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0章 必须好好制定计划
    两人在未名湖畔逛了一圈后,也就回去了。

    燕京的天气已经深秋,湖边的晚上挺凉,罗子凌怕杨青吟冻着,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给她穿上。

    杨青吟穿着罗子凌的外套,直到走到公寓楼前,这才脱下来还给罗子凌。

    她在上了楼后,通过楼梯的窗户,看到罗子凌离开后,这才回寝室。

    回到寝室后,杨青吟发现有杨青叶发来的信息,马上点开来看。

    “姐,欧阳菲菲和欧阳蕙蕙对姐夫虎视眈眈,你可不能掉以轻心,不然她们姐妹俩可能要捷足先登了。姐夫是个很单纯的人,心地善良,很容易被女人骗走的。你可要抓紧,不能让他被别的女人拐跑。”

    杨青叶的这条消息,让杨青吟又羞又恼,但在认真看了两遍后,最终有点认可了杨青叶所说。

    她清楚地知道,欧阳菲菲和欧阳蕙蕙姐妹对罗子凌确实有点不同寻常,更不要说欧阳菲菲曾和罗子凌有过婚约。欧阳菲菲和欧阳蕙蕙都是很高傲的人,像她们这样高傲的女人,愿意为一个男人放低姿态,替他做很多事情,本身就说明了很多问题。

    只不过,杨青吟一向对自己的魅力很自信,也觉得和罗子凌这样相处的过程很自然温情,没想过通过其他外力改变这些。罗子凌和欧阳菲菲、欧阳蕙蕙之间私下相处的事情,她也一笑而过。

    但听了杨青叶说今天晚上的事情后,她感觉事情没那么简单了。

    欧阳菲菲居然只和罗子凌一个人跳舞,其他纨绔公子全都拒绝了,这是欧阳菲菲公然向大家发出了明确的信号啊。

    如果不是这样,杨青叶这个整天只知道花天酒地的人,不会特意提醒她。

    但最终,杨青吟只是用没好气地语气警告了一句杨青叶,以后不许叫罗子凌姐夫,如果她再听到他这么叫,那就不客气。杨青叶并没在意,只是回了几个嘻嘻笑的表情。

    罗子凌回到房间后,则被其他三个家伙围住问询情况了。

    “老大,今天那些都是什么人啊?看样子身份不简单。”曹建辉忍不住心里的好奇,问了罗子凌这个问题。

    “都是些豪门大少,不是我们能惹的人,”罗子凌不想多说与这些人有关的事情,打着哈哈说道:“早点睡吧,我可困死了,喝了这么多酒,受不了了,我要去洗澡,别烦我。”

    “老大,你怎么会认识他们,还是你也是他们中的一员?”曹建辉不愿意就这样罢休,拉着罗子凌的手追问了一句。

    “我从西北小山村来,怎么可能和他们是一样的身份?”罗子凌呵呵笑了笑,“只不过因为欧阳蕙蕙姐妹的关系,才和他们认识而已。”

    “那他们为什么会和你拼酒?我怎么感觉你和他们有深仇大恨一样?”反正已经问了这样的问题,曹建辉干脆就把事情问到底了。

    罗子凌轻蔑地笑了笑,“他们以为我在追求欧阳蕙蕙和她姐姐呢,所以对我有深仇大恨一样。但顾及她们姐妹的面子,所以也不敢拉下脸。好了,事情我都回答了,现在可以不烦我了吧?”

    曹建辉只得放手。

    洗了澡后,罗子凌没理三个家伙的唠叨,拿起手机玩了起来。

    看到欧阳蕙蕙发来好几条消息。

    “罗子凌,今天酒喝这么多,有没有事啊?”

    “今天的事情,挺抱歉的,我没想到这么多人会自发前来为我过生日。”

    “我姐说,肯定是有人策划了这事情,不然不可能这么多人过来。”

    “你问问杨青叶,是谁叫了人来的。”

    “今天有没有不高兴啊?”

    “睡觉是吗?我还睡不着,如果没睡,就睡我聊几句吧!”

    罗子凌想了想回了一句:“准备睡了。酒劲上来,很困了。”

    “那就是没睡啦!”欧阳蕙蕙的消息连续而来。

    “今天让你不开心了,改天我再请你吃大餐,赔罪行吗?”

    “我和我姐会把今天这些人不请自来的事情弄清楚。我姐说,今天事情以后你就和这些人都结下了仇,你一定要小心。他们都不是一般的人,报复人的手段层出不穷,你最好还是告诉一下你妈。”

    看在欧阳蕙蕙挺关心他的份上,罗子凌再回了条消息:“他们不可能一起对付我,他们之间也争斗不断,所以我不怕他们。杨青叶说了,是他的表兄叫他过来的,但吴忠宁没说是谁带了这个头,反正他们觉得,你过生日,还是二十岁这样的大生日,一定要到场祝贺。”

    “我猜应该是凌海宁策划的,你的这个表兄,能力很不一般,你一定要小心。今天你把他们灌醉这件事情,就会让他们记恨上,更不要说还有那么多的事。杨家的人,也不会容你,不过杨青叶好像待你还不错,可以把他争取过来帮你打探情况。”

    罗子凌想不到欧阳蕙蕙会说这么多东西,不禁有点意外,也稍稍有点感激。

    “我会留意,谢谢你。困死了,我要睡觉了,晚安!”

    “好吧,晚安!”欧阳蕙蕙回了声晚安,并加几个白眼的表情后,也没再有信息回复过来。

    凌海宁和凌海俊离开“盛世家园”娱乐会所后,并没马上回家,而是去了医院。

    凌海俊酒量不好,喝的太多,出了会所后,出现了严重醉酒的症状,只能去医院。

    凌海宁怕他有什么意外,也陪着去了,直到他酒醒。

    凌海俊在用了药物后,也慢慢恢复过来。

    “哥,今天我们被姓罗的小子耍了,他是学医的,肯定用了什么药物喝酒才这么厉害,”借着酒劲,凌海俊开始抱怨,“你今天怎么就这么忍的住气,居然听任他欺侮?他算什么,只不过是个野种,居然想回归凌家,门都没有。”

    凌海宁心里当然也很郁闷,甚至是很恼怒,但他比凌海俊沉稳多了,并没说什么,只是让凌海俊早点回去休息。

    “哥,我们不能任他欺侮,也不能让他回来,不然我们的日子会更难过。我可听我爸说,两位老爷子有意让他回来,你可一定要阻止这件事情。”

    听凌海俊再次嚷嚷,凌海宁低喝了一声,让凌海俊闭嘴。

    但凌海宁也知道,凌海俊所说是事实,他们现在要做的,就是一定要阻止罗子凌回归凌家。

    原本凌海宁以为这件事情很简单,但经过了今天的事后,他觉得事情有点复杂了。

    “必须要好好制定个计划了,”这是凌海宁在离开医院时候心里的嘀咕。

    感谢陈峰书友的打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