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一章明白
    这让他眉头微皱,于是问道张伯:“张伯,为先呢?为何没有见到他的踪影?”

    张伯在诸葛剑明的询问中吓了一跳,紧接着他面露惭色,支吾难言道:“庄主……我……我不知道,少爷好像在……在两天前已经不见了踪迹。”

    “什么?”诸葛剑明一呆,完全没想到楚为先会突然消失。

    他刚想追问下去,询问张伯具体,但此时躺在床上的王玉淑却忽然微张衰瞳,虚弱的低唤:“剑明……”

    诸葛剑明连忙附耳细听,只听王玉淑仍在唤着:“明天、明地……”

    听此之话,让他的鼻尖不由得一酸,这个女人对他的两个儿子总算有心,在濒死之时还在叫他俩的名字。

    诸葛明天和诸葛明地突然听到了继母在呼唤他兄弟俩,听那语气之虚弱,见那神情之黯然,忽的眼角一湿,滑下了眼泪。

    这些年来,王玉淑虽然只是为了讨好诸葛剑明而好好待他们二人,但却也可说已经尽了自己作为母亲的职能,对他们两人已经关怀备致了。

    半昏半死之间,她似乎已经半只脚迈入了阎王殿,王玉淑似乎犹如梦呓般呻|吟,轻声唤道:“为先……为先……”

    而诸葛剑明听到了王玉淑的话,他的脸色陡变,他没想王玉淑平时虽然对自己儿子并不好,也未曾见好生善待过他。

    但他没想到,此刻的王玉淑竟会惦记儿子,在临死之前呼喊他的名字,难道这真的就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王玉淑虽是将死之人,语气衰弱的很,但为先二字却从口轻声而说,也未曾停息。

    原来,她的心中,是还有为先的存在的!

    女人呼喊的同时,不知她怎么来的气力,突然精神一振,微眯的双眸一睁,就好像回光返照一般!

    王玉淑的目光在流转着,眼睛在搜索着一个人的踪影。

    这个人的身影,是一个令她一辈子都无比遗憾,却伤心之人!

    她看了四周,并没有见到那人的身影,她面露失望神色,对坐在她身旁的诸葛剑明问道:“剑明,为先……为先他……人呢?”

    即使在她快要死的时候,她关心的依旧是为先!

    为先,他的儿子!

    诸葛剑明心中暗叹,她不知道应该对眼前这快死的人说点什么。

    但是,如果他告诉王玉淑并没有见到楚为先的踪迹,在王玉淑知道后,一定会使她更加的伤心。

    但是,如果他不说,那他又去什么地方找到为先回来呢?

    他正皱眉思考,正不知该如何回答王玉淑的话,这时却突然听门边的仆人嚷道:“啊!庄主,庄主,少爷回来啦!”

    与此同时,众人转头,目光齐刷刷都移向那个正踏进房内的楚为先身上。

    楚为先踏入房间,只见他一身破烂,无比的肮脏狼狈,身上并散发着一股烂泥味,也不知他这两天跑哪儿去了?

    在楚为先走进了房间之后,他便漠然站立,面无表情。

    王玉淑见到了自己的儿子,目光骤然一亮,她那惨白无血的脸庞上也有了一些生气。

    不过,当王玉淑发现楚为先这一身又破又脏,她却忍不住谩骂道:“你……你这……孩子,怎么……弄弄成了这样,到底……到什么……鬼地方……玩耍……去了?”

    对这楚为先,她与他就好像有前世的恩怨情仇,都到了将死之刻,他也并没有忘记去骂他。

    对于王玉淑他的母亲的骂声,楚为先并没有回答,漠然地站在王玉淑的床前数步,他也并没有走上前来。

    不过在这时,诸葛剑明突然出手,抓住了他的小手,暗中微微力,把他拉近,同时在王玉淑的耳边低声劝道:“孩子,你娘真的不行了,现在的你,唉!别再意气用事了她很想你,你现在快好好的和她说几句话。她一定有很多话,想对你说……”

    楚为先被诸葛剑明强拉到床前,王玉淑虚弱无神地看着他那双漠然孤寂的眼睛,低声道:“为先,为先啊你……待我……总是……如此的……冷,你是不是很……恨我?”

    她的心中对于此事一直耿耿于怀,在她临死之前,便要询问他究竟是如何想的。

    如今,她已是将死之人,就算是看在可怜他的份上,也该为她说一句话吧!

    楚为先犹如雪山冰雕,冷漠没有任何的表情,但是在这时候,他的眼神之中却闪过一丝悲哀伤痛!

    但是,此刻将死的王玉淑,神智无比的模糊,意识昏沉,她又怎么可能察觉到楚为先眼中的这一丝深入骨髓的悲哀伤痛!

