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五章寻找
    说完之后这石不韦便也不再多说些什么。

    接下来,宴席也就正式开始了。而至于李牧神与漠水依两人在角落最近悄然的离去,前去寻找那日月仙剑究竟被日月剑庄,藏于何处。

    而至于李牧神跟漠水依两人离去,在场并没有任何人发现,李牧神和漠水依两人穿行在日月剑庄之中寻找着日月仙剑。

    日月仙剑虽然看似没有即将快要出世的绝世神兵那般重要,但也却算得上是日月剑庄无比珍贵的至宝,恐怕就算是日月剑庄也将这日月仙剑藏于无人察觉之处。

    想要找到那日月仙剑恐怕并没有这么容易,李牧神和漠水依两人在这日月剑庄中寻找,不过这日月剑庄无比之大。同时四周又戒备森严,想要找到这日月仙剑并不容易。

    李牧神对漠水依说道:“如果我们两人盲目的寻找日月仙剑的话,恐怕并没有这么容易便能够将其找到。”

    “那我们该怎么办?”漠水依问道。

    李牧神对漠水依说道:“既然这日月仙剑乃是日月剑庄之物,恐怕知道这日月剑庄藏于何处,也只有日月剑庄的人才更清楚,我们可以抓一名日月剑庄的弟子前来询问一番,或许能够从中打探到一点有用的消息。”

    漠水依眼睛一亮,随后她又有些担忧,说道:“但这样会不会打草惊蛇,倘若引来了日月剑庄的察觉,恐怕想要夺得了日月仙剑便没有那般容易了。”

    对于此事,李牧神自然清楚,但此刻却没有任何的办法,但是因为在七天之后,李牧神体内的怪厄丹便会爆发,为了解除体内的怪厄丹。李牧神必须要得到那日月仙剑才行。”

    李牧神动用仙隐术,和漠水依两人悄然潜行在这日月剑庄之中,很快也便遇见了一名日月剑庄的弟子。

    而这名日月剑庄的弟子反应很快,他迅速的察觉到李牧神和漠水依两人。

    在行走的过程中,他猛然的转过了身,眼中带着冷意,手中紧握长剑,冷声说道:“是谁,给我出来!”

    李牧神与漠水依对视了一眼,随后散去仙隐术出现在那日月剑庄的弟子面前,那日月剑庄的弟子冷冷的看着李牧神和漠水依,沉声说道:“你们是谁?为何在此鬼鬼祟祟,隐藏自己的气息?”

    李牧神踏出一步说道:“我们是谁不重要,我有一个问题想要询问你一番。”

    日月剑庄的弟子冷冷的看着李牧神两人,并没有回答李牧神的话。

    李牧神说道:“听闻日月剑庄有着一把绝世宝剑名为日月仙剑,这日月仙剑乃是日月剑庄的镇庄之宝,不知这日月仙剑在日月剑庄中藏于何处?”

    那日月剑庄的弟子眼中闪烁着寒芒冷声说道:“你们是为了日月仙剑而来?”

    李牧神点头淡淡说道:“还请告知日月仙剑究竟藏于何处?”

    “你们想要知道日月仙剑藏于何处?呵呵,还真是狂妄至极,难道你们不知道你们现在位于何处?”那日月剑庄的弟子说道:“胆大妄为,在这日月剑庄中还不快快速手就擒!”

    “既然你不打算说,那我们也只有打算动手了。”李牧神对那,日月剑庄的弟子说道,随后运转体内的仙灵力直接向那日月剑庄的弟子出手。

    而那日月剑庄的弟子听闻了李牧神要出手,更是冷笑一声,说道:“我乃是日月剑庄的弟子,又岂会怕你?”

    说完,这日月剑庄的弟子不甘示弱,他手握长剑,向李牧神攻击而去。

    这名青年男子不愧是日月剑庄的弟子,实力也有几分强大,长剑发出了一声尖锐的剑鸣声,紧接着便一剑向李牧神劈去。

    而李牧神面对着这青年男子所劈来的这一剑,并没有将其放在眼中,而是以手为掌,将那青年男子所劈来的这一剑给直接抓在了手中,那青年男子手中的长剑被李牧神给抓住就犹如被铁钳抓住了一般,任由那青年男子如何用力,竟无法将自己的长剑从青年男子的手中给抽回来。

    “给我放手!”那青年男子冷声说道。

    不过下一刻,他便被一掌给拍中胸口,他闷哼一声,整个人松剑而退,脸色微微苍白,同时对于李牧神也有着几分忌惮,初次交手,他便能够感受到那李牧神的实力要比他强大许多,自己根本不是那李牧神的对手。

