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八章剑庄中
    但是,他的儿子呢?是否和她一样会有这样的福气。

    随着诸葛剑门和王玉淑成亲之后的第二天清晨,楚为先一大清早便已经被张伯领往天地剑庄大堂。

    进入大堂,只见厅堂之上,在左右放置两列酸枝台凳,气派清雅,大有豪门一番风范,这天地剑庄的排场倒也不少。

    天地剑庄为伪仙界中第一大势力,威名远扬,令人憧憬,其中更是剑法超绝,可以说这一切都是天地剑庄中的庄主诸葛剑明所打出的!

    厅堂中央,正坐着魁梧伟岸的诸葛剑明,和他那新过门的妻子王玉淑!

    在诸葛剑明和王玉淑二人身畔,分别站着两个小孩,一大一小,大的有十一二岁,小的也有十岁之长。

    诸葛剑明见到楚为先进堂,登时眉开眼笑,对其招手,叫道:“好孩子,这边过来。”

    楚为先看着他,脚步缓缓走近。

    诸葛剑明此时才发觉楚为先的步履很慢,仿佛他的每走出的一步都是经过深思熟虑才迈出,为了以防会掉进陷阱似的。

    好不容易才等到楚为先开来到自己的眼前,诸葛剑明道:“为先,我今日要见你,其实是想跟你说一句话。”

    他目光直视着楚为先,但楚为先却并没有回头望他。

    “为先,你只需知道,从今天开始,你已名正言顺地成为天地剑庄的弟子,希望在今后的日子,你能够和大家和睦相处!”

    但对于诸葛剑明的话,楚为的小脸上未有泛起半点喜悦之色,面无表情,似乎对此漠不关心,诸葛剑明只觉是这一切都是意料中事。

    他接着道:“为先啊,不过,入乡须得随俗,你既已成为天地剑庄之人,若再继续唤作楚为先的话,恐怕有点儿那个,更不知世间之人将如何看你……”

    问题当然来了!天地剑庄中,诸葛剑明身为天地剑庄的庄主,怎么能够抚养一个姓楚的外人呢?

    世间之人倘若得知,也不免在身后议论。

    诸葛剑明语音稍顿,继续说道:“故此,你须得另取一个名字。为先,你心里明白吗?”

    楚为先原本并没留意他在说些什么,此际乍听诸葛剑明要要他另取别名,霎时面色微变。

    但此刻的诸葛剑明已将身旁两个男孩拉过来,道:“这个是我的长子诸葛明天,这个是二儿诸葛明地,而你如今为天地剑庄之人,自然姓这诸葛。”

    楚为先缓缓抬头,瞧着诸葛剑明的两个儿子,二人脸上透发一股尊贵骄横之气,他两人紧盯着楚为先,目光极不友善。

    诸葛剑明道:“你今后姓为诸葛,名为为先,为诸葛为先,你意下如何?”

    诸葛为先?楚为先完全没有反应。

    王玉淑一直在旁静观,她本来早已答允诸葛剑明不会难为自己儿子!但是当王玉淑目睹楚为先对诸葛剑明不理不睬,在她心中难免有气,忍不住插口道:“为先,怎么不回答你爹?难道这个名你不喜欢么?”

    随后,她突然伸手揪着楚为先的衣襟。

    楚为先抬起头,目光冰冷,冷冷的望着她,并没有半点反抗。

    王玉淑越看他这张脸,心中的火气愈是上升,恨恨怒声道:“楚为先,我就是最讨厌你这副德性,你总是冷冷的望着我,好像我并非你的娘一样!但我要让你知道,我就是你娘,是我十月怀胎生下你的,现在我命你快些回答你爹!”

    对于王玉淑,他的娘亲,楚为先看来遇强愈强,更不开口。

    王玉淑忍无可忍,破口骂道:“好!好!好!你不答,我总有法子要你张开口说话!”

    说时迟那时快,她举掌便朝楚为先脸儿狠狠掴下!

    啪!

    这一掌重重的掴在了楚为先的脸上。

    这一幕实在出乎了诸葛剑明意料之外,想不到王玉淑竟对儿子如斯怨恨,真的说打便打,毫不留情,就连张伯及诸葛剑明的两个儿子亦感愕然,一脸呆愣。

    “啪”一声,楚为先的小脸结结实实地再次受了一记耳光。

    王玉淑正要回掌再掴,发泄心中之愤,倏地,诸葛剑明那熊掌似的巨手抓着她的纤纤玉手,劝道:“玉淑,他是你的孩子,别对孩子那样凶!”

    王玉淑打得性起,勃然反问:“剑明,你还维护着他干嘛?他适刚才上前时还没张口叫你一声爹!”