    她见到了楚为先的表情,心中是一片的哀伤,她缓缓地抬起了自己那干枯如材的手,然后轻轻抚摸着楚为先的脸庞,柔声而期盼说道:“娘……娘就快要死了,在我死之后,你……你……会为了娘而哭……哭吗?”

    她虽然是楚为先的娘亲,但她依旧如此,并不知道楚为先会不会因为她的死而哭泣。

    而坐于一旁的诸葛剑明,此时不由分说,接口说道:“孩子,这是你母亲的最后愿望,你听你母亲一句话吧,听她的,哭吧!”

    说着说着,楚为先的两行泪已经流下来。

    楚为先站立在此,他默默的看着王玉淑痛苦而忧郁的脸庞。

    他伸手入怀,似乎想要从怀中掏出什么东西,但此时他的手却突然被王玉淑的手紧紧的抓住。

    楚为先的手儿很小,其中是冷的,散发着寒气,王玉淑的心中不免在想,楚为先,他的心是否也同样冰冷着呢?

    王玉淑不禁幽幽地叹了口气,道:“你……果然……不哭!”

    说着说着,握着楚为先的手也渐渐的松软下来。

    “玉淑”诸葛剑明心知不妙,急忙抢上前抱着她,王玉淑已气若游丝,仍兀自苦笑道:“剑明……剑明……我没有…………错怪他,他……真的……没有为……我流下…………半滴泪…………”

    说罢手上一松,立时芳魂寸断!

    她至死都不相信楚为先会为自己流泪!

    诸葛剑明即时紧抱着她的尸首不放,老泪涔涔而下,诸葛明天俩兄弟亦嚎啕大哭,其余婢仆也不禁潸然。

    在这个房间里面充满了哀云愁雾。

    但在这之中,只有楚为先一个人表情依旧,他站在原地,没有任何的动弹,就这样望着王玉淑的尸体,随后,他又望着众人哀痛的痛苦表情,同样他也没有丝毫感动的神色,良久良久,才悄悄地退了出去,不想任何人发觉。

    可是,正在哀恸着的诸葛剑明却无意中瞥见了他此刻的表情。

    那是一种异常古怪的表情,一种比死人还要难看的表情。

    因为楚为先这个表情,诸葛剑明惟有强忍伤痛,放下王玉淑,立即跟了出去。

    楚为走出了房门,而诸葛剑明紧随在楚为先的身后。穿行在天地剑庄中,曲径通幽的小径,一路而行,前方的楚为先默默的走在前面的小路上,身体散发着冰冷的气息,整个人犹如寒冰一般彻骨,他向前走去,诸葛剑明看着楚为先的背影,从楚为先的背影一种,他读到了一种孤独寂寞!

    “这条小路乃是通往天地剑庄的后荒山,荒山凶兽遍布,他到来此地是为了什么?”诸葛剑明在心中暗想道。

    跟在楚为先的身后,楚为先走路缓慢而沉重,一路上沉默不语,更是片语不说,进入了荒山之中,诸葛剑明发现他一路上人对此路无比熟悉,似乎来到过此处,因楚为先在来到天地剑庄之后,便未曾修炼过,可以说不过是一介凡人而已,但这荒山凶险,楚为先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楚为先竟然来到过这里!

    他心中好奇,楚为先为何会来到这里,但他知道,继续跟下去一定会知道楚为先心中的所想!

    知道楚为先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显然间,当楚为先进入了荒山之中,他更是无比的小心谨慎,似乎也知道这荒山中的危险,不敢有任何的大意,终于他在一处乱坟岗处,见到了楚为先停下来。

    他的双手沾满了淤泥,其上也布满了伤痕,只见这楚为先蹲在地面,缓缓伸出手从怀中掏出了一物,那一物闪烁着奇异的光华,同时也伴随着一股浓郁的生机从其中散发而出。

    “那是什么?”诸葛剑明心中好奇,随后定眼一看,也得知了那楚为先的手中究竟是什么东西。

    那竟然是一株已经有数千年年份的野生宝参,诸葛剑明完全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的东西,此刻的诸葛剑明他似乎知道了什么,心中苦涩。

    “玉淑啊,玉淑,是你错怪他了,倘若你在天有灵得知了此事,一定会很欣慰的。”诸葛剑明心中叹气道,他想到了王玉淑临死前伤心欲绝的表情,他的心中也更是伤悲!

    到了现在,诸葛剑明也终于知道了楚为先消失的这几天是为了什么,楚为先虽然表情冷漠,在天地剑庄中也并未有过与王玉淑交谈,但他的心中对于王玉淑。

    想必在楚为先的心中知道,在他的心中他一直将王玉淑当作是自己的母亲!

    只是,他从未说出来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