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九章处罚!
    诸葛明天哼了一声,冷笑道:“二弟啊,你这话就说得不对了,这小子并没有在装什么神气,只不过跟那头小狗都是同类的。”

    “同类?那是什么?”诸葛明地疑问道。

    诸葛明天嘿嘿一笑,说道:“二弟,同类是自然,当然是那小杂种啊!”

    “原来如此!”诸葛明地恍然大悟,似有明悟!

    诸葛明地道“哈哈!这也难怪父亲在和他说话的时候,他有口难言呀!恐怕就是狗嘴里说不出人话来!”

    这诸葛明地和诸葛明天这俩兄弟在楚为先面前一唱一和,冷言冷语,楚为先在听了一会,脸色如常,便从青岗大石上跃下,迳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见楚为先要走,诸葛明天和诸葛明地怎么可能会让他走得那样容易?

    只见这二人身形一展,前后将其围拢,诸葛明天动手,手中如龙,闪电般抓住了楚为先的左臂,冷喝一声,道:“楚为先,你这小杂种,我看你一定知道那死狗躲在何处?劝你快告诉我们,否则的话,哼哼……”

    楚为先缓缓抬起头,冷冷看着诸葛明天。

    就在此时,三人纠缠之间,那头可怜的小狗可能见诸葛明天和诸葛明地正在分神,于是急忙乘隙从石后奔出,向着跑来的地方跑去。

    如此异动,诸葛明地目光锐利,射出一道冷芒,他一见是那死狗,急忙大叫道:“大哥,你看!那头死狗就在那边!那死狗逃了!”

    诸葛明天听了其弟诸葛明地的话,也随即放了楚为先。

    就在这两人正打算追去之时,却在这个时候,却被那楚为先从后抓住两人的衣襟。

    两人力量已用,收力不足,因而两兄弟一个踉跄,向前摔倒,身后的楚为先同样也随着倒地!

    抬起头,那小狗已经跑远,眼见已经无法追上!

    而诸葛明天见到死狗越跑越远,大怒道:“楚为先,你这狗娘养的,看来是你一定要保护着那头死狗,好哇!你这是在作死吗?”

    在他的怒声之间,诸葛剑明猛然起身,拿起手中木棒便狠狠向楚为先一棒挥去。

    面对着这诸葛剑明狠狠挥过来的木棒,楚为先虽然仅得六岁,但却显得不慌不忙。

    只见他身形一动,翻身避过,诸葛明天这一棒竟然误击在了诸葛明地小腿上。

    棒的一声!

    这一棒的力量很足,打在了诸葛明地的小腿上,直痛得那诸葛明地呱呱大叫。

    楚为先正打算站起来,却给诸葛明天急忙拦腰,双手紧紧抱着,紧抱不放。

    即使楚为先不过六岁,长得也被同龄孩子高大,动作也更加的敏捷。

    可他毕竟没有武者的弟子,跟着他的母亲王玉淑没有修炼,更何况一个六岁的孩子的力气怎么可能比得过终究十二岁的大孩,短时间里根本无法从那诸葛明天那手中挣脱!

    诸葛明天冷笑道:“嘿!你小子还想逃啊?二弟,快用拳头揍他!揍死这小子!”

    诸葛明地呆立当场,不知如何下手,颤声问:“大哥啊,倘若这个小杂种如果在我们的手中有了损伤的话,如果被他的娘亲发现后怪将下来,我们怎么办?”

    诸葛明天眼睛咕噜一转,嘿嘿说道:“二弟,你不必担心这些,你想啊,他娘亲在上一次还不是想揍他一顿,如果她知道今天我们帮她教训这臭小子,一定还会拍掌叫好呢!别愣着了,你动手啊,不要怕,在说你有大哥在,别留情,快给我使劲的揍!”

    诸葛明天既然都这样说了,诸葛明地暗想有大哥撑腰,他的胆子也壮了起来,随后便直接挥拳向楚为先的身上和脸上狂揍,霎时间,砰砰砰的声音不绝于耳,可知这诸葛明地的力道甚猛,真没有半分的留情啊!

    每一拳一拳打在肉上!肉肉痛身!

    楚为先眉头冷皱,紧咬着牙,不断的忍受着身体的痛苦,但他并没有呼喊,也并没有向这兄弟求饶!

    他只是狠狠地睁着眼睛,面无表情,一脸漠然,但从他的眼神中却流露着一股摄人的冷意!

    从楚为先眼中所透发出森然彻骨的这股冷意,这让那正打算在动手的诸葛明地的心中不禁无比的心冷发寒,竟也不敢再打下去!

    见到这一幕,诸葛明天正打算问他为什么听下来,突然听见了沉稳的脚步声从花园的那一边传来,两人的目光望过去,一眼便见到了诸葛剑明经过此处。

    二人心中暗道一声糟糕,眼见来者是他们严厉的父亲,脸色仓皇,急忙往花园的另一方急忙逃跑,害怕被诸葛剑明给发现!

