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章绝情?绝义?
    诸葛剑明没想到诸葛明天竟然如此的冥顽不化,怒不可遏,再次暴喝一声,道:“你这个畜生!”

    那暴喝声中,诸葛剑明粗壮有力的手掌已经拍在了诸葛明天的脸颊上,啪的一声清脆的巨响声,他的手掌地拍在了诸葛明天的脸上,给了他一记重重的耳光。

    诸葛明天在诸葛剑明的这一掌之下,头昏脑胀,神情猝然一懵,紧接着便放声大哭了起来!

    而在一旁,诸葛明地见到了这一幕更是惶惶不安,脸色惊惧!

    他何曾见过父亲如此对待大哥,竟还重重的抽打他,顿时吓得张大了嘴巴,竟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诸葛剑明在一旁沉声说道:“诸葛明天、诸葛明地,我彼此所为,只是为了告诉你们,为先他早已没了父亲,他可怜,此时我娶了玉淑,便是为先的父亲,因此你们两人应该把他看作为自己的亲弟一般,你们兄弟三人和睦相处,更不应该这样欺负他!”

    诸葛明天仿佛并没有听到诸葛剑明语重心长的话,在一旁放声大哭,竟怎么也无法止住哭泣!

    诸葛剑明见此,心声几分歉意,他也认为自己出手重了一些,但他的话却又不能不继续说给明天明地两兄弟,于是他神情一变,沉声说道:“明天、明地今日|我好言与你们相说,但如果你们两人以后再欺负为先的话,被为父发现了,定然不会对你两人有任何客气,哼!一定会重重处罚你们,你们明白没有?”

    诸葛明地对于愤怒的诸葛剑明,无比害怕,此时早已经连声称是,心中惶惶不安!

    而另一边,诸葛明天心中十分不甘,依旧在那里跪着哭个不停。

    “你无需如此,我,不需要别人同情!”

    就在此时,在一旁沉默不语的楚为先突然张口说话,一字一字地道。

    他的声音比寻常的孩子语气要更加的低沉,语调也更是没有丝毫的稚气,犹如大人一般。

    他开口而说,在场的人都没有想到。

    只是寻常的话,却让诸葛剑明三父子震愕当场,显得有几分没有想到!

    此时的诸葛剑明恍然大悟,似乎明白了什么。

    眼前的这楚为先开始并不肯吐露半点真情,这并不是故意袒护诸葛明天二人,而是他的性格就根本倔强,在他自己看来,他根本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情。

    因此,也并未打算将此事告诉诸葛剑明!

    这句话,其中不光蕴含着楚为先的倔强,同时也流露出说话人对世情冷暖的偏激。

    可以说,在诸葛剑明看来,这一句话不应该出自一个不过六岁的孩子口中。

    但与此同时,这句话也是诸葛剑明在这一生之中第一次听到楚为先所说的第一句话。

    这一句话,实在让诸葛剑明记在心中。

    而从这一件事之后,诸葛明天和诸葛明地因为受到了父亲的处罚而对楚为先更是怀恨于心。

    倘若不是诸葛剑明曾经说过,如果他俩再欺负这个幼弟,诸葛剑明一定会将他们两人打得死去活来!

    诸葛剑明的话虽然这样说,但诸葛明天和诸葛明地二人还是尽量的寻找机会去难为他。

    在有时,当楚为先路过他们,这诸葛明天和诸葛明地二人总是会出其不意地悄然伸脚,然后将楚为先绊倒在地,让他摔个头破血流!

    甚至有一次两人遇见楚为先之时,他们环顾周围,四下无人,于是将楚为先推下了园中池塘,而掉入了池塘中的楚为先更是衣履尽湿,狼狈至极。

    不过,诸葛剑明每次发现楚为先如此状态,他总会找自己明天、明地两人询问。

    不过两人都一一措词否认,无凭无据,因而他也没有办法责备下来,实在是无奈!

