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九章千名剑奴
    “不愿。”说完之后,李牧神并没有任何犹豫,动用神闪,离开了剑池。

    而在李牧神离去之后,那剑贪双目中激射出冷光,冷哼了一声,自语说道:“该死的李牧神,难道你以为劳资一定要跟你合作吗,劳资跟你合作还不是给你面子,既然你不给面子,那劳资就单干,想要跟我争夺绝世神兵,以你的实力还不够格!”

    说完之后,这剑贪动用手段也悄然的离开了剑池之中。

    另一边,李牧神在离开了剑池之后,发现漠水依已经离开,看来漠水依在见到了我长时间不出来,已经回到了宴席之上,随后李牧神便向宴席而去。

    很快李牧神便来到了宴席之上,只是此刻的宴席已经快要结束,许多年轻一代已经离去,李牧神粗略看了一眼,依旧没有见到漠水依的踪迹。

    “看来水依已经提前回去了。”李牧神心道,转身便离开了日月剑庄的宴席,回到住所之处。

    不过让李牧神感到什么意外的是,等到他回到了住所之后,他依旧没有见到漠水依的住所,这让李牧神的眉头皱起,沉声说道:“她也不在住所之中,那她去哪儿了?为何没有见到她的踪迹。”

    对于漠水依,李牧神的心中升起了几分担忧。

    “难道是被日月剑庄的人给发现了?”李牧神心道。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房门被推开,漠水依回来了。

    推开房门的漠水依见到了房间中的李牧神,神情有些意外,说道:“李牧神,你回来了。”

    李牧神点头,问道:“从剑池中回来之后,我去了日月剑庄的宴席一趟,不过并没有见到你的踪迹,随后便直接回到了我们的住所中,也依旧没有见到你,我本以为你这边出什么事情了。”

    漠水依的神情有些复杂,对李牧神说道:“李牧神,我见你许久没有从日月剑庄的剑池中出来,而那追寻剑贪的宝物化形的长老已经回到剑池,我担心她他发现了我的踪迹,我便离开了剑池之外,没有继续等待你,而是前往了日月剑庄的宴席之上,只是没想到在宴席之上并没有呆上多久,一名侍女便上前邀请我。”

    “邀请你干什么?”

    “是日月剑庄的少庄主邀请我。”漠水依说道。

    李牧神的眉头微皱,疑惑说道:“按理来说,我们在这日月剑庄初来匝道,这日月剑庄的少庄主石一剑并不认识我们,又如何要邀请你。”

    “这也是人想不明白的。”漠水依苦笑道。

    “那石一剑邀请你所为何事?”

    漠水依想了想石一剑与她见面的那一幕,对李牧神说道:“并没有什么事,只是与我交谈了一番,问我前来日月剑庄所为何事?而我告诉他乃是为了即将要出世的绝世神兵而来,将此事告诉了他之后,那石一剑便我离去了。”

    李牧神的眉头皱起,心道:“石一剑找水依究竟所为何事,这石一剑乃是日月剑庄的少庄主,心思稠密,难道他发现了什么?”

    随后,李牧神心中摇头,这石一剑与他们两人并不认识,而却邀请漠水依,恐怕是为了其他事情。

    “石一剑的事情就暂时放在一边,李牧神,剑池之中你打探到了什么消息?”漠水依询问道。

    李牧神脸色并不好看,对漠水依摇头说道:“并不是一件好事。”

    “为何?”

    “如今已经没有了日月仙剑,而只有那即将要出世的绝世神兵。”

    “什么意思?”漠水依不解问道。

    “在剑池之中,我遇到了一名强大的天宝师,而那一名天宝师便是绝世神兵的锻造者,从他那里得知绝世神兵的剑胚便来自于日月剑庄的镇庄之宝日月仙剑。”

    “竟然被锻造为了绝世神兵。”漠水依的瞳孔微缩,有些没有想到。

    然后,漠水依又问道李牧神:“那现在日月仙剑已经锻造为了绝世神兵,那我们又怎么办?”

