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一章 花间舞
    他紧咬牙关,一只手沾染了腥红的鲜血抱着自己的另一只手臂。

    只不过那他的另一只手臂已经完全从他的手中消失,被连同臂膀在李牧神的那斩仙剑下一剑斩掉。

    鲜血,从那伤口中狂涌而出,很快便将他脚下的大地染红,空气中也随之弥漫了一股浓重的血腥气味。

    他沉重的呼吸着,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李牧神!

    断臂之处的森然剧痛,令他对李牧神充满了愤怒,怒火!

    他何尝,何尝在同龄人的手中受到了如此重创?

    倘若不是他的反应够快的话,他现在已经死在了李牧神的剑下!

    李牧神对莫川说道:“你的运气很好,还差一点,不知道下一次能否取你性命。”

    “就凭你?”莫川咬牙切齿,眼中阴狠。

    这时,只听见莫川喝道:“花间舞,难道你要等到我死了之后,你才出来吗?”“咯咯咯……”

    莫川的话刚说完,只见峡谷中传来了银铃般的笑声。

    笑声似乎蕴含了魔性,响彻在峡谷中,竟对李牧神的心神造成了几分影响。

    张宝儿依旧安安静静的呆在那里,目光平静的看着这一切。

    她果然很听话。

    李牧神的眉头皱起,他环顾四周。

    “小哥哥,不要找了,银家自己出来。”

    在峡谷的石壁中,突然一名约莫二十岁的少女从那石壁中走出。

    看着那从石壁中走出的女子,李牧神的眉头再次一皱,低声道:“毒杀千里花间舞。”

    那女子听到了李牧神的话,美眸中有几分讶然,她说道:“知道没想到小哥哥还认识银家。”

    李牧神看着花间舞。

    花间舞的年龄在二十岁,正是芳华桃李年华,身材高挑而修长,足有那莫川的身高那般。

    她的脸蛋,那是几位的妩媚,虽只是芳华桃李年华,却犹如成熟女子一般,散发出一种无比妖媚的气质,就好像毒药一般,吸引着众人的目光。

    毒杀千里花间舞,乃是用毒的好手,但并非是仙神大陆上的武者,而是来自于伪仙界中的武者,她的身份谁也不知,师从何处同样谁也不知。

    不过,众人知道的是,她用毒的恐怖,因一次出手,毒雾弥漫千里。

    千里之内,没有任何的生灵,完全的变成了一片死地,因此,她便有了一个外号,被称之为毒杀千里!

    这毒杀千里花间舞,同样是武将榜前十的存在,只是让李牧神没想到的是,竟然这么快便出现了两位。

    则花间舞微笑,她的微笑拥有着蛊惑人心的效果,然后,花间舞看向那身受重创,狼狈不堪的莫川,说道:“莫川,是你不让我出手的,没想到你现在又叫银家出手,你这个人怎么能这样。”

    莫川抱着自己的那一只断臂而站,在他的身体上所散发出来的气息变得无比虚弱,恐怕已经没有了再战的实力,倘若那花间舞还不出现的话,恐怕这莫川的结果最后还真是被李牧神所杀。

    不过好在最后,这花间舞还是出现了,莫川在见到了那花间舞出现,他当时还真担心花间舞躲藏在暗处不出现。

    莫川的手臂上,想必伤口已经止住,并没有血液流出来,他沉声对花间舞说道:“李牧神的手段神秘莫测,我不是他的对手。”

    花间舞冷笑一声,呵呵说道:“莫川,你这个人怎么能这样,连你都不是他的对手,那你还叫银家出来?”

    “我一人虽然不是他的对手,但是倘若我们两人联手,一起对付他!”莫川虚弱道。

    看着那莫川身受重伤,如此的虚弱,花间舞的眼中毫不掩饰的嫌弃,“莫川,你看看你,都伤成了这样,我们怎么联手啊?”

    然后,花间舞的目光向李牧神那里望过去,对李牧神说道:“小哥哥,要不我们来做一笔交易,如果你将斩仙剑给我,那我en……”

    花间舞的美眸中充满了挑逗,她说道:“这样嘛,你将斩仙剑给银家,银家将自己送给你,怎么样?”

    李牧神看着那花间舞,目光中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

    对于这花间舞,李牧神可是清楚知道,一旦不小心,恐怕便会被那花间舞在无形之间给毒杀,化为一具尸体。

    “死在你手中的武者,成千上万,我怎么敢要你。”

    李牧神说完,在他的手中,斩仙剑锋芒毕露!

    面对着这花间舞,虽然那花间舞是一个女子,但也不能有任何的大意!

    花间舞听李牧神这样一说,绝美的脸上则充满了伤心,“李牧神,你为什么要这样对银家?银家有哪儿比不上你手中的剑,你得到了银家,你想要干什么都可以。”

    旁边,听了那花间舞的话,莫川的嘴角抽搐。

    同时,在莫川的手中,他摸出了一枚丹药服下。

    莫川对花间舞说道:“花间舞,虽然我已经断了一臂,但倘若我们两人联手,李牧神必死无疑!”

