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六章楚为先
    绝世神兵强大有灵,竟然对那青年男子有了畏惧感!

    这世间,他没想到竟然会有让绝世神兵感到畏惧的人。

    仙魔的咆哮在这血茧中响声,那咆哮声令楚为先整个人都心神颤栗,震撼不已!

    紧接着,从那绝世神兵中,有着一股无比狂霸的力量犹如潮水一般在其中蔓延!

    “复仇的力量,犹如爆发的火山。”

    楚为先整个人的心神都为之颤栗,他沉声而说!

    他看着眼前这血茧,他能够看出绝世神兵和那李牧神两人的抗衡!

    绝世神兵想要吞噬李牧神体内的宝血,而另一边李牧神又想要将这绝世神兵给压制!

    此刻的一人一剑,犹如阴阳调和之间,两者处于平衡,谁也奈何不了谁!

    看着这一幕,楚为先的苍白的脸上面无表情,他心中清楚,在日月剑庄之中,他受到了剑祖的强大攻击,此时的他已经受到了重伤,就算此刻他能够控制绝世神兵,对于他也来说,也是有心无力!

    此刻的他,已经无比的苍老,白发苍苍,他身体的机能也更是不断地衰弱!

    他快要死了!

    但楚为先不甘心就这样死去,与日月剑庄的仇恨,是他无法磨灭的!

    杀父之仇,剑庄毁灭!

    “日月剑庄!”楚为先咬牙切齿。

    因为仇恨,因为愤怒,他的双目变得无比通红,怒色之中布满了血丝!

    咳咳……

    从他的口中,鲜血涌出,他已经有心无力,抬头望向那剑池中剑门!

    剑门轰动,似乎随时都可能毁灭,被日月剑庄的强大剑祖给轰开!

    死亡,死亡的气息已经遍布了他的全身,这令他全身一片寒凉彻骨!

    就在这时,楚为先的目光中闪烁着光芒。

    他这一辈子苟且偷生,他不是为了自己而活着,是为了复仇而活!

    天地剑庄!他的父亲诸葛剑明!不可能!不可能就这样白白的死去!

    无论如何,他都要将日月剑庄毁灭,完成这一生的宿愿!

    而现在,因为这剑池中的变故,这也让他无法完成他一辈子的心愿!

    他不甘心!

    不过看着这血茧中的李牧神,他知道,自己还有机会!

    他恨自己无法亲手覆灭日月剑庄,他没有办法,只能够借用他人之手,而他人也便是他面前的这李牧神!

    他能够感受到李牧神体内所蕴含的恐怖力量!

    倘若他夺得了绝世神兵,或许,或许能够将日月剑庄给毁灭!

    或许,这一切都只能够寄托在他身上!

    缓缓地,楚为先的手放在了那血茧之上,却见在他的脸上难言的伤感,苍老的面庞中,老泪纵横。

    “以我之血,助你掌控绝世神兵,我的心愿便由你相助!日月剑庄不会毁于我之手,而是毁于你之手!”

    楚为先的这句话缓缓而说,透过了血茧,似乎传入了李牧神的脑海之中!

    在说完这句话之后,楚为先的身躯也开始毁灭!

    很快,他的身体便消融开来,化为了一个血色的漩涡,在这漩涡之中,闪烁着奇异的光芒,似乎在这之中隐藏的乃是他这一生最珍贵的回忆!

    伪仙界中,曾有一庄名为天地剑庄,号称以天地为主,主天地之正事,浩然正气,恒古长存,乃是伪仙界中最为顶尖而超然的存在!

    楚为先,以万事为先,漠然万物,不落与他人,但楚为先又是诸葛为先,一生悲惨,他从未有过好日子,一生寂寞孤独,黑暗,他以一生为仇!

    他为何而生?又何路而去?他的人生又是为了什么?

    在诸葛剑明第一眼看见楚为先的时候正在他和楚为先的母亲王玉淑大意成亲之时。

    在那一年,楚为先还只有六岁,诸葛剑明在这个孩子的双目之中,他仿佛见到了无边的孤独寂寞。

    那是一种诸葛剑明都令人无法明白的孤独寂寞,同时在诸葛剑明看来,这种孤独寂寞根本不应该在一个小孩眼内出现的这一幕却却偏偏出现在年仅六岁的楚为先的眼内。

    或许,是因为,在这个世间,他比任何人都要寂寞……

    那天,正是天地剑庄的庄主诸葛剑明续弦的大好日子,天地剑庄门前早已欢声炮竹,张灯结彩,满堂宾客,饮酒谈笑,觥筹交错,喜气洋洋,在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一片欢乐,幸福。

    但在这一片欢乐的场景之下,却只有一张脸儿没有欢乐,幸福!

    这是一张六岁小孩的脸。

    这小孩神情漠然,正坐在天地剑庄的一个无人的角落之中,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察觉到他,在满是喜气洋洋的灯笼红光映照着他那孤单寂寞的身上。

    令人一眼看去,那小小幼弱的影儿投到地上,那是洒满遍地的寂然!

