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六章剑池外
    李牧神想了想,点头说道:“既然你想要试试能不能进入剑池之中,那便试一试吧,或许能够有机会进入剑池中也并不一定。”

    随后,李牧神便带着漠水依前往剑池的方向。

    两人悄然潜行在日月剑庄中,很快便来到了那剑池之外。

    李牧神动用仙隐术,仙飞湖中的力量涌动,将两人的身影完全隐藏,两人停留在剑池之外,与此同时李牧神的灵觉散发而出,查看这剑池周围的情况。

    灵觉查看了一番,而对于自己所查看的一番,他的眉头也微微皱起,心中暗道:“没想到在这日月剑庄的剑池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戒备森然,不愧是日月剑庄重中之重的禁地,恐怕与那绝世神兵出世有着关系吧。”

    “李牧神这剑池戒备怎么样?戒备森严吗?”在晚上,这剑池无比的宁静,似乎并没有一个人把守,漠水依传声给李牧神说道。

    李牧神摇头,神情显得有几分凝重,他说道:“这剑池的防守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森然几分,恐怕我们两人想要进入这剑池中要躲过暗中人的那些耳目并不是那么容易。”

    漠水依听了李牧神的话,眉头皱起来,“那么今晚便不能够进入这剑池中了,只能够等待明日的剑祭仪式,到时候进入剑池之中?”

    李牧神原本想要点头,而就在这时,他的灵觉一动,似乎察觉到了有人靠近,他对漠水依做了一个安静的动作,隐藏在暗处静静的等待在这大晚上是谁鬼鬼祟祟来到这剑池之处。

    漠水依本有些疑惑李牧神,不知道李牧神为何如此,不过她很快便知道了李牧神的用意,因为她同样也察觉到了暗中有人在靠近。

    破空声响起,紧接着一道黑影从远方而来,动作迅速,一气呵成,来到了这剑池之外。

    这黑影停在了剑池之外,透着月光,隐隐约约见到了一名全身包裹在黑袍的神秘人。

    这神秘人与李牧神差不多高,不过全身都包裹在黑袍中,不知男女,只是从还未包裹住的眼中激射出一道又一道的寒芒,冷冷的看着眼前的剑池。

    恐怕这神秘人并不知道,此刻在他的面前正躲藏着李牧神和漠水依两人。

    因为李牧神动用的乃是强大的仙隐术,仙隐术将他和漠水依的气息都遮掩住,就算是那神秘人也根本没有半点察觉,更重要的是,这神秘人也根本没有想到现在会有人跟他的目的相同,想要偷偷的进入剑池之中。

    他站立在剑池之外,似乎在查看着周围的情况,无比的小心谨慎,查看周围的情况。

    很快,这神秘人便得知了他想要得知的消息,他陷入了沉默,似乎在思考着什么,从他闪烁着目光中,似乎对于此事也感到了有几分为难。

    不过没过多久,这神秘人眼中闪烁的目光便收敛,整个人冷笑一声,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看来这剑池还是有几分戒备森然,但这样依旧是拦不住劳资的,劳资依旧有办法进入这剑池之中。”

    这神秘人低声说道,声音虽然很细小,但李牧神和漠水依两人都能够听到。

    而李牧神和漠水依两人听到了这神秘人的说话声,从这说话声两人感到了有几分熟悉,几乎在一瞬间里李牧神和漠水依两人便知道了那神秘人究竟是谁。

    “没想到竟然是剑贪,他竟然也来到了这剑池,恐怕他也想要进入剑池之中吧?”

    李牧神看着那剑贪的背影,心道:“这剑贪似剑如命,晚上更是来到这剑池之处,恐怕是为了那绝世神兵而来,也不知道这剑贪是否有办法躲过暗中人的耳目,进入剑池之中。”

    黑夜之中,一身包裹在黑袍中的剑贪冷冷扫过了四周,见周围无人,他小心谨慎,手中快速捏出一道剑诀,伴随着咻的一声,一道青光从剑贪的身后激射而出,紧接着便向那剑池之中激射而去。

    青光激射而去,瞬间将守卫剑池的那些日月剑庄的长老惊扰,他们从暗处而出,向那青光追去。

    剑贪嘿嘿一笑,见自己所为有所成效,紧接着手中再次捏动剑诀,又有数道青光激射而去。

    “是谁?深夜敢擅闯剑池?”剑池之中,传来了一声低沉的冷喝声。

    与此同时,强大的气息自那剑池中弥漫而出,向剑贪所在的方向席卷而去。

    李牧神和漠水依的眉头微皱,对于剑贪的所作所为表示不解。

    “这剑贪为何如此,难道就不怕打草惊蛇吗?此番变故,恐怕那剑池戒备定将更加的森严。”漠水依对李牧神传声道。

    “他既然这样做,想必他自有着自己的打算,我们仔细看着便好,看他究竟会如何做?”李牧神对漠水依说道,他的目光一直放在那剑贪的身上,一直注意着剑贪,他到时要看看剑贪在惊扰了剑池之后,究竟会怎么做?

