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2章 她会在乎家里给的这些吗
    罗子凌回到寝室的时候,时间刚好是晚上十点半。

    但手机里并没杨青吟的消息,这让罗子凌有点提心吊胆。

    杨青吟说过,让罗子凌先不要主动联系她,如果她方便了,她会主动联系。

    罗子凌听从了杨青吟的吩咐,不主动打她电话、发消息。

    就在他纠结的时候,微信提示音响了起来,一看是杨青吟的,罗子凌就像捡了个宝贝似的开心。

    “学弟,刚才被迫和我妈聊了半天,现在才得空。”杨青吟先解释了一下原因后,再发来条消息,“你睡觉了吗?”

    “在等你的消息,”罗子凌回了条消息,并加了几个很开心的表情。

    杨青吟也马上回了两个笑容。

    接着,杨青吟发来一个视频连线的邀请,罗子凌没考虑就接了起来。

    通过视频,罗子凌看到换了一身睡衣的杨青吟坐在被窝里,头发随意地散在那里。

    虽然说视频中的模样不是很清楚,但罗子凌还是敏锐地发现了杨青吟神色的异样,她有点憔悴。

    “学姐,你气色不太好哟,怎么了?”

    “睡觉没睡好,”杨青吟在视频中摇摇头,示意罗子凌不要担心,“昨天晚上半夜醒来,好久睡不着,今天又发生了这么些事。”

    “好像白天看到你的时候都不是这个样子。”罗子凌还是不容易糊弄的。

    “看到你就开心了罢。”

    杨青吟这话顿时让罗子凌很高兴,马上回了一句:“看到你我也很开心。”

    接着罗子凌把今天晚上见到凌若楠的经过和杨青吟大概说了一下,并说自己也哭了。

    杨青吟听了,也有点被触动,但为了不让罗子凌伤感,她笑着开了句玩笑:“是不是有小蝌蚪找妈妈的样子?”

    “学姐,你有点邪恶哟。”学医的罗子凌,把这话理解成了另外一种意思。

    杨青吟自然不明所以,很无辜地说道:“怎么会啊?你别乱说。”

    “好吧,我不乱说,”罗子凌也没再提这事,而是问起了杨青吟在家发生的事情。

    “明天我回学校,我们见面再说好不好?”杨青吟还是想和罗子凌当面说这些事,因此小声向罗子凌提了个要求。

    “好吧,”罗子凌也答应了,“那明天我们到哪里见面?”

    “我爸派了另外两个人跟在后面,据小丽说,还有另外三个人到学校,监视我的一举一动,”杨青吟老实地把情况告诉了罗子凌,“他们就是监视我,阻止我们见面的人。”

    说到这里,杨青吟显得很生气,也很失望。

    她一直以为,自己非常得父母宠幸,父亲也很民主很讲道理,从来不会强势她做什么,并且人生都可以由她自己做主,包括婚姻生活。

    但没想到,一切变成了这个样子,父亲不但改变了做法,而且还做出了这种让她非常愤怒的举动。她这才明白,原来父亲对她的宠爱,还是有前提,有底线的。

    自己和罗子凌的交往,触犯了他的底线。

    她当然愤怒,但也无可奈何。

    当然,倔强的性子让杨青吟不可能就这样屈服,对她来说,只要有压迫,她就会强烈反抗。

    如果父亲以软的手段待她,好好和她说,陈明原因,希望她不要再和罗子凌交往,没有任何威压手段,那她可能会认真考虑。

    她就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人,任何硬的都不吃,当然软的有时候也不吃,看对像看心情。

    罗子凌想了想后,小声说道:“上次我们不是坐在湖边的柳树上聊天吗?要不,我先到树上,你过来,我再拉你上去,这样就没有人看到了。”

    说出后,罗子凌也为自己的急智感到骄傲。

    “主意不错,”杨青吟绽出了个笑容。

    罗子凌想了想后,又道:“你寝室那些室友呢?”

    “都回家了。”回答这句话的时候,杨青吟心里不由的一动。“你来我寝室?”

    “我愿意当一回采花大盗,”话说出来,罗子凌很猥琐地笑了起来。

    杨青吟也被罗子凌逗笑了,伸手到手机屏幕上,一副要掐罗子凌脸的样子:“讨厌的学弟,就知道取笑人。”

    “哪有取笑你,也不敢啊。”

    “那明天再决定吧,到湖边还是到我寝室。”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杨青吟脸上居然有点微红。

    幸好是隔着手机屏蔽视频聊天,脸上的一些变化并不容易看出来。

    “那我明天等学姐的最高指示。”

    “贫嘴,”罗子凌几句逗笑的话,让杨青吟心情好了很多。

    两人也没聊很久,怕被父母发现异样的杨青吟,以自己困了想睡觉为由,结束了视频通话。

    而在两人视频通话的时候,杨青吟隔壁房间里,杨云林和陈乔雨一起躺在床上,说着和女儿有关的事情。

    “云林,今天下午我和吟儿聊了很久,也把一些情况和她说了。”陈乔雨说着,微微叹了口气,“你应该知道,我们的女儿可是软硬不吃,她认定的事情,除非她自己改变主意,不然不会因为别人说什么做什么而改变。你这样强迫她,她有逆反心理。”

    “我不是怕女儿受到伤害吗?”杨云林当然知道陈乔雨说的有道理,但还是坚持自己的做法,“如果再放任她胡作非为,说不定闹出更加不可收拾的后果来。当年凌若楠和一个外来小子好上,结果未婚先孕。如果这小子效仿他的老子,那吟儿怎么办?我们怎么办?”

    “我也怕他们这样,”陈乔雨心情挺沮丧,“这个年龄的男女生在一起,最容易发生这样的事了。”

    “所以我派了几个人到学校,看着他们。”

    “有用吗?”陈乔雨轻轻问了一句。

    杨云林沉默了好一会,苦笑着摇摇头,“还真不一定有用。”

    “那你还这样做?”陈乔雨瞪了自己丈夫一眼,“你能想的出来,如果女儿知道这事情后会有什么反应。说不定,她哪天会断绝与家里的关系。”

    “她这样做的话,就会失去一切。”

    “你觉得,她会在乎家里给的这些吗?”

    杨云林沉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