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五章 古川大泽
    姬商的一番话,也就道出了为什么不断有异族和武者前来夺取金阳心,而伴随着时间越久,各大势力定会派遣出天骄人物前来夺取金阳心,那个时候,不光是姬家还是古家,他们的希望都会小很多,他们要趁金阳心的消息还未完全传出,天骄还未被派遣出来,将金阳心夺得!

    古亥沉默,他深知金阳心的很重要,在离开关山城之时,他的父亲古雄曾凝重叮嘱他,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都要夺得金阳心。

    虽然古亥知道金阳心中的大帝之气并不是给他所用,是给古城孤所用,但他并不嫉妒,甚至很乐意将大地之气交给他的哥哥古城孤使用,毕竟他与古城孤为两兄弟,关系十分地好!

    古城孤,是古家他父亲这一支脉的希望,倘若他得到了大帝之气,也会让他们这一脉变得更加强大!

    姬商道:“古公子,如果你不带我们找到李牧神,我们会一直跟着你,我们可以合作,一起寻找李牧神,到时候谁夺得金阳心,那就各自看本事。”

    姬家的天骄很强大,乃是姬家的杰出一代,但古亥所派出的关山军也不弱,古雄为了配合古亥夺得金阳心,特意派遣了关山军中的强大将士,每一人在都可独当一面,与姬家的天骄势均力敌,修为强大,实力甚至比那些姬家的天骄更强!

    古亥想了想,知道支开姬家这群天骄带着关山军去寻找李牧神已经是没有机会,点头道:“好,那我带你们前去寻找李牧神,至于谁能够夺得金阳心那就各看各的本事!”

    姬商淡淡一笑,道:“既然古公子知道李牧神的下落,还请接下来带路。”

    古亥哼了一声,没有多说什么,拿出了召神镜,在召神镜中浮现李牧神的方位,正是这古川大泽之中。

    随后,古亥将召神镜收起来,沉声道:“这李牧神还正是狡猾,他知道后面有人在追杀他,没有选择正道,而是想要通过穿越古川大泽前往皇都。”

    姬神人心道:“好办法,这李牧神还真是狡猾。”

    “往这边走!”

    随后,古亥便带着关山军向古川大泽的某个方向而去。

    “我们跟上去。”姬商对身边的那些姬家天骄道,然后紧随而去。

    而就在古亥带领的关山军和姬商带领的姬家天骄离开之后,在暗处,一路人马显露出踪迹,而这路人马并不是谁,正是开始离去的石角傲。

    石角傲身为一名二品源天师,他并不傻,自然知道姬商那群人和古亥那群人一定有事瞒着他。

    从暗处走出来,石角傲冷笑一声,自语道:“好在我留了一个心眼折回观察,没想到李牧神竟然没有打算走正道,而是选择了进入古川大泽,从古川大泽中到达皇都。”

    一名石蛟古族的族人上前问道石角傲接下来怎么办?要不要追上去。

    石角傲的眼中绽放出光芒,冷笑一声道:“追!怎么不追了?李牧神的金阳心一定是我们的,他们想必还不知道我们就跟在他们身后,等到他们从李牧神那里得到了金阳心,为了争夺金阳心一定会爆发一场战斗。”

    停顿了一下,石角傲继续道:“到那个时候,我们趁古亥跟姬家天骄那群人两败俱伤再出手,夺得金阳心!”

    随后,石角傲便带着石蛟古族的人向古亥和姬商两股势力悄然尾随而去。

    ……

    古川大泽之中,古木苍苍,藤萝如虬龙一般缠绕,到处都是凶险,从深处传出凶兽的咆哮怒吼声。

    李牧神带着钟如意穿行在山川大泽之中,他的灵觉散开,提防其中的危险!

    好在李牧神的灵觉是强大的,在山川大泽中行走每当要遇见危险之时,便会被他提前躲开,将古川大泽之中强大凶兽的领地避开,不断地进入古川大泽的深处。

    这一条路比上正道那条路自然凶险很多,巨大的参天古木足有十几丈高大,遮天蔽日,将炙热的阳光遮住,古川大泽之中到处都是毒物爬行,潮湿阴暗无比。

    要想通过古川大泽到达皇都,那就必须要穿越古川大泽的深处才行,而随着两人在古川大泽中越来越深入,两人所遇见的危险有些就算是李牧神的灵觉也无法完全避开。

    横渡一处沼泽地,钟如意的脚被一根腐烂在沼泽之中的毒针刺穿,顿时鲜血流淌。钟如意闷哼一声,整个人就要落入沼泽之中,还好李牧神眼疾手快,将即将落入沼泽中的钟如意扶住。

