42/429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