    “李牧神,你这没良心的,真不打算听银家的?那么银家可要答应莫川了哦?”那花间舞继续对李牧神说道。

    李牧神淡淡道:“花间舞,你们联手看是否能够杀了我,不过你们这边不光有人,我这边同样也有人。”

    说着,李牧神的目光望向在一旁安静呆着的张宝儿。

    “李牧神,你说的是她吗?”花间舞见到了在一旁安静乖巧呆着的张宝儿,脸上掩饰不了的笑意。

    不过这笑并不是善意的笑,而是讥讽的笑!笑意中对李牧神充满了嘲讽。

    没错,这本就不是什么善意的笑,不过,就算是这讥讽的笑,对于那一旁安静乖巧呆着的张宝儿也没有任何影响,毕竟那讥讽的笑张宝儿也根本看不懂。

    李牧神见到了那花间舞,微微摇头,如果他没有与张宝儿接触,恐怕他也不知道张宝儿的实力如何。

    就好像现在的花间舞一样,对于张宝儿充满了轻视,可是等到她与张宝儿接触之后,便知道她眼前的这张宝儿的实力究竟有多么强大!

    要知道,就连那山川大泽中的武尊境的蛟龙都不是张宝儿的对手,被张宝儿所杀,最后成为了张宝儿的腹中之物,李牧神没有自信是这张宝儿的对手,更何况是花间舞和莫川两人。

    旁边,莫川断臂,他走到花间舞身侧,目光中闪烁着阴冷的光芒,看着那李牧神。

    “花间舞,现在不要跟他废话,我们上!一起动手杀了他,等到夺得了他手中的那斩仙剑之后,你我再做定夺关于那斩仙剑的归宿。”

    花间舞笑脸盈盈,看向李牧神,她含情脉脉,说道:“小哥哥,你再不答应银家,就别怪银家不客气了。”

    李牧神道:“那就不客气吧。”

    花间舞的眼中有暗紫色的雾气升腾而起,覆盖在她的双目之上,紧接着,暗紫色的雾气环绕而出,环绕在花间舞的身体上,化为了一条紫色的长蛇。

    与此同时,那紫色的雾气从地面以花间舞为中心,向峡谷的四处扩散而出。

    很快,在李牧神的脚下大地,也被那紫色雾气给蔓延。

    大地上,有紫色的草木而生,万木开花,花间之中,暗紫色的蝴蝶从中飞出,翩翩起舞。

    花间舞对李牧神说道:“小哥哥,我可要动手了。”

    “动手吧。”李牧神平静道。

    花间舞的眼中,一道狠芒闪烁而过,紧接着,花间舞的身影破散破碎,化为了无数的紫色蝴蝶,翩翩起舞,向李牧神飞去。

    李牧神动手了,在他的手中斩仙剑闪烁着光芒,紧接着,他手中的斩仙剑横扫而出,扫过四处,向那些翩翩起舞飞来的蝴蝶斩去。

    而随着斩仙剑横扫所过之处,那些蝴蝶竟全都被李牧神手中的那斩仙剑给一一粉碎。

    似乎,这一切都不堪一击。

    但李牧神没有任何的大意,这花间舞既然是武将榜前十的人物,那么她便有着非比寻常的手段!

    因此,李牧神更加不能够轻视这花间舞!

    果然,在那些紫色的蝴蝶破碎之后,在李牧神的耳边响起了花间舞的声音。

    “花开万物,破碎!”

    随之后,李牧神脚下的大地上,那些紫色幻化而出的花草树木快速增长,紫色的藤蔓缠绕在李牧神的双手双腿之上,强大的力量,让李牧神根本不能有半分动弹。

    而顺着那藤蔓,有剧毒而出,这不知是一种什么毒,进入了李牧神的身体中,很快李牧神的双臂便染成了紫色。

    “李牧神,今日|我杀了你!”这时,那莫川咆哮着,已经杀来。

    只见他大口张开,灵力运转在身体中,面对着那莫川,他发出了一声哈声!

    这是哼哈术之中的哈字诀!

    那哈声而出,李牧神无法躲避,瞬间被轰中,只感觉大脑疼痛,似乎有数万只小虫在吞噬着他的大脑。

    “咯咯咯,小哥哥,你的实力好像不怎么样嘛。”李牧神的耳边,微微有些发热,就好像那花间舞在他的耳边向他说话。

    李牧神的眉头一皱,体内的仙灵力运转,想要将那缠绕在他身体上的那些藤蔓给轰散,但却让他神情一愣的是,体内的仙灵竟然无法凝结在一起,当体内的仙灵力凝结在一起的时候,便却溃散。太古神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