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六章 冰种月下源
    赌石之地中交谈声议论纷纷,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石角傲那原石之上,目光火热而期待。

    石角傲嘴角上扬,似乎确定了这原石中存在何物,将其抱起来。

    但感受到它的重量,石角傲又将其放下来,指着一名观看的武者道:“你,过来。”

    那武者茫然看向四周,然后对石角傲道:“你说的是我?”

    石角傲点头,“帮我将这块原石搬到切石处,我帮你选一块原石。”

    石角傲的话让在场的不少都羡慕不已,都心中呐喊为什么石角傲说的不是他们,一旦石角傲为他们挑选原石,就意味着那原石中存在价值不菲的神源。

    那武者听了石角傲的话显得激动无比,他生怕石角傲反悔,急忙跑过来将石角傲选中的原石抱起便向切石处而去。

    很快,那武者便抱着原石来到了切石处,此刻的李牧神和钟如意也呆在切石处,交过一百玄武币之后正准备为那仅有的拳头大小的原石切开。

    这个时候石角傲的声音穿入了李牧神和钟如意的耳中。

    只听石角傲道:“这就是你们所挑选的原石。”

    语气中充满对李牧神两人的鄙夷。

    武者将石角傲挑选的原石放下来,一脸尊敬地看着石角傲。

    石角傲对那武者道:“看中那块赤色原石没有,里面的神源足够作为你的报酬。”

    那武者对石角傲感激涕零,花费大价钱将那赤色原石买下,整个人一直处于亢奋的阶段。

    石角傲挑衅地看着李牧神和钟如意两人,道:“要不要一起切开原石看里面有什么?”

    李牧神回绝,“不必了,原石中有什么没什么好比的,各切各的吧。”

    钟如意哼了一声,没有回石角傲的话。

    切石处很宽大,到处都是切石所留下来的石料,也有专门来负责切石的武者呆在此处,地上到处都是切成两半的原石。这切石处所聚集的人比上赌石之地的人还要多,很多武者都在这切石处观看切石,每一次原石被切开都会吸引无数双目光的注意力,从他们的口中不时地发出惊呼声,叹息声。

    如今,聚集在切石处的武者的目光都聚集在石角傲的如原石之上,目光火热,都猜想这块原石中有着怎样的神源。

    传闻,石角傲乃是石蛟古族中一名五品源天大师的徒弟,身受那五品源天大师的喜欢,传授他源术人,而石角傲天赋高等,在源术一方造诣非凡,从他赌石到现在都没有失误过,并且每一次赌石中所切开的原石都蕴含了各种极品神源。

    想必这一次定不会比其他次赌石差多少,因此才会吸引众人的目光。

    而关于李牧神所挑选的原石,没有任何一人观看,那只有拳头大小的原石中定然会什么都没有,这是常人都知道的,对于李牧神所挑选的原石显然不屑一顾。

    虽然石角傲与李牧神的年龄相差无几,但两人的差距却是天壤之别。

    李牧神将原石交给钟如意,不为外界所影响,说道:“你来切。”

    “我来切?”钟如意张了张嘴,他并不是源天师,也不是专门切源的武者,怎么知道如何切石。

    李牧神点头,“我会告诉你如何切。”

    钟如意点头,传声给李牧神,忐忑道:“这枚原石中真有神源?”

    李牧神淡笑,“没有又如何?就算没有你我损失的也仅是一百玄武币而已。”

    李牧神的话让钟如意眼睛一亮,他说得没错,就算是这块原石中什么也没有他们也并没有损失什么,是他将周围人的目光看法看得太在意了。

    “怎么切石?”钟如意深呼吸一口气,放弃了在意周围人的看法目光,对李牧神道。

    “你的原石,我看还是别切了,丢大街吧。”

    这个时候,石角傲嘲讽道。

    或许是因为高傲的缘故,才会让石角傲嘲讽了并认识的两个陌生人。

    对于石角傲,让钟如意心中生气,这家伙也太瞧不起人了!

    李牧神轻抬眼皮,对石角傲说道:“既然你叫我们不切,那我们就先别切,看看你能够切出什么?”