    几乎在一瞬间,钟如意的脸色煞白无比,浑身没有丝毫的力量,那毒刺中蕴含了一种毒力摧毁着钟如意的生机。

    “你先走,我没事。”钟如意咬牙对李牧神道。

    李牧神没有说话,咬破手指,一滴血液融入钟如意那被刺穿的伤口之上。

    很快,那血液便融入了钟如意的伤口之中,其中的祛毒仙茶叶的力量在钟如意的伤口中散开,散开了钟如意体内的毒力,随后,李牧神又动用手心的生命雕纹的力量,那脚上被刺破的伤口很快便愈合,整个人恢复如初。

    “我们继续走。”李牧神见钟如意已经好得差不多,便将其放下来,沉声说道。

    钟如意点头,两人继续横渡沼泽,在横渡沼泽之后,两人又进入了一处食人妖棘的区域。

    妖棘苍莽,紧紧生长在山林中,看起来并没有任何的异象,但却在两人进入其中之时,那食人妖棘突然暴起,妖棘飞舞,缠绕在两人的身体之上,同时那妖棘之上,一根根锋利尖锐的骨刺深深地扎入李牧神的和钟如意两人的血肉之中。

    钟如意没有丝毫犹豫,召唤出紫光钟。

    但钟如意刚将紫光钟召唤而出,咻的一声,一根暗红的妖棘飞跃而来,将紫光钟牢牢缠绕,一圈又一圈吧包裹在妖棘之中。

    “我的紫光钟。”钟如意叫道。

    李牧神面对着妖棘,泰然自若,张嘴吐出小火。

    小火熊熊燃烧,化为了滔天火焰,燃烧在整个山林中,那些妖棘燃烧,发出凄厉的惨叫声,急忙松开了李牧神和钟如意两人。

    “破!”

    钟如意捏动手印,紫光钟绽放紫色光华,强大的力量气息从其中散发,猛地将妖棘震碎,回到了钟如意的手中。

    “走,离开这里。”

    拿回了紫光钟,李牧神便带着钟如意迅速离开了此片食人妖棘的区域。

    钟如意重重地喘息着,额头上冒着汗水,对李牧神道:“这古川大泽中太凶险了,到处都是危机。”

    李牧神点头,“这里已经算得上是古川大泽的深处,穿过这里便安全了。”

    接下来,李牧神和钟如意两人继续在古川大泽中穿行。

    古川大泽中的凶险有的时候并不比绝地中那些凶险弱,甚至有些地方比绝地中都还要凶险,两人穿行在古川大泽的深处,遇到了一次又一次的危险,好在对他们的性命并没有任何的威胁。

    不过在两人的身体上却留下创伤,好在有生命雕纹的存在,就算受伤也很快恢复痊愈。

    第二天凌晨,太阳初升,整个古川大泽中一片宁静。

    古川大泽的深处,一声兽吼声响彻了整个古川大泽中,但很快戛然而止。

    深处,一头凶兽如山的尸体轰然倒在一处乱石河流边。

    在凶兽尸体旁,是两个狼狈的身影,他们的衣衫破烂,但身上却散发着强大的力量波动。

    这两人并不是谁,正是穿行在古川大泽深处的李牧神和钟如意两人。

    在今天早上,两人终于走出了古川大泽的最深处,来到了一处乱石河流处。

    但没想到在这处河流区域竟然生活了一头九星武王巅峰,半只脚迈入武君境的凶兽。那凶兽强大无比,当李牧神和钟如意两人进入了那凶兽的领地直接发威,一掌将钟如意拍飞出去。

    这是一场无法避免的战斗。

    李牧神和钟如意两人大战那强大的凶兽,在将近一个时辰,两人终于将那凶兽斩杀在此,但他们的身体上却布满了伤痕,尤其是李牧神,他的脸色苍白如一张白纸,浑身破烂的衣衫上面遍布血迹。

    看着眼前如山的凶兽尸体,李牧神的手中出现魔剑。

    魔剑锋利,划破了那凶兽的身躯,很快,李牧神便找到了那凶兽体内的纯灵血肉,将鲜血淋漓的纯灵血肉从其中挖出来,李牧神嘴角上扬,道:“这一场战斗的收获还挺大的。”

    这块纯灵血肉足有三个拳头大小,鲜血淋漓,红光耀眼,其中用力量就如同水流一般波动,而整块纯灵血肉也显得玲珑剔透鲜红无比。

    “这块纯灵血肉中所蕴含的力量足以提升一名武者的体质。”钟如意道。

    李牧神点头,将在山谷中斩杀的五头妖蟒的纯灵血肉取出来,道:“在大战之后,服用纯灵血肉能够更好地将你的潜力天赋开发,修复身上的暗疾。”

    穿过了古川大泽的深处,李牧神和钟如意两人的心中也不由有几分放松,就在这乱世河流之处开始扫烧烤纯灵血肉,准备将这些纯灵血肉服用,恢复体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