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七章不详
    那石一剑,当他从血茧中出来,见到了那绝世神兵的那一刻便捏动日月控剑术,但随着这石一剑引动这日月控剑术在这剑池中并没有任何的异动,没有任何的宝剑受到日月控剑术的牵引飞过来,这让石一剑的心中一沉,暗道:“绝世神兵出世,那日月控剑术竟然失效了!”

    石一剑不甘如此,倘若那日月控剑术失效的话,那么他便不能够掌控剑池中的力量,在与其他天骄争夺的过程中也会失去他的一张最大的底牌!

    他捏动其他手印,想要通过其他的宝术神通来控制这剑池的力量,但是让石一剑心中更加沉重的是,无论他动用自己所掌握的那一门神通宝术都无法控制那剑池的力量!

    “这难道就是绝世神兵了?”在李牧神的旁边,漠水依的双目闪烁着光芒,她沉声说道。

    李牧神看着漩涡之中的那绝世神兵,只感觉他的心中一阵灵魂的悸动,感受到莫大的威压,他看着这绝世神兵,似乎从这绝世神兵中看到了一个浩瀚无边的世界,仿佛见到了帝王的主宰!

    “这或许就是日月剑庄所打造而出的那绝世神兵吧!”

    有雷霆在这绝世神兵之上闪烁着光芒,无尽的威压犹如汹涌崩腾的大海一般席卷在整个天地之间!

    “哈哈,这绝世神兵是劳资的了!”突然,从这剑池中传来了一声大叫,紧接着剑贪向那绝世神兵而出!

    进入了剑池之中,李牧神还没怎么注意到那剑贪,在这一刻里也见到了那剑贪。

    这剑贪嗜剑如命,果然当他在见到了那绝世神兵之后,但按耐不住,在第一时间向那绝世神兵冲过去,想要夺得那绝世神兵!

    不过李牧神只是摇头,虽然这剑贪第一个向那绝世神兵冲过去,想要得到那绝世神兵,但这并不证明他能够得到那绝世神兵,毕竟在前世里,李牧神也未曾听闻谁得到了那绝世神兵,也是因此,恐怕想要得到那绝世神兵并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李牧神看着那悬立的绝世神兵,目光中闪烁着光芒,他知道自己必须要得到那绝世神兵,毕竟自己体内的怪厄丹,让他必须要得到绝世神兵来化解!

    他已经能够感受到那怪厄丹在他的体内作祟!

    倘若怪厄丹是毒药还要,李牧神此刻的体质万毒不侵,根本不怕毒药,但这怪厄丹却并不是毒药,因此这让李牧神根本没有任何办法,只能够通过那绝世神兵才能够将体内的怪厄丹化解!

    在剑池中,李牧神和漠水依两人并没有第一时间向那绝世神兵争夺而去,但因为剑贪第一个向那绝世神兵冲过去,而这也让在场的那些天骄脸色瞬间一变,担心那绝世神兵被剑贪夺走,足有十几名天骄也跟着向那绝世神兵冲过去,想要夺得那绝世神兵!

    相对于那些向绝世神兵冲过去的天骄,而李牧神和漠水依两人则显得十分的理智,并没有打算动手,他们想必也知道,想要夺得那绝世神兵并没有这么容易!

    这些天骄包括那石一剑都站立在外,冷冷的看着这一幕,想要看看这些天骄向那绝世神兵冲过去,情况会怎么样?

    剑贪乃是第一个向那绝世神兵冲过去的,当他见到了在他的身后足足有十几名天骄紧随其后,脸色一变,将自己的速度再次提升,化为了一道残影,向那绝世神兵接近!

    而终于,那剑贪来到了绝世神兵之处,当他靠近了眼前这绝世神兵,自然也感受到那绝世神兵之中所散发而出的浩瀚威压!

    突然,这剑贪只感觉自己的身躯一沉,犹如一座巨山横来,碾压在他的身体上,他闷哼一声,整个人向下方坠落而去。

    “不好,这绝世神兵所散发出的气息实在太恐怖了,我竟然在一瞬间便承受不住!”剑心中暗道一声不好,但此刻那绝世神兵的浩瀚威压已经碾压在他的身体上,任由那剑贪如何的努力,也无法承受得住那浩瀚的威压,只能够随之镇压而下,直达绝世神兵的剑底之处!

    同时,不光是剑贪如此,在他身旁紧随而来的那些天骄也是如此,纷纷坠落而下,没有任何的办法!

    很快,这些天骄便被碾压在绝世神兵之下,剑贪包括那些天骄的心中也更是一沉!

    而在另一边,那些有几分理智,知道绝世神兵并没有这么容易夺得的那些天骄则是皱眉的看着那绝世神兵,心中也松了一口气,好在他们并没有第一时间向那绝世神兵而去,否则的话,他们很有可能也会被镇压而下!