    李牧神的目光中闪烁着光芒,他沉声说道:“既然现在日月仙剑已经锻造为了绝世神兵,我们没有任何的办法,只能够想办法在明日的剑祭仪式上待绝世神兵出世之后夺得那绝世神兵。”

    漠水依对于李牧神的话表示沉默,在今日的宴席之上,她知道不光是仙神大陆上的年轻一代,包括这伪仙界中的年轻一代都对于那即将要出世的绝世神兵志在必得,而这些年轻一代,他们的实力并不弱小,恐怕想要夺得那绝世神兵并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

    她虽然知道李牧神的实力很强大,同时更是无比的神秘,但倘若他要争夺那绝世神兵的话,他所要面对的就是无限的危险,就算是漠水依对李牧神充满了自信,还是对李牧神充满了担忧。

    想要从这些天骄的手中夺得绝世神兵,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漠水依似乎思考了很久,她对李牧神说道:“虽然师尊让我们前来夺取日月仙剑,而现在这日月仙剑锻造为绝世神兵,恐怕就算她也并不知道此事,此事之难,我们根本不可能能够完成,李牧神,我们放弃吧。”

    漠水依此番作为自然是为了李牧神考虑,不过她并不知道的是这绝世神兵对于李牧神有着无比重要的作用,倘若在七天之内无法得到这绝世神兵,通过绝世神兵化解体内的怪厄丹,恐怕七天之后,死去的便是李牧神。

    因此,李牧神对那绝世神兵志在必得。

    李牧神知道漠水依的一番苦心,倘若是漠水依一个人的话,并不见得她会放弃,虽然她知道夺得绝世神兵恐怕是一件十分困难,甚至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她都会尝试一番,但是她担忧李牧神,便做好了放弃争夺那绝世神兵。

    不过让漠水依失望的是,李牧神定然不会放弃那绝世神兵,他对漠水依说道:“明日的剑祭仪式,恐怕那绝世神兵便会出世,那绝世神兵不光对于你很重要,同样对于我也很重要。”

    “为何对你很重要?”漠水依说道。

    她的师尊龙山长老并没有告诉漠水依,李牧神被服下了怪厄丹,自己能不能活下来还得依靠那绝世神兵。

    “我体内有一枚怪厄丹,倘若在七天之内不得到解药的话,那我必死无疑。”李牧神说道:“你的师尊告诉我日月仙剑能够将我体内的怪厄丹解除,因此我必须得到那绝世神兵。”

    李牧神的一番话也让那漠水依明白了李牧神为何要这样做,她有些难以置信,没想到竟然是这个原因。

    “怪厄丹,究竟是什么丹药?”

    李牧神便将在云海森林中所发生的事情告诉了漠水依,最后漠水依在听了李牧神的话,显得无比的吃惊,眼中对于李牧神也更是担忧,她喃喃说道:“那么这样说来,对于那绝世神兵,无论如何,我们都势在必得。”

    李牧神点头。

    “明日的剑祭仪式,待绝世神兵出世,我一定会尽力夺取。”漠水依对李牧神说道。

    一夜无话,两人静静的等待明日的剑祭仪式。

    ……

    第二日,李牧神和漠水依早早从修炼中醒来,而此时的侍女已经来到,告诉李牧神和漠水依两人,剑祭仪式即将开始,让他们两人前往剑池,参加剑祭仪式。

    李牧神和漠水依对视了一眼,随后便前往那剑池之地。

    今日,日月剑庄的剑祭仪式开放,那些年轻一代迫不及待,早已经便来到了此地。

    等到李牧神与漠水依两人进入剑池之地时,人已经十分之多,大家都在焦急的等待,等待剑祭仪式的开始。

    而显然,日月剑庄为了今日的剑祭仪式无比的重视,更是做好了准备,在剑池之中,日月剑庄的弟子守卫在此,将此地更是严加看守。

    李牧神和漠水依两人进入了剑池之中,那些年轻一代也等在这剑池之中,他们注意着剑池的四周,目光中充满了热切,同时也显得有几分焦急,为何剑祭仪式还没有开始。

    不过就算他们焦急也并没有任何办法,只能够静静的等待,等待剑祭仪式的开始。

    终于,在正午的时候,随着日月剑庄的庄主石不韦带着石一剑而来,剑祭仪式也正式的开始。

    石不韦对于此次的剑祭仪式更是无比的庄重,神情凝重,不苟言笑,来到了这剑池之中。

    与这石不韦同行身后,乃是日月剑庄的千名弟子。

    这上千名弟子怀中各抱一柄血剑,包括那千名弟子,散发着妖艳血腥的气息。

    众人看着这上千名怪异的弟子,有人的瞳孔微缩,沉声说道:“这莫不就是日月剑庄用来献祭的剑奴?”

    那人说得并没有错,那些跟在你石不韦身后的上千名弟子便是剑奴,乃是日月剑庄用来绝世神兵出世的剑祭所用。

    那石不韦来至,剑池之中的那成千上万的宝剑在剑池中颤鸣,紧接着激射出一道又一道恐怖的剑气。

    有人问道那石不韦,说道:“庄主,剑祭仪式还有多久开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