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五章石一剑的目标!
    不过就算是他拥有着剑池的帮助,但在杀了那名强大的天骄后自己也受到了重创。

    石一剑的脸色苍白,冷冷的看着那一名天骄的尸体,那一名的尸体倒在血泊之中,璀璨的宝血,闪烁着奇异的光芒,然后受到了剑池的力量,很快便将那一名天骄体内的宝血完全的吞噬!

    但就在这个时候,突然石一剑的身后传来了一声尖锐的剑鸣声,紧接着一柄血剑破开了剑池,向石一剑袭杀而去。

    对于身后的异动,石一剑自然察觉到了,他没有任何犹豫转身躲避。

    石一剑躲过了那一柄血剑,御剑站立在虚空中,他冷冷的看着那一柄血剑眉头皱起。

    紧接着,石一剑的双手快速的捏出古老而玄妙的手印,他想要通过手印来控制这一柄血剑。

    在这剑池之中,伴随着石一剑的手印捏出,整个虚空中出现了无数的宝剑,那些宝剑在石一剑的身旁剑指那一柄血剑!

    “日月控剑术竟然无法控制住那一柄血剑?”石一剑的眉头皱起,他没有想到就算自己通过日月控剑术也无法将那一柄血剑给控制住,这让他完全没有想到也完全没有预料到!

    那一柄血剑闪烁着妖艳而血红的光芒,然后向石一剑发起了进攻,倘若是全盛时期,石一剑他并不畏惧这一柄血剑,他能够通过其他方法将这一柄血剑给驾驭。

    但此刻,他在杀了一名强大天骄的时候身受重创,因此面对着这一柄血剑的攻击,他不得不小心而谨慎。

    当那一柄血剑向他攻击来的时候,石一剑便控制着身旁的那些宝剑抵挡着那一柄血剑的进攻,那些宝剑化为了剑流与那一柄血剑碰撞在了一起。

    石一剑脸色苍白,冷冷的看着这一幕,同时从纳戒中取出了一枚疗伤丹药吞服而下。

    在石一剑看来,他控制的那些宝剑足以对付这一柄邪异的血剑!

    而突然所发生的这一幕则让石一剑大吃一惊,他怎么也没想到他所控制的那些宝剑竟然不是那一柄血剑的对手,伴随着那些宝剑碰撞在一起,剑气肆虐,无数的宝剑被那一柄血剑给撞飞了出去,似乎被那一柄血剑吞噬了宝剑中的力量一般,宝剑身上的光华黯淡,紧接着便从天穹之上坠落而下!

    甚至让石一剑更为吃惊的是,他竟然见到了数柄宝剑直接被那一柄血剑给斩断,断成了两半!

    “这怎么可能。这些宝剑孕育在剑池之中百年千年,岂能轻易被这血剑给斩断,这血剑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何我从没有在日月剑庄听说过?”

    石一剑喃喃说道,他的眉头皱的更紧,手中所捏出的日月控剑术发生了变化,在他的双手之上残影横生,紧接着又捏出了另一个更加古老而玄妙的手印。

    这手印推出,伴随的一道剑形金光闪烁而过,向那一柄血剑轰撞而去!

    不过,当那剑形金光撞在血剑剑身上之时,直接被弹飞出去根本无法对那血剑造成任何的伤害!

    在这一刻,突然那血剑一颤,在这天穹之中,突然变化无穷,在一瞬间里突然出现了无数的血剑剑影,密密麻麻数之不尽!每一道剑影都与一把宝剑发出了碰撞。

    那一些宝剑完全不是血剑剑影的对手,在轰撞的过程中,不断的从天穹上被击落而下,在短短片刻,石一剑所控制的那些宝剑全都被击落而下。

    当那一柄血剑将那些宝剑全都击落而下之后,紧接着剑指石一剑,血色丝线从血剑的剑身之中溢出来,突然化为了血色的流光迅速的向石一剑缠绕而去。

    石一剑的脸色再次一变,他转身便逃!

    但他的速度又怎么能够比得上那些血色的流光,还没有逃出多远,便被那血色流光给缠绕住双腿。

    紧接着,越来越多的血色流光出现,缠绕在石一剑的身体上,缓缓的将石一剑整个人都彻底的包裹!

    很快,石一剑便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血茧,任由石一剑在里面拼命的挣扎,却也没有任何办法能够将那血茧给挣脱开来!

    那血茧被吸入剑身之中,血剑绽放出璀璨夺目的光芒,紧接着便向那剑池的深处而去!

    而当血剑向剑池的深处而去,整个剑池恢复了一片沉寂,没有了任何的声响,似乎在这剑池之中没有任何的生命波动!

    剑池之中,有一个巨大的剑坑,而这一个剑坑直达剑池的最深处,岩浆翻涌,有无数的血剑在这剑坑之中穿梭,无穷无尽,其中更是蕴含了极其强大的力量,而这剑坑便是剑池的核心之地!