    而在这之中最后只剩下了楚为先一个人独自站立在其中,他并没有因为身体在两人殴打的痛楚中倒下,默默站立,挺直如峰!

    诸葛明天和诸葛明地两兄弟可能不知道,诸葛剑明早已经远远瞥见自己两个儿子鬼鬼祟祟的离去,他心中本有疑惑,不过当他走近一看,却见到了楚为先满脸瘀痕。

    诸葛剑明的脸上不免一愕,道:“啊!为先,你怎么了?”

    随后,他连忙察看这个孩子的伤势,见到他身体上的伤势,这诸葛剑明的眉头不由大皱,说道:“出手如此狠辣,是明天明地他俩兄弟干的吗?”

    楚为先站立,对于诸葛剑明的话,他默然不语,一言不发。

    见楚为先不说话,诸葛剑明摇摇头,道:“他俩兄弟既已干得一次,第二次恐怕必定会随之而来。我现在就去好好教训他们,好让他们两人以后不敢再欺负你!”

    说着,这诸葛剑明掉头要走。

    突然,有一只小手将他的衣角抓住,这小手正是楚为先的手!

    小手抓住他的衣角,诸葛剑明神情微微一怔,疑问道道:“为先,难道你不想让我教训他们?”

    楚为先并没有回答诸葛剑明的话他的小手却仍紧紧的捉着他的衣角。

    “为先,为什么?”诸葛剑明轻声问问。

    其实他再问也是没有用的,对于楚为先来说,他早了解这孩子的脾性,是根本不会回答他的任何问题。

    果然,如他所料,只见楚为先松开了他的衣角,已转身走回自己房里去。

    “这孩子……”

    诸葛剑明目光望着这楚为先孤独寂寞的背景,他的目光也渐渐变得柔和。

    “为先,真是一个懂事的孩子,只是可惜……”

    诸葛剑明心中清楚,虽然楚为先没有说出被谁所打。

    但诸葛剑明既然知道了这件事,那么他就不会就此罢休!

    在这一天晚上,诸葛剑明命令这诸葛明地明天和楚为先三兄弟一起去往其寝居中见他。

    夜晚将深,当三人来到诸葛剑明的寝居时,王玉淑正待候于其侧,目光温柔。

    当诸葛剑明见三人而来,便轻声对王玉淑道:“玉淑,你累了,先行暂避,我有点事情和他们三兄弟谈谈。”

    王玉淑的目光一低,“剑明……”

    说实话,王玉淑的心底感到十分没有滋味,心中并不明白剑明有什么事情自己为什么却不知道的。

    不过她也不坚持,剑明为大,她还是很听话的直接出去了。

    不过在王玉淑临行之前,她的目光瞟了楚为先一眼,心想这孩子依旧跟以前一样,他的脸上,依旧是没有任何的表情。

    这一次,因为是明天、明地的错误。诸葛剑明是想教训自己两个儿子。

    但是,因为这件事关乎王玉淑骨肉,倘若她也在场的话,恐怕在多个方面都有所不方便,因此才让王玉淑先暂避一会儿。

    他也希望,王玉淑能够明白他的一番苦心。

    诸葛剑明等到王玉淑离开之后,他随即将房门关上,暴喝一声,道:“诸葛明天!诸葛明地!给我跪下!”

    一声暴喝,如雷贯耳!

    诸葛明天和诸葛明地两人本就是作贼心虚,心有不安。

    在此刻,当他们骤然间听到了父亲疾言历色,瞬间只感觉脚下发软,砰的一声两人跪下在地!

    诸葛明地心中慌慌,他在诸葛明天耳边悄声道:“糟了!大哥,父亲是不是知道了这一切?完了完了,我们打了那小子,父亲想必定会偏袒他,我们该怎么办怎么办啊?”

    诸葛明天脸色沉沉,他毕竟年纪稍长,乃为大哥,因而胆量也较大,悄然撇嘴不忿道:“一定是那狗娘养的楚为先向父亲告密,嘿!他奶奶的恬不知耻!有胆便约个时间再打一场!”

    说完,他狠毒的目光瞪着楚为先,桀骜不驯!

    不过面对诸葛明天的目光,楚为先神色自若,眼皮微抬,也懒得理会他们。

    诸葛剑明冷冷看着他们,目光幽然!

    诸葛明天和诸葛明地二人虽然在耳边悄然细语,但诸葛剑明却早已经全神窥听。

    当他听到了两人所说,脸上不由得勃然大怒,怒叱道:“放肆!什么狗娘养的?诸葛明天、诸葛明地,你们岂可如此辱骂自己弟弟。竟然连你娘亲也一起骂了!”

    诸葛剑明气啊!

    诸葛明天仍然是一个年轻不知事的小孩,他心直口快的道:“父亲,难道不是吗?他就是一个拖油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