    虽然,楚为先在诸葛明天和诸葛明地两人那里吃亏,不过却只字不提,更是从来也没有向诸葛剑明和王玉淑两人诉苦。

    他毕竟对于生活在天地剑庄并不习惯,因而他总是坐在天地剑庄的大堂之外,遥望天边浮动的白云,呆愣中神情发愣。

    似乎在楚为先的眼中,在那白云浮动的深处,就好像一直有一个他在等候的人……

    至于他所等待的是何人,或许就连他自己也不清楚。

    就这样,时光流逝,一年过后又是一年,碌碌无为的人啊,还未曾回首前尘岁月,却已经又过了三年。

    三年后的楚为先,他已经九岁了。

    而在这三年之中,诸葛剑明对楚为先十分不错,真如他承诺的所说,将其当成自己儿子一般对待。

    诸葛剑明除了处处维护楚为先之外,还特意为他请了一个塾师来认真教导他读书认字,免得他与自已的另外两个儿子聚在一起学习,生起其他事端。

    不过,一切都依旧如常,楚为先即便是在学习时还是一言不发,默默不言,他的神情依旧冰冷漠然,就连塾师也叹了一口气,并未强迫他说话。

    楚为先好像无论对什么事都没有任何的兴趣,但却总有一个意外。

    每一次里,每诸葛剑明教导诸葛明天和诸葛明地练习剑法之时,他总是站在老远的地方默默的观看。

    而当诸葛剑明每一次叫他一起练习剑法之时,但他却一言不发,转身离开,直接避开了诸葛剑明!

    负责照顾楚为先的张伯知道这孩子不喜欢与人接近,他的脸上常常盖着一层冰冷寒霜,因而就算是张伯也不敢过于接近他。

    不仅是张伯,几乎天地剑庄上下的所有人在见到了楚为先之后便躲避,不知为何,他们总感觉楚为先会为他们带来不幸,霉运会在他们身上!

    而在另一边,楚为先的母亲王玉淑在嫁入了天地剑庄之后,整个人仿佛发生了彻底的改变。

    她似乎已经不忘记了自己有这样一个儿子,有的时候,楚为先与他的母亲难得在在天地剑庄的庭园中偶然碰上。

    不过两人相碰时,却也没什么话说,两人就如陌生人一般经过,谁也没有说一句话!

    她冷!但楚为先比她更冷!

    楚为先的冷,犹如雪山之巅的冰雕一般,这根本不像是一个活人所能够拥有的!

    谁能够想到,这样一个孩子心中他究竟在想什么?

    恐怕没人知道,也没有人想到,或许有一人想要知道楚为先的心中在想些什么,那便是诸葛剑明!

    因而,岁月流逝,在那一次里,诸葛剑明终于知道了他在想些什么,同样,也让他难以忘怀!

    那一次,王玉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染上重疾,那一次重疾彻底将她摧毁!

    那一次,她一病不起,已经躺在床上有了半个多月。

    诸葛剑明对其极好,对于王玉淑更是无比的担忧,为了王玉淑的病更是换了不少炼丹师,但是让诸葛剑明愈感担忧的是,王玉淑的病还是无法治愈!

    谁能够想象到,就算是那些顶尖存在的炼丹师,对于王玉淑身患的重疾竟也无从下手!

    难道,她的人生注定如此?

    王玉淑苍白的脸蛋,整个人可怜兮兮,她躺在床上苟延残喘,神情痛苦异常,而整个人的意识也昏昏沉沉,低迷得很。

    楚为先在诸葛剑明的吩咐下而来,他默默的瞧着自己的母亲在床上辗转呻|吟,异常痛苦,但楚为先的目光中却没有丝毫的怜惜伤痛之情。

    诸葛剑明正坐在王玉淑的身畔,面露忧色,对于王玉淑无比的担忧。

    他想到王玉淑的前夫弃她而去,她半生守寡,自从嫁入天地剑庄,成为了他的妻子之后。

    他本以为王玉淑今后的日子将会好过,但是,却没想到竟发生如此意外!

    心中叹了一口,诸葛剑明心中知道,她的好日子并不长久,真是命薄如花,红颜薄命啊!

    诸葛剑明黯然对楚为先道:“为先,我天地剑庄请遍伪仙界中强大炼丹师,你母亲……她……唉……”

    他欲言又止,声音有几分沙哑悲痛。

    “玉淑,她……恐怕已活不长了,现下我只能通过天地剑庄珍藏的万年宝参给她续命,唉,或许……在数天之内会……”

    此时的诸葛剑明不知如何是好,他没有再继续说下去,只是深邃的目光看着楚为先面无表情的脸。

    他的脸木没有任何表情,似乎不带任何七情六欲,真如蛇一般冷血吗?

    他心中暗叹摇头,随后缓缓走出房去,背影萧条!

    终于,在七天后的一个晚上,王玉淑重疾也终于爆发了。

    天地剑庄中的弟子长老包括那些闭关多年的老祖,他们来到天地剑庄的庄主诸葛剑明的寝居之中齐集,他们目光黯然,团团围着在床上奄奄一息,神智衰迷的庄主夫人,每一个人都神色恻然,他们似乎已经知道接下来即将会发生什么!

    但在这里面,却只有一个人没有到来,那便是王玉淑之子,楚为先。

    楚为先身为王玉淑之子,在自己的母亲重病之际,他竟然没有前来看望他的母亲一眼,他的这番作为,难道真的能够做到如此的绝情?绝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