    听到李牧神话,石角傲大笑一声,“我能切出什么,恐怕是你们一辈子都没有办法切出来的,乡巴佬,你们看好了。”

    说完,石角傲命人端来一盆清水,随后将原石浸泡在其中。

    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那原石上。

    石角傲洋洋得意,斜瞟了李牧神一眼,道:“睁开眼睛看好了。”

    关于石角傲所挑选的这块原石,李牧神当时围绕赌石之地绕一圈的时候也曾看到过它,动用天眼同时也知道这原石中蕴藏何物,那中蕴藏的也算得上是上品之物,但李牧神并没有挑选那原石而是挑选这块不起眼的拳头大小的原石自然是因为其中有着更加珍贵,上上品之物。

    原石虽小,但其中却蕴含了极大的奥妙。

    而石角与李牧神所掌握的源术,两者根本都是天壤之别。

    整个切石处一片沉寂,没有一个人说话,静静地看着那浸泡在清水中的原石。

    在浸泡了约莫一分钟的时间之后,石角傲取出了原石,如今整个原石湿润无比,但却流淌着一阵淡淡的金光。

    金光盘旋在原石之上,化为了远古异兽,呼啸而出。

    有人惊呼一声,“这原石还未切开便伴随着异象而生,其中一定蕴藏了稀罕至宝。”

    这一声惊呼声一出,李牧神和钟如意两人可以感受到周围围观人的呼吸声变得开始沉重,眨眼睛的频率也小了,就直直地盯着那石角傲手中的原石。

    让李牧神不得不承认,石角傲的五指十分修长,比上一般的女人都要修长一些,他平摊手依附在那原石之上,一柄细小的玉刀出现在他的手中。

    这是一柄玉源刀,乃是专门用来切开原石的,在切开原石中能够不破坏其中的神源,几乎每一名源天师都掌握着一柄玉源刀。

    首先,石角傲先利用源术寻找原石上面的脉络,原石经千百万年形成,其中蕴含了天地的力量、天地的法则、天地的轨迹,而源天师想要切开如这这原石便需要利用玉源刀得到天地的力量,灵力感应到天地的法则,双目感应到天地的轨迹才能够完美切开原石,不损害其中的一切神源。

    显然在寻找脉络这一方面石角傲十分地娴熟,很快他便找到了一条条纵横在原石表面的脉络,随后用灵力将这些脉络一条条画在原石之上,他举起玉源刀,缓缓向那些脉络切去。

    玉源刀虽然是玉石所打造而成,却削铁如泥。如同切豆腐一般,玉源刀轻易便切入了原石之中。

    在众人期待而热切的目光下顺着那脉络缓缓切去。

    原石的石料被切下来,这一刀下去便显露出一道耀眼的白光,白光刺眼,让人不由而微眯着双眼,但却也让人死死地看向那白光之中。

    很快,白光便散去,显露出这原石中的真正面目,这是一块如同皓月一般的神源,虽只显露出巴掌大小,却早已经让一些武者看出了这块神源为何物,伴随着其中所散发出的阵阵冷光,有人吞咽了一口唾液,喃喃道:“竟是一块冰种月下源。”

    这是一种十分珍贵的神源,可用来修炼水属性的武者修炼,将这冰种月下源吸收,可让武者的修为快速突破,同时,这冰种月下源也能够用来布置一些强大的阵法,价值在五十万天武币之上,没想到这石角傲随便选的一块原石便如此的珍贵。

    与此同时,这块原石也仅仅是分开一道小口,还未切开,这原石中的冰种月下源的价值至少不下于十斤甚至更多。

    钟如意看着这冰种月下源,嘀咕一声,“一块神源而已。”

    石角傲嘴角上扬,看似对这原石中的冰种月下源十分地满意。

    这冰种月下源外表的光泽很好,半透明至透明,清凉似水给人一种冰清玉莹的感觉,伴随着玉源刀一刀刀切下去,白芒的光芒也散发出更多,一股神性的光辉照耀在围观武者的身上,让人心神气爽。

    “这块冰种月下源恐怕有二十斤!”有人沉声道。

    “二十斤?那这冰种月下源的价值会有多少?”又有人惊呼道。

    要知道十斤左右的冰种月下源价值便在五十万天武币之上,那么二十斤冰种月下源的价值是不是在百万天武币之上?

    切石处的动静将赌石之地的武者都吸引过来,他们都热切地看着石角傲切石,目光火热而期盼。

    钟如意没想到石角傲的切石竟然引来如此多人围观,看着手中的原石摸摸鼻尖将其藏在身后。

    李牧神看着这一切只觉得有些好笑。

    他所选中的这块原石虽然看上去只有拳头大小,但里面的价值可远比那石角傲的冰种月下源。

    人越来越多,显得十分地拥挤,但可以确定几乎每一双的目光都聚集在石角傲手中的玉源刀下。

    连一名二品源天师都被这冰种月下源吸引过来,表情动容,这赌石之地竟然还有冰种月下源,而伴随着石角傲将那原石切开,这二品源天师眼中闪现一抹精光,大声道:“石少爷,这块冰种月下源一百万天武币卖给我如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