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1章 以前恨,现在不恨了
    “你怎么不吃?”罗子凌抹了几把眼睛后,强笑看着眼睛红肿的凌若楠。

    那一声“妈”,就好像被搁在喉咙里一样,怎么都叫不出来。

    “第一次面对面看你吃饭,我就想看着你吃,”凌若楠也强笑了下,“我也不饿。”

    “你也吃,”罗子凌替凌若楠夹了个扇贝,还有一块龙虾肉,“再不吃,就凉了。”

    “嗯,我吃,”凌若楠马上拿起筷子,吃起了罗子凌夹给她的菜。

    但她也同样吃不出味道来,味蕾被太多的眼泪“腐蚀”了。

    随着菜进肚子里,罗子凌的心情也慢慢平复下来,眼泪终于还是控制住了,没再让它流出来。

    其实罗子凌的肚子已经很饿了。

    中午时候,和杨青吟在咖啡馆约会,并没吃什么东西,还受了一顿惊吓。

    回去的时候,他没想到再买东西吃,有点失魂落魄地回到了寝室。

    一觉睡醒后,就跟着吴越来到了凌若楠这里。

    情绪慢慢平复下来后,饥饿的感觉顿时浓了起来。

    二十岁的小年轻,身体还没完全发育完成,食量很惊人。

    面前这些菜,罗子凌并不去管味道如何,他觉得,只有把它们都吃完,才会让凌若楠高兴。

    肚子饿了,又有这样的心理,因此在平静下来后,他吃的很欢。

    而没什么胃口的凌若楠几乎没吃多少,她动筷子的时候,主要就是替罗子凌夹菜。

    罗子凌吃的欢,她心里就很高兴。

    最后,大部分菜都落入了罗子凌有肚子里,都是凌若楠夹到他碗里,强迫他吃掉的。

    “妈,我吃饱了。”罗子凌打了个饱嗝后,很自然地说了这样一句。

    这话说出来,他自己都被吓了一跳。这个犹豫了很久都叫不出口的称呼,居然在不经意间叫了出来,而且没有任何的迟疑和犹豫,他当然惊呆了。

    凌若楠也被罗子凌突然的一声“妈”惊住了。

    当然,她是在看到罗子凌的时候,就非常想听到他叫一声“妈”,但罗子凌并没叫,只是掉眼泪。眼泪的冲刷下,所有情感都交融在里面,有没有这一声妈,凌若楠并不是很在意。看到罗子凌活生生出现在面前,再看到他掉眼泪,凌若楠被潜藏了太久的母性,完全被释放出来。

    面前这个坐着吃她烧的菜的小男生是她的亲生儿子,她十九年没看到过的孩子。现在这个已经长大的小男人真实地在她面前,凌若楠心里有说不出的骄傲,这种感觉,真的没办法用言语来形容。

    但在听到罗子凌叫了声“妈”后,已经感觉很满足的凌若楠,再度被深深触动,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又一次滚滚而下。她没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当着罗子凌的面再次泪流满面,并哭出了声。

    罗子凌的眼泪,也被凌若楠牵出来了,但他还是很快就止住了泪,并替凌若楠拿了好几张纸巾。但凌若楠并没接纸巾,而是一把将罗子凌抱在了怀里,把他整个脑袋都搂在胸前,放声大哭起来。

    “凌儿,妈终于见到你了。二十年了,妈等这一天等了二十年,”凌若楠一边哭,一边说道:“爷爷把你抱走的时候,你才那么一点点大,你还在吃奶,你还不会说话。你被抱走后,妈每天都梦见你,梦见你的时候总是哭。妈也当众发誓,如果谁想对你不利,妈就会和他拼命。妈一定会把你接回来,我们母子一定会再见面。这一天,终于盼开了,妈心里不知有多高兴。”

    罗子凌没有挣扎,任凌若楠抱着自己的脑袋大哭。第一次被一个女人以这样的方式抱在怀里,他觉得非常有安全感,他就想这样静静地靠着,不再分开。

    多少次梦回,他都梦见被自己的爸爸妈妈抱在怀里,他们抱着他去玩,他很开心。

    今天终于盼到了被自己的妈妈抱在怀里,虽然她已经没办法把他抱起来,到处游玩了,但罗子凌依然非常满足。他非常贪恋这种温馨的感觉,被母亲搂在怀里的安全感,任自己的眼泪把凌若楠的衣服打湿,也不愿意离开。

    罗子凌也感觉到了凌若楠的眼泪把他的脖子衣服都打湿了,湿湿的暖流慢慢流淌到衣服里面,但他却没有任何的不舒服感觉。娘两个抱头痛哭了一番后,凌若楠也终于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但她依然没放开罗子凌,而是继续搂着她坐着,腰酸了也没去顾及。

    “凌儿,你……恨妈吗?”在止住眼泪后,凌若楠轻轻问了一句。

    “以前恨,恨了很多年,知道情况后就不恨了,”罗子凌说着,抬起了脑袋,和凌若楠面对面,“以前我一直在渴望,你们什么时候能突然来看我,给我一个惊喜。但等到我二十岁,也没等到这一天,因此我很恨你们。在听爷爷说你有不得己的苦衷,及来燕京知道了事情后,我不再恨你。”

    罗子凌的话,再次惹的凌若楠眼泪汪汪。

    努力擦干眼泪后,她哽咽着道:“谢谢你理解妈的苦衷。其实,现在我依然不能来看你,今天叫你过来吃饭,也是偷偷让你来,不敢让任何人知道。或许你不知道,我们母子见面的消息传出去的话,又会惹来一番风波。”

    罗子凌很想告诉凌若楠,其实事情已经比这严重了,因为杨家的人知道了这事,但这些话,他一下子不知道怎么说。

    凌若楠想了想后,小声对罗子凌说道:“凌儿,我们到沙发上坐,妈想和你说一些重要的事情。”

    罗子凌听话地点点头,跟着凌若楠一起往沙发方向走去。

    可能是坐的太久或者抱罗子凌太久了,凌若楠在站起身后感觉到腿麻,站不住脚后差点摔倒。

    罗子凌眼疾手快地把凌若楠搀扶住,再很关心地问道:“妈怎么了?是不是腿酸了?”

    “没事,站一会就好,”凌若楠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从罗子凌的话中,她感觉到了儿子的浓浓关心,心里的宽慰真不知道用什么来形容。

    母子相见的感觉,比她预想的要浓烈的多,温馨的多。

    她在后悔,应该早几天就见罗子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