    他仰望天穹,目光漠然而深邃,在他坐着的地方,距离每个人都非常的遥远。他的心亦同样也非常的遥远。

    在尘世间的种种欢乐,种种欢喜,并不是他所拥有,这一切都均与他无缘。

    因而,当诸葛剑明和宾客们兴高采烈,豪爽而笑的经过那个角落时,诸葛剑明还是一眼就看到了这个孩子,同样也一眼看透了孩子藏在心中的孤独寂寞。

    诸葛剑明看着他,这个孩子依旧在默默的低着头,也不知他心中在思索着些什么,当小孩斗然瞥见一双穿着锦贵长靴的大脚踏了过来,小孩翘首一望,出现在眼前的是一名身穿鲜红吉服,高额威严的陌生男子。

    这一名男子正是今夜婚宴的新郎━━诸葛剑明。

    孩子看了眼前的诸葛剑明一眼,像是对眼前人没有什么兴趣,仅瞟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再一次低下头自顾沉思。

    诸葛剑明其实并不认识眼前的这个孩子,只是见高朋满座,在日月剑庄中怎么会有一个可怜兮兮的小孩寂寞孤独瑟缩在这个无人理会的角落中?

    心想他父母倒是狠心得很,于是撇下宾客过来看看这个孩子。

    诸葛剑明温言道:“小孩儿,你一个人怎么独个儿坐在这里?”

    一片漠然,这个孩子并没有回答诸葛剑明的话。

    诸葛剑明随即会意,似乎明白了小孩儿的意思,问:“你不爱说话?”

    依旧是一片漠然,小孩儿仍是没有回答。

    “你不能说话?”诸葛剑明每天微皱,再次问道。

    却见到那孩子猝地举头盯着他,脸上的神情却是异常倔强。

    这孩子看着诸葛剑明,他有着一双很冷很冷的眼睛,犹如万年寒冰一般。

    诸葛剑明见之微微摇头,拿他没法,惟有继续问道:“既然你懂得说话,那为何不先告诉我,告诉我你爹娘在哪儿?为何你一人呆在此处?”

    在小孩子的眼角闪过一抹伤感,跟着他的目光望向东南一间烛影摇曳的喜红的房间。

    那烛影摇曳的房间,那是诸葛剑明与新婚夫人王玉淑的房子,此刻在那房间中,王玉淑她此刻正头披红巾,置身其中,安静的等候着。

    而诸葛剑明见到这一幕,他陡地一愣,随即上下打量这孩子,问道:“你……你就是━━为先?”

    而听了诸葛剑明的话,那小孩儿看来也明白眼前的这男子是谁了,但是他的脸上依然毫无兴奋,面无表情。

    对于这小孩儿,诸葛剑明显得异常错愕,可以说这还是他第一次见楚为先。

    在此之前,王玉淑虽然也在他面前曾向其提及她有一个五岁的儿子,却从不让他和自己儿子见面。

    她说,她的儿子只会带来不幸……

    不过在今天,意外之中,他终于能面对面地与这楚为先见面了。

    诸葛剑明看着此子,粗眉深目,轮廓间却毫无丝毫的孩童稚气,这楚为先的个子更比同龄孩子更加的高大。

    虽然他并没有人理睬照顾,却不忧悒,反之更流露一股异于常人的不群气度。

    也正是因为这股气度,毕竟常人无法拥有,这也让诸葛剑明高看了他几分!

    而楚为先的心就算是诸葛剑明也无法看清,他的心飘渺,令人无法琢磨。

    就算此刻的楚为先此时身披一袭破旧粗衣,但是依旧难掩眉宇间的独特,这是一个异常独特的孩子。

    豁然,诸葛剑明似有所觉,连声呼喝道:“张伯!”

    张伯迅速应声赶至,他是负责照顾天地剑庄孩子的老奴,白发苍苍,模样却颇为慈祥。

    诸葛剑明微带责备之意,说道:“张伯,你怎么不给新少爷换上新衣?”

    张伯素知老爷的品性随和,没想到此际却反常含怒,知道他甚为重视眼前的这六岁小孩儿,吓得讷讷而言:“老爷,是……是……是新来的夫人吩咐我这样做,她只少爷品行,让我不用理会少爷。”

    “有此等事?”

    诸葛剑明心中一阵诧异,并不明白为什么王玉淑会这样对待自己的亲生骨肉。

    这时,张伯接着说道:“但我瞧着这孩子一身褴褛也煞是可怜,于是便想私为他换上新衣,但谁知道他拼命紧抱着自己的身子,怎样也不肯让我为他宽衣!”

    “哦?”诸葛剑明听罢,转过头望向楚为先,却发觉他的脸上又泛起倔强之色。

    诸葛剑明问道:“孩子,你不爱穿那些锦衣绣服?”

    楚为先并没理会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