    这剑贪自然并不是愚昧之人,早已经有了自己的打算,当惊扰了看守剑池的长老之后,只见他从纳戒中取出一物,显然是一件宝物,那宝物化形,同样化为了一名与剑贪一模一样的黑衣神秘人,而剑贪则整个人遁入大地之中。

    “土遁之术。”看着剑贪如此做好,李牧神双目微眯,沉声说道。

    土遁而入,很快便有剑池中的长老感受到那宝物化形的神秘人的气息,从剑池之中激射而去。

    李牧神不敢大意,仙飞湖在体内涌动,仙隐术的力量将他和漠水依的气息隐藏,不敢泄露而出,以防被那剑池的长老发现。

    当那长老从剑池中激射而出之时,他自然见到了那停留在剑池之外,通过剑贪的宝物化形的黑衣神秘人,这长老怒斥一声,喝道:“你是何人?”

    “剑池乃是日月剑庄的重地,为何擅闯此地?”

    这宝物化形的黑衣神秘人一言不发,静静的站立沉默不语,终于在猛地一瞬间里,那黑衣神秘人转身便逃。

    化为了一道流光,速度更是无比之快,转瞬即逝,转眼便从剑池外逃离。

    那长老冷哼一声,强大的气息从他的身体中散发而出,他冷声说道:“擅闯我日月剑庄的重地,还想要逃走,岂有这样容易的事情?”

    说完,这长老指尖一动,一柄细长宝剑h流动着光芒出现在他的脚下,紧接着便化为了一道流光向那黑衣神秘人激射而去。

    当那长老追着黑衣神秘人离去之后,那剑贪从土遁中显露出身影,紧接着这剑贪再次拿出了某种法宝,整个人突然变化为刚才那长老的面孔,与那刚才的长老言行举止更是一模一样,嘿嘿一笑,大步流星进入了剑池之中。

    李牧神和漠水依两人对视了一眼,都没想到这李牧神竟然是这个打算,而如此看来,这剑贪还成功了。

    “剑贪将自己化易容看守剑池的长老,恐怕他已经成功的进入了剑池之中,我们两人又怎么进入剑池之中?”漠水依问道李牧神。

    李牧神看着眼前的剑池,思考了片刻,对漠水依说道:“让我来试试能否进入剑池之中。”

    李牧神的打算当然是依靠仙隐术,将自己的气息完全隐藏,然后进入剑池之中,倘若能够在不被那些看守剑池的长老发现,自然是再好不过的,就算是他被看守剑池的长老发现,以他的本事自然能够从剑池中成功逃离。

    倘若将漠水依带上的话,遇到了危险李牧神并不能够安全的逃离,反而会拖累于他。

    李牧神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漠水依。

    漠水依有些不愿,不愿让李牧神一人进入其中,毕竟进入剑池中的危险很大,倘若被那些看守日月剑庄的长老发现了更是如此。

    而毕竟日月剑庄乃是伪仙界一重天的超然顶尖势力,在这伪仙界中更是犹如巨无霸一般的存在,可想看守日月剑庄的那些长老实力又会是多么的强大,更何况那绝世神兵即将出世,想必那剑池的看守更是会无比的森严,一旦李牧神进入剑池之中被那些长老发现的话,很有可能会有着性命之忧!

    “李牧神,你一个人进入剑池中的话一定会有生命危险,还是我跟着你吧。”漠水依对李牧神说道,并不打算让李牧神一个人进入剑池之中。

    但日月仙剑不光是对于漠水依,还有对于李牧神来说都是无比重要的事情,今晚潜入日月剑庄中寻找日月仙剑的踪迹,自然会为下一次夺取日月仙剑做好准备,否则的话,恐怕想要得到那日月仙剑并不是那么容易,因此李牧神必须一个人进入剑池中打探消息,更何况那剑贪已经进入了剑池之中,倘若时间已久,当那追赶那剑贪的法宝化形的神秘人回来之后,到时候剑贪必定会暴露。

    因此,此时的李牧神眼睛根本没有多少的时间,他必须抓紧时间进入剑池之中寻找到那日月仙剑藏于何处?

    随后,李牧神便对那漠水依说明,倘若她跟着他进入剑池中的话,并没有他一个人进入剑池中安全,倘若被剑池中的长老发现了的话,他一个人尚且能够安全逃走,但倘若是带着她的2话,恐怕想要逃走便是没有那么容易,到时候恐怕两人都会被日月剑庄的长老给抓住,到那个时候,恐怕两人就危险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