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09.第509章 浮生长恨欢娱少
    欧阳菲菲知道,如果她以罗子凌的代理人身份出面,最终谈成与龙腾之间的合作,那不只会给她带来滚滚的经济收益,政治方面的收益也是非常巨大。 .t.

    因为她非常清楚龙腾是什么样的存在,和龙腾扯关系,可以说是在一定程度开了挂。

    欧阳家族现在不缺的是钱,欧阳菲菲也不知道自己名下控制的各个集团加在一起总资产有多少,但她知道,用一句富可敌国来形容她名下的资产,却是一点也不为过。

    但她也深深地知道一点,那是光有很多的钱并不够,并不能保持欧阳家族的不倒,需要有另外方面的相匹配,才能支撑家族继续繁荣下去。

    经济与政治,从来都是捆绑在一起,课的时候,不是有《政治经济学》这样一门课吗?

    经济基础决定层建筑,层建筑反过来影响经济基础,欧阳菲菲已经忘记了课本里是怎么讲的,但大概记的这两者之间的相互影响。

    欧阳菲菲知道需要捞取更多的政治资本才能让欧阳家更加强大,爷爷欧阳凌云更是清楚这一点。

    不然,欧阳凌云才不会在欧阳菲菲还没有成年之时,在一次酒喝多了后,与罗连盛替欧阳菲菲和罗子凌定了娃娃亲。他是想攀附凌家这棵大树,让欧阳家的腰身更粗壮一些。

    因此,欧阳菲菲对这些事情也挺敏感。

    想不到欧阳菲菲会这样说的罗子凌,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回答,愕然地看着欧阳菲菲。

    欧阳菲菲也没多说什么,只是笑了笑后,道:“你可以认真考虑一下。”

    “好吧,”罗子凌答应了。

    很快,王青依照欧阳菲菲所拟的那个合作协议打印出了几份正式的合作件,交给欧阳菲菲过目。欧阳菲菲接过,认真看了看后,并没说什么意见,而是交给了罗子凌,“你也看一下吧,有什么意见你提,我们现在可以修改。”

    罗子凌接过,但并没马看,而是很认真地说了一句:“无论我说什么都可以吗?”

    “可以,”欧阳菲菲没犹豫点头答应了。

    这让身后的王青不禁再次皱起了眉头,很为欧阳菲菲担心。

    欧阳家的新掌门人,有点失去原则了。

    要是罗子凌提更多、更苛刻的条件,那怎么办?

    但让王青意外的是,罗子凌并没提任何条件,也没看合作协议的任何内容,要过了笔,刷刷几下在要自己签名的地方签下了大名。

    签好名后,罗子凌将件递还给欧阳菲菲,再往得意地指着自己签名的地方说道:“你看看我的签名帅不帅?练了很多年,自己设计的。”

    “真的不错,”欧阳菲菲很认真地看了看罗子凌签名的地方,由衷地称赞了一句:“这个签名很有艺术性。”

    王青有点不屑地探头看了看,不过在看到罗子凌的那名签名后,她相信了欧阳菲菲所说的话。

    欧阳菲菲也在件签了自己的名,再盖了公章,然后将一份协议交给罗子凌,“这样我们算正式签署了合作协议,这份你放着保存。以后,我们按面所写开始合作。谢谢你的信任!”

    罗子凌没提任何其他条件,甚至没看件的内容,直接签了字,这让欧阳菲菲感觉到了莫大的信任,心情一下子好了。

    “客气了,”罗子凌笑了笑,“以后我可以赚很多钱了。”

    看罗子凌这副样子,站在欧阳菲菲身后的王青,很不屑地撇撇嘴。

    这时候,欧阳菲菲站了起来,走到一边书柜,拿出一卷纸,笑着对罗子凌说道:“次你过来,想让你赐副笔墨,可惜来去匆匆。今天应该有时间,只是不知道罗大少愿不愿意赐一幅笔墨?”

    “叫我写幅字?”罗子凌显得挺意外。

    “愿意吗?”欧阳菲菲歪着脑袋,一脸认真地看着罗子凌,“我办公室里正好缺一幅好字。”

    “字太丑,恐怕让你见笑了,”罗子凌挺是简单,但嘴巴却是谦虚道:“放家里倒是无所谓,挂在办公室里,我怕被人笑话。”

    “你的字可与书法大家相媲美,”欧阳菲菲说着,将一张好的宣纸铺在桌子,“次你帮我写的字,我已经让人裱好,挂在书房里。”

    “好吧,”罗子凌的虚荣心得到了满足,也没再推辞,在欧阳菲菲亲自准备好宣纸和笔墨后,准备开始写字。

    “写什么?”准备写的时候,罗子凌突然觉得不知道写什么好。

    欧阳菲菲轻轻提议了句:“不要那些鸡汤,或者什么励志、让人警醒的字,写一首诗或者词吧,我喜欢诗词。”

    罗子凌想了想后,马提笔书写,没有任何的犹豫。

    东城渐觉风光好,縠皱波纹迎客棹;

    绿杨烟外晓寒轻,红杏枝头春意闹;

    浮生长恨欢娱少,肯爱千金轻一笑;

    为君持酒劝斜阳,且向花间留晚照。

    宋代著名词人宋祁的这首《玉楼春》,很快跃然纸。

    罗子凌是用行书书写,整首词差不多是一气呵成,一行行字,尤如行云流水一般让人看着非常舒畅,欧阳菲菲不由的又惊又喜。站在一边观看的王青,看到这字后,也忍不住惊讶。她完全认可了刚才欧阳菲菲所说,罗子凌的字能与书法大师相媲美的说法。

    “浮生长恨欢娱少,肯爱千金轻一笑,”罗子凌再把自己的大名写后搁了笔,指着面前所写的词,笑着对欧阳菲菲说道:“我最爱红杏尚书的这首词,特别是这两句,简直道出了人生真谛。”

    宋祁是著名的《新唐书》作者之一,当过工部尚书,因这词而名满天下,更因为“红杏枝头春意闹”之句子,被尊为“红杏尚书”。

    “我也很喜欢这词,”欧阳菲菲难得地露出了笑容,笑吟吟很灿烂的眼神看着罗子凌,“只是,我的生活却应和了其这句,浮生长恨欢娱少之说。”

    罗子凌忍不住讥讽了一句:“你的生活,并不是欢娱少,只是自己不愿意去接受而已,以为一天保持着冷冰冰的样子,摆出了气势。其实啊,完全失去了人生乐趣,你过的还不如你妹妹!”

    欧阳菲菲并没有回话,只是认真地看了罗子凌两眼。

    罗子凌没想到,因为这词及他这几句话,居然让欧阳菲菲心性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42/429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