    而这名青年知道了他不是李牧神的对手,他也并不打算与这李牧神多做纠缠,打算逃离,将此事传出去,让日月剑庄的那些强大的天骄来对付这李牧神。

    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这名青年在打定了主意之后,整个人便转身而逃。

    对于那青年男子的逃走,李牧神有几分意外,毕竟那名青年乃是日月剑庄的弟子,在一时间发现自己不是他的对手之后,便直接逃离,有些让李牧神没有想到。

    不过这青年男子想要从李牧神的手中逃走却并没有这么容易,李牧神淡淡一笑,动用了神云翼中的神闪,整个人突然消失在原地,下一刻出现在那青年男子的面前,将青年男子的逃路阻拦。

    那青年男子眼中闪烁利芒,左右手并为剑指,从指间向李牧神激射出一道又一道的剑气。

    不过这些剑气却并没有将李牧神伤害,李牧神轻松便将这些剑气给挡住,同时使出了动天指向那青年男子一指点去。

    动天指轰击在那青年男子的身体上,他闷哼了一声,紧接着整个人退后了两步,在自己的胸口之处出现了一个动天指所轰击而出的血孔,血孔之中更是鲜血流出,很快便将那青年男子的衣襟染红。

    李牧神说道:“既然让我们遇见了你,想要走并没有那么容易。”

    看着眼前的青年男子,李牧神又说道:“只是我没有想到你竟然如此的果断,在发现自己不是我的对手之后,毫不犹豫,转身便逃,不愧是日月剑庄的弟子。”

    青年男子只是冷冷的看着李牧神不说话。

    “你想要知道日月仙剑藏于日月剑庄何处,但就算你知道了,以你的实力难道你就认为你能够夺得日月仙剑了吗?”那青年男子说道,似乎已经打算妥协。

    漠水依踏出一步,问道:“你只需告诉我们日月仙剑藏于何处便可,待我们夺得了日月仙剑之后,我们自然会放了你。”

    那青年男子呵呵冷笑,不过在下一刻却猛地出手,向漠水依出手。

    不过在那青年男子出手的那一刻,便被李牧神所察觉,李牧神再次动用神闪,出现在那青年男子的面前,将其挡住,与此同时力量翻涌,一掌拍出,重重的轰在了那青年男子的胸口之上。

    这一掌所蕴含的力量并不弱,拍在了那青年男子的胸膛上令其发出了一声闷哼声,紧接着整个人便飞了出去,重重的砸在了地上,血气上涌,一口腥血喷涌而出。

    青年男子想要起身,李牧神体内的邪魔之力所化为的魔剑已经放在了他的喉咙处。

    “你最后只有一次机会,告诉我日月仙剑藏于何处,否则的话也无需留你性命。”

    青年男子咬牙,冷冷的看着一脸漠然的李牧神。

    最后,这青年男子还是妥协了,在性命之忧下,他将日月仙剑位于日月剑庄何处告诉了李牧神和漠水依两人。

    “日月仙剑在剑池之中,我已经告诉你们了,现在你们可以将我放了吧。”那青年男子对李牧神说道。

    我点头,但随即一掌拍出,直接将那青年男子给拍晕了过去。

    这青年男子乃是日月剑庄的弟子,倘若就这样放了他的吧,很有可能这青年男子会将消息告诉日月剑庄中的其他人,到那个时候日月剑庄一定不会放过他们两人,又怎么可能让他们两人找到日月仙剑呢。

    在拍晕了那青年男子之后,将其藏身在一处为人的角落。

    漠水依对李牧神说道:“没想到日月仙剑竟然藏于剑池之中,听闻那剑池之中便是绝世神兵出世之处,戒备更是无比的森然,恐怕我们想要进入那剑池之中更是没有那么容易。”

    漠水依的语气中,自然有几分担忧。

    李牧神的眉头也微微一皱,对于漠水依的话,李牧神自然也有几分赞同,明日的剑祭仪式乃是在剑池举行,而此刻的剑池外更是戒备森然,为了便是防止有人提前潜入剑池之中盗取即将要出世的绝世神兵。

    而对于剑池,李牧神和漠水依都知道位于日月剑庄的何处,那剑池非但并不隐蔽,反而是处于一个众人都知道的地方。

    李牧神对漠水依说道:“剑池戒备森然,恐怕今晚想要进入其中并没有这么容易,看来我们也只能够等待明日的剑祭仪式开启的时候进入剑池中寻找日月仙剑的踪迹。”

    “倘若明日趁着剑祭仪式开启的时候进入剑池中寻找日月仙剑的踪迹,是否有足够的时间能够找到那日月仙剑。”漠水依说道:“李牧神,以我看来,现在我们最好前往剑池一趟,看今晚是否能够有机会进入剑池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