    那一柄血剑穿梭在剑坑之中,终于来到了剑池的最深处,而在这剑坑的最深处,熊熊的烈焰,更为一片火海,整个天地都是火红之色岩浆翻涌!

    在这火海之中,无数的血剑悬空在火海之上,几乎每一柄血剑之上缠绕着一个血茧,那一边血剑飞来,悬浮在火海之上,紧接着一个血茧从剑身中飞出,也悬挂在剑池之上,一眼望去在这火海之上足有几十个血茧悬挂在火海之上!

    咕噜咕噜咕……

    火海在翻涌,在火海的中央有一个细小的漩涡,随着时间的流逝,那漩涡也变得越来越大,随着漩涡变得越来越大,恐怖的力量气息从那漩涡之中散发而出。

    巨大的火浪冲天而起,席卷在整个天地之间,那些悬挂在血剑之上的血茧随着火浪的轰涌也在天穹之中摇摇晃晃,似乎随时都可能坠入那火海之中。

    而随着那火海中的漩涡变得越来越大,汹涌的火浪涌入了那漩涡之中,而火浪涌入了漩涡之中,漩涡犹如一个古老凶兽的巨口一般吞噬着世间万物!吞噬着那无边无尽的火海,要将整个火海吞噬而尽!

    火海那巨大的漩涡之上,有血色的巨雷在天穹中轰动,电闪雷鸣,整个天地似乎快要破碎一般。

    几十个血茧悬挂在半空中,忍受着那些巨雷的轰击,一切都在继续,那血色火海中的漩涡也变得越来越大,吞噬着世间万物!吞噬着那无边无际的火海!

    而随着时间的流逝,那火海竟缓缓的被漩涡给吞噬,从那漩涡之中,日月而生。

    就在这剑池之中,出现了此番神异的异象,在漩涡之左,一轮炽日滚滚而生,而在右则是一轮圆月,闪烁着莹莹光辉!

    日月而生,在那漩涡之中出现了一柄血色的巨剑!

    只是露出一个剑柄,但却令整个剑池都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变化,在那火海之中,火浪冲天竟化为了一头又一头凶猛的古兽,那些古兽发出咆哮声,响彻在天地之间。

    与此同时,成千上万的神雷在这天穹之中闪烁着,不断地发出轰轰轰的巨响声!

    神雷将那些古兽轰杀,但古兽却又横生,似乎这个天地都快要彻底的毁灭。

    终于,悬空在剑池中的那些血剑也终于动了,伴随着一声又一声的剑鸣声响起,声势直冲云霄,血色的光华堪比皓月一般,璀璨夺目!

    在猛地一瞬间里,那些血剑向那漩涡激射而去。

    密密麻麻的血剑,进入了那漩涡之中,令人感到无比震惊的是,那些血剑在进入了那火海中的漩涡之中后,似乎是在燃烧着剑身之中的所有力量,一缕缕妖艳的血光从血剑之上脱离而出,进入了漩涡之中的那剑柄之中!

    而伴随血光的消散,那血剑也似乎失去了所有的力量,直接破碎,犹如破铜烂铁一般。

    这些无比强大的血剑随着那漩涡中的神剑出世,一剑又一剑的都被毁灭!

    而随着那漩涡中缓缓出世的绝世神兵,整个剑池之中风云大动,尤其是在剑池之外,整个日月剑庄更是发生了巨大的异变!

    此刻,在剑门之外,日月剑庄的庄主石不韦与那些日月剑庄的长老看守在剑池之外,神情凝重,不敢有任何的大意。

    而就在这个时候,这日月剑庄犹如地震一般,剧烈的摇慌起来,天地之上,黑云翻涌,有雷蛇电光在黑云中翻涌,那黑云出现在日月剑庄的上空,将日月剑庄彻底的笼罩在黑暗之中,没有丝毫的光明能够从那翻涌的黑云中投射而下。

    石不韦抬起头,仰望天穹,看着这一幕,他沉声自语道:“天地异象,神兵即将出世,不知一剑在其中有没有夺得绝世神兵?”

    同时,石不韦的双目无比的火热,“一剑修行了我日月剑庄顶尖的日月控剑术,便能够动用剑池中的力量,那些进入了剑池中的天骄恐怕没有一个人是一剑的对手,待到一剑夺得了绝世神兵之后,我日月剑庄将彻底的崛起,我日月剑庄不甘心呆在这伪仙界一重天,早晚我日月剑庄会进军上仙界,成为上仙界的主宰!”

    看着那紧闭的剑门,石不韦紧握着拳头,双目中闪烁着炽热夺目的光芒!

    石不韦的目标无比的高大,恐怕锻造这绝世神兵不过是日月剑庄的第一步而已,至于这目标会不会成功也就要看那石一剑是否能够夺得那绝世神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