    在这剑池之中,他们看着那绝世神兵,却没有任何一个人敢上去夺得那绝世神兵,都担心会被那绝世神兵给镇压!

    一旦被绝世神兵给镇压,恐怕就没有机会夺得那绝世神兵了。

    但现在怎么办?总不可能在场的这些天骄都僵持下去,必须要想办法夺得那绝世神兵!

    百里守约将目光冷冷的望向那石一剑,冷声说道:“石一剑,你日月剑庄可是打好的主意,你日月剑庄究竟有什么打算?”

    石一剑目光平静,同时也无比的深邃,他看着百里守约,淡淡说道:“有什么打算,难道现在你们还不清楚,而绝世神兵已经出世,那么便各凭本事,谁并不会再动用剑池的力量,倘若谁能够夺得这绝世神兵,那么这绝世神兵便归谁所有。”

    无法控制剑池的力量,石一剑又怎么可能轻易的告诉这些人呢,否则的话,很有可能在场的这些天骄会对他群起而攻之,虽然他对自己有信心,但毕竟在场的这些天骄实力强大,倘若他们联手,恐怕自己也并不会是这些人的对手。

    而随着石一剑所说的话,那百里守约对于石一剑有几分忌惮,同时在场的天骄也自然听到了石一剑所说的话,不光是百里守约,同时那些天骄也对石一剑有了忌惮,他们还真担心这石一剑动用剑池中的力量,一旦剑池中的那些宝剑向他们攻击而来,也并不见得他们这些人能够挡不住那剑池的力量!

    但众人心中却也清楚,恐怕那石一剑并没有这么小心,或许他那里又在打着什么主意!

    不过对于这些,他们却没有任何办法,却也只是能够如此!

    那些镇压在绝世神兵下的那些天骄奋力挣脱,想要从那绝世神兵的镇压下逃出来,而在另一边里,那些没有被绝世神兵镇压的天骄面对着眼前想要夺得的绝世神兵却又不敢轻举妄动!

    漠水依看向李牧神。

    李牧神为我摇头,对漠水依说道:“既然身为日月剑庄的石一剑都没有对绝世神兵出手,那我们也不着急,我们在此处等待,等到他们出手的时候也便是我们出手的时候了。”

    石一剑看着那绝世神兵,心中无比的沉重,他心中不断的在想着办法,究竟要怎么办才能够夺得那绝世神兵,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让眼前这出世但却没有苏醒的绝世神兵给苏醒过来,只有将这绝世神兵给苏醒起来,也才能够进行争夺!

    终于,石一剑的目光望向了李牧神身旁的漠水依,他瞳孔微缩,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喃喃道:“九色日月仙体,用来让那绝世神兵给苏醒是最好的宝血!”

    而李牧神和漠水依两人自然也察觉到了石一剑的目光,两人的眉头皱起,心中有几分不安。

    这个时候,只听那石一剑大声说道:“此刻从那绝世神兵中散发出恐怖的浩瀚威压,倘若此刻我们靠近那绝世神兵的话肯定会被直接镇压在其中,但此刻的绝世神兵只是出世,还并没有苏醒,倘若我们想要争夺那绝世神兵的话,必须要令绝世神兵苏醒而来!”

    一名男子踏出一步,冷声问道:“如何才能够将绝世神兵给苏醒?”

    同时,周围的那些天骄的目光也望向石一剑。

    石一剑呵呵一笑,说道:“神兵饮血方可苏醒,到时候那浩瀚的威压自然也会随之散去。”

    “神兵饮血,饮谁的血?”这男子的眉头皱得更紧,再次问道。

    而李牧神和漠水依的心中也更是不安,李牧神从石一剑刚才那目光中看来,或许这石一剑所说的与他们有关。

    不知为何,漠水依的心中升起了不详的预兆!

    石一剑向漠水依的方向望过去,缓缓说道:“你们看这位女子。”

    伴随着石一剑的声音落下,那些武者的目光齐刷刷的向漠水依望过去。

    李牧神的眉头大皱,沉声喝道:“石一剑,你想干什么?”

    石一剑脸色挂着一个微笑,他说道:“听闻这名女子来自于仙神大陆东荒中的东荒仙院,她拥有着九色日月仙体这种体质。”

    “九色日月仙体?”众人皱眉。

    而那名询问石一剑的男子则皱眉的看着漠水依。

    这名男子名为战雄,与漠水依一样,同样为东荒仙院的弟子,只是在进入这剑池之中为了争夺那绝世神兵并没有过多的关注到这漠水依,此刻听到那石一剑的话,他也就认真的看着那漠水依,发现这名女子有些熟悉,似乎在何处见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