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0章 对泣
    在女人手中的盘中因为惊吓而掉下去的时候,罗子凌像被诸神附身一样,身手敏捷地冲上前,一把抄住了落下去的盘子。

    盘子很烫,烫的他差点叫出声。

    赶紧另外一只手也上去,两手各端盘子一角后,终于不烫手了。

    让他非常满意的是,盘中的菜居然没一点撒落下来。

    赶紧把盘子放到餐桌上。

    趁摆放盘子的时候,罗子凌非常快速地用自己的袖子擦了把眼睛。

    擦掉滚落下来的眼泪后,他这才缓缓地转过身,红着眼面对那个女人。

    凌若楠早已经泣不成声了,她的眼泪就像决了堤的水坝一样,滚滚而下。

    但她又努力想笑,结果怎么也笑不出来。

    罗子凌也想笑,但同样笑不出来,嘴角往两边扯的时候,他的眼泪流的更欢,怎么都止不住。

    看到罗子凌也是泪流满面,凌若楠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哭出了声。

    罗子凌很想走过去,替她擦掉脸上的泪,再扑到她怀里,大声叫一声“妈妈”。

    但面对泪流满面的凌若楠,他觉得两腿似有千钧重,怎么也迈不开,最终还是站在原地,就这样看着越哭越伤心的凌若楠。

    脸上有水珠挂着的感觉,像被雨淋一样,接着穿着袜子的脚也感觉到有水珠滴下来。

    罗子凌知道,那是自己的眼泪。

    男儿有泪不轻掸,只是未到动情处。

    罗子凌觉得,刚才流的眼泪,比过去他记事起的十多年都要多。

    小时候,无论受多大委屈,或者受伤,他都不会哭,不掉眼泪。

    长大后,更加不会掉眼泪。

    但今天,从来没想过会哭的他,就这样站着任眼泪一个劲地流。

    母子两人,相对一米多的距离而站,看着对方的眼泪在滚滚而流。

    最终还是凌若楠先走过来。

    哭红了眼睛的凌若楠,伸出手抬起袖口,仰着脑袋替罗子凌擦眼泪。

    “凌儿,不哭了,”她一边擦眼泪,一边轻轻呢喃,“不哭了,好不好?”

    话虽然这样说,但她自己的眼泪流的更欢了。

    这么多年,除了罗子凌被爷爷抱走的时候,她狠狠地哭了一顿后,此后十九年,在罗子凌来燕京之前,她再也没在人前掉过一滴眼泪。今天流的眼泪,已经把她的衣服和围裙都打湿了,如果计量一下,肯定比过去这二十年暗中流的眼泪还要多。

    在凌若楠用袖子替他擦眼泪的时候,罗子凌很想叫一声“妈”。

    但张了几次嘴,依然叫不出来,嘴巴里满是咸咸的苦涩。

    “不哭了,都是我不好,”凌若楠努力想笑,但还是笑不出来,眼泪怎么都止不住。

    罗子凌转身,从餐桌上抽了一叠纸巾,替凌若楠擦起了脸上的眼泪。

    因为哭的太凶,凌若楠的眼睛很红,眼睛周围有点浮肿。

    罗子凌抽了几张纸巾,但就是擦不干凌若楠脸上的眼泪。

    最后,凌若楠夺过了他手中的纸巾,用擦过她眼睛的纸巾替他擦起了眼睛。

    “凌儿,不哭了,这是咱们的家,妈在这里,你什么都别担心。”

    罗子凌轻轻地点了点头,努力让自己止住眼泪。

    凌若楠低下头,用纸巾抹了几把眼睛后,再抬起头,露出了一个非常难看的笑容:“你先坐会,我再烧一个汤就好。”

    说着,不顾罗子凌的反应,掉头走进了厨房。

    但在走进厨房后,她再次泣不成声。

    抽了一堆纸,也没擦干眼中的泪。

    罗子凌的眼泪终于止住了,但他并没坐下,而是走到厨房门口,静静地看着凌若楠擦眼睛。

    他看到凌若楠足足擦了两分之钟眼睛后,这才开始炒菜。

    还有一个番茄蛋汤,这也是罗子凌爱吃的菜。

    在烧汤的时候凌若楠的肩膀还是一耸一耸,时不时擦一下眼睛,她依然没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罗子凌就这样站在她身后,静静地看着。

    这个让自己魂牵梦绕了二十年的女人,这个自己最亲但懂事起就没见过的女人,今天真实地站在自己面前的时候,他依然觉得不真实。

    他几乎没怎么眨眼,怕眼睛一眨,面前这个女人就消失不见了。

    凌若楠并没转身,她知道罗子凌就站在她身后,她是怕转身后被罗子凌看到自己哭红了的眼睛,更怕惹的罗子凌再次流眼泪。

    当然,她也是想把所有菜都做好,再陪罗子凌好好吃饭。

    在他吃饭的时候,好好看着他,和他说说话。

    很快,番茄蛋汤就烧好了,在凌若楠准备端出来的时候,一直着着看的罗子凌马上走进厨房。

    “我来吧,”他的眼泪已经止住了,快步上前,抢在凌若楠之前把汤端了起来。

    凌若楠只得由他,稍稍愣神后,她解了围裙,再抽了几张纸巾,擦了擦眼睛,这才跟在罗子凌后面走到餐厅。

    桌子上摆的满满当当,八菜一汤,非常的丰盛。

    “坐吧,”凌若楠终于露出了一个算“笑”的表情,“菜都凉了。”

    “嗯,”罗子凌点点头,很拘谨地坐了下来。

    凌若楠在他身边坐下,拿起双筷子,夹了一块大龙虾肉,一个扇贝,放到罗子凌的碗里。

    “听你爷爷说了你喜欢吃什么菜,只是很久没烧了,不知道味道怎么样,”凌若楠把筷子交到罗子凌的手里,再次露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你先尝尝味道,对了,要不要喝酒?有越州老酒。我陪你喝一杯吧。”

    “嗯,”罗子凌听话地应了声,夹起一块龙虾内,放进嘴里咬了进来。

    只是他尝不出什么味道,味蕾早已经被眼泪浸透,暂时失去了品尝味道的功能。

    罗子凌吃东西的时候,凌若楠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看着他,她自己顾不上吃,就这样怔怔地看了一会。

    想了想,她又拿起一只螃蟹,递到罗子凌面前:“这是刚刚上市的阳澄湖大闸蟹,你尝尝味道。”

    看罗子凌把碗里的菜吃完了,她又拿起另外一双筷子,往他碗里夹菜。

    很快,罗子凌面前的碗里就堆满了。

    看着面前小山似的菜肴,罗子凌再次控制不住自己,眼泪又流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