    诸葛剑明给她说着痛处,立时脸色一红,苦笑说道:“玉淑,他只是一个六岁的孩子而已,他怎么可能在一时之间完全接受事实?我们作为人父母的,理应该好好的体谅他才是。”

    王玉淑见他这样袒护自己儿子,也是无话可说,逼得硬生生缩回手掌,她默不作声,不再多话。

    诸葛剑明望着楚为先面颊上那五道如血般的指痕,怜惜地道:“孩子,我知你心中不愿意接受此处一切,但人的一生啊,总有无数失望,悲哀和变更,生老病死,人生大悲,就算无论你多不愿意,但还是得接受它,面对它,因为……”

    他一过说,一边扳过楚为先小小的身子,一字一句,沉声道:“这都是是命!”

    他一番苦口婆心的话,其实是希望这个孩子能明白他自己的处境,从而得以从容过活,但是,他同样早就明白,这个孩子绝对不会明白!

    因为,楚为先已经别过了脸,他似乎并没有听到诸葛剑明所说的话!

    这样又过了数日,天地剑庄的一切如常,仍旧人来人往,一片生机!

    但在天地剑庄之中,谁也没有发现天地剑庄中多了一个小孩子━━诸葛剑明!

    但是不过,大家却知道了天地剑庄的庄主,他的妻子叫做王玉淑。

    在王玉淑成为了诸葛剑明的妻子之后,便四处使唤这些下人奴婢,几乎这些下人奴婢都被他使唤过了。

    这一个长相奇美的女子,在她成为了诸葛剑明的妻子之后,就好像乌鸦飞上了枝头,竟然立以凤凰自居,急不可待便炫耀夫人威风,众人不敢违抗,只有惟命是从,给她指得东奔西跑!

    只有张伯对于王玉淑最是愤愤不平,这个老奴本是负责天地剑庄少爷们的起居饮食,他清楚知道王玉淑并不关心自己的亲生儿子,待他冷漠!

    新少爷已经在房中躲了三天,在这三天里一步也没有踏出房门!

    而这新夫人也从没前来找过儿子,她的心,不知去了哪儿?

    最令张伯感到诧异的是,新少爷虽然年纪轻轻,但却不说话不吵闹,不笑不闹地一个人坐在房中呆了三天!三天啊,他一个人真不知他是怎么度过的?

    因此,张伯除了给他送饭之外,有时候他也会走进房内逗他说话,担心这孩子给闷坏了。

    但是,面对着张伯,楚为先却像是哑子一样,从没有回答他的话,对他在房中的走动也视若无睹,他只是默默的坐在一旁,如同雕塑木人一般。

    静静而坐,一语不说,真是静得可怕!

    不过,幸好在第五天时,这楚为先忽而起身走出花园,不过他也没有在四处闲逛,只是坐在花园中中的一块青岗岩石上,抬头仰望着着天上漂浮的白云默默的发呆。

    而张伯见他终于踏出花园,心里也暗自高兴,连忙到厨房为其准备午饭。

    但却没想到,楚为先刚踏出房门,但麻烦便找上门来。

    楚为先坐了一会,倏地,一头小狗一边“汪汪汪”的吠着,吠声中包含惶恐柔弱,一边发足朝他的这方向奔来。

    却见这条小狗神色怆惶,遍体鳞伤,有血迹而生,显然是刚刚被人给狠狠毒打了一场,这小狗才会慌不择路,急急窜至楚为先身下的青岗大石之后躲藏起来!

    就在此时,两名小孩手持木棒已经追赶而来,这两人正是诸葛剑明的儿子━━诸葛明天和诸葛明地!

    他俩似是冲着那头小狗而来,但追到了这里却突然失去它的踪影。

    诸葛明天不禁怒叫一声:“呸!那头死狗当真斗胆!本少爷只是想吊它来瞧瞧是什么样的,反给它咬了一口,如果不揍这死狗一顿的话,又怎能消我的心头的愤怒!”

    诸葛明地点头,附和说道:“大哥,你这样做,这也太便宜它了!嘿嘿,在我看来,干脆把它拆骨煎皮,大卸八块,然后煮了来饱餐一顿!狗肉美味啊!”

    诸葛明天听罢,更是嘿嘿一笑,道:“好!就按你所说的做,那我们也快找吧,将那头死狗找出来给炖了吃!”

    于是诸葛明天和诸葛明地两人在园中四周继续搜寻,同时也见到了楚为先正坐在那青岗大石上,呆呆漠然。

    诸葛明天眼中冷光一闪,大步走到楚为先跟前,叫道:“喂!闷油瓶,你有没有见过过一头小狗跑到这里来?”

    这诸葛明天出口中,语气中无比的轻蔑冷视!

    其实那可怜的小狗早已经躲到青岗大石后面,不过楚为先神情漠然,却连他的眉毛也没有丝毫跳动,恐怕是因为因此而泄露可怜小狗的踪迹?

    或者是说,这楚为先根本对此一点儿也不关心?

    楚为先平生很少说话,现下诸葛明天又出言不逊,他看着诸葛剑明,说话中更是惜字如金。

    诸葛明地见到楚为先没有说话,于是上前帮口叫道:“你这小子,我大哥在问你话,你为何不答?别以为你的母亲成了我爹的妻子,你就能在这里装神气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