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四章 买血,赌石
    第八层,无数的原石摆放在其中,无穷无尽,成千上万,而也就是这一层聚集了大量的武者在其中。

    同时,这赌石之地也有着很多强者在其中,原石散发着奇异的光泽,不时有身穿华丽服饰的源天师在几名武者的守护下挑选原石,同时也不时地传来一声惊呼声,叹息声,这里有人一夜之间可以得到百万神源,也有人输得倾家荡产!

    但就算如此,也不能够湮灭武者的人情,有的武者甚至耗费十万天武币来购买一块原石,当切开其中空无一物而后悔不已!

    “出源了!出源了!”

    就在李牧神和钟如意两人来到八层之时,其中传来了一声惊呼声,紧接着金光万丈,席卷整个赌石之地,将其照耀金光璀璨。

    “是一块纯种黄金神源。”有人惊叹一声,语声中对那切开原石得到了纯种黄金神源的武者充满了羡慕。

    同时,也有着上百人向那神源聚集而去,想要一睹纯种黄金神源的风采。

    钟如意望向那金光璀璨,眼中猎奇。

    “走,我们过去看看。”钟如意对李牧神道。

    李牧神摇头,一块纯种的黄金神源而已,没什么好看的,他说道:“如果你要看,那你就去看吧,我去第七层购买宝血,等会儿看完了下来找我。”

    “好。”

    钟如意大喜,也跟着其他人一样向那黄金神源聚集而去。

    李牧神走下了岩崖洞第七层,这一层有太多的异兽、凶兽、妖兽,就算是太古遗种这里也存在着,而这第七层的主要目的便是贩卖这些兽体内的宝血、灵血、妖血。

    整个第七层弥漫着一股浓重的血腥味。

    “这里应该有我所需要的宝血。”李牧神心道,然后大步迈入其中寻找所需要的宝血。

    宝血璀璨,其中有宝纹在闪烁,被装在一个又一个的瓷碗之中,但几乎每一碗宝血的售价都低于十万地武币,更多的宝血的价值都在十万天武币之上。

    毕竟太古遗种是强大的,想要得到它们的宝血何其之难,这也就令宝血的价值十分地珍贵。

    炼制宝术血瞳杀最好的宝血是属于鸟禽一类的太古遗种最好,他们宝血中的力量也是最契合血瞳杀的。

    在第七层,李牧神很快便找到了一种名为铁甲飞鹰的太古遗种的宝血。

    这铁甲飞鹰乃是一种强大的太古遗种,身上的羽毛如铁甲一般,与敌交手时,身上的羽毛如铁甲一般激射而出,如同暴雨一般,威力强大,就算是武王境的武者遇见了一头幼年的铁甲飞鹰也不能力敌,只能逃走。

    这铁甲飞鹰的宝血十分适合自己用来修炼宝血血瞳杀。

    接下来,李牧神便向那兜售铁甲飞鹰宝血的老板询问价格。

    十二万天武币,对于很多来说,这绝对是一笔天文数字。

    李牧神没想到这铁甲飞鹰的宝血竟如此之贵。

    “这铁甲飞鹰虽然强大,但它的宝血却根本不值这个价格。”李牧神对那老板说道。

    那老板眉角一撇,眼中带着鄙夷,“小子,要知道太古遗种的宝血并不好得,寻常说来一般的太古遗种价值也就仅只能值十万天武币。但你可知道这铁甲飞鹰十分难寻,隐藏在山川大泽之中,为了抓住那铁甲飞鹰,我的人都受伤了好几人,万一你从这宝血中领悟了其中的宝术啊,十二万天武币卖给你,你并不吃亏。”

    李牧神心中无奈,他现在身上因为这段时间的花销已经并没有几枚武币,十二万天武币他现在也无法支付得起。

    “没钱?”老板冷眼看着李牧神。

    李牧神点头,他现在的古戒中除了一些比如说万神藤、虚无根这样的无价之宝等等,根本没有十万天武币。

    “没钱那你买个屁,走走走,别打搅我做生意。”老板冷声。

    李牧神从古戒中摸出帝武币,帝武币是在钟不悔的古院所得到的,可以说这世间除了那些顶尖的势力之外,帝武币很少在市面上流转,因为帝武币太珍贵了,其中所蕴含的灵气太浓郁了,一名武王甚至可以利用一枚帝武币修炼一年。

    当老板见到了李牧神手中的一枚帝武币,猛然一惊,整个人态度一百八十度旋转,面带笑容,“大人,这是……”

    李牧神点头,道:“没错,这是帝武币,虽然我没有十万天武币,但一些帝武币我还是有的。”

    “那大人有多少帝武币?”老板吞咽了一口唾液,问道李牧神。

    李牧神眯着眼看了那老板一眼,说道:“帝武币有多少,我自然不会告诉你,这铁甲飞鹰的宝血你认为我能买得起吗?”

    老板只顾点头。

    “你认为多少帝武币合适?”李牧神淡淡道。

    老板吞咽了一口唾液,压制住心中的激动与振奋,颤颤伸出一只手指。

    “一枚?”李牧神道。

    老板的脸色一白,露出牵强的笑容,“大人,帝武币虽然价值非凡,但一枚帝武币也不值那十万天武币。”

    “十枚?”李牧神继续道。

    老板摇头,对李牧神说道:“大人,这铁甲飞鹰乃是一头武王境的太古遗种,刚到成年期强大无比,足足有三位武君境的武者和七名武灵境的武者联手才制服那铁甲飞鹰,一百枚帝武币,那铁甲飞鹰体内的全部宝血都是你的了。”

    “一百枚。”李牧神喃喃道,似乎在思考值不值。

    老板热切而期待的看着李牧神。

    但下一刻,李牧神却摇头,“想必你也知道这帝武币有多珍贵,一百枚帝武币太多了,我还是去其他家看看有没有灵血买吧。”

    说完,李牧神转身便离开。

    而老板听了李牧神话,急忙道:“那九十枚帝武币如何?”

    李牧神头也没回,直接便走。

    见李牧神就要离开他的店铺,老板的脸色徒然一变,他深知这是一笔巨大的买卖,一旦自己拥有了帝武币便能够招募一些修为强大的武者,也才有能力进入山川大泽中抓捕更多的凶兽、灵兽、甚至太古遗种,这是一个崛起的大时机!

    “大人,六十帝武币如何?”老板出现在李牧神面前,拦住了他。

    这老板的速度很快,散发出若有若无的气息,李牧神眼中讶然,他感受到这老板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武君境的修为。

    倘若这老板强抢的话,恐怕李牧神也没有任何的办法。

    但这毕竟是岩崖洞,一切按规矩办事,那老板可没有胆子在其中抢夺帝武币。

    “五十五枚帝武币,不能再少了。”

    见李牧神沉默不语,老板深呼吸一口气,说出了心中最后的底线。

    李牧神想了想,点头道:“好,那就五十五枚帝武币。”

    说完,李牧神并不含糊,从古戒中取出了五十五枚帝武币交给了老板。

    当老板见到了李牧神手中的一把帝武币,眼中冒着贪婪的光芒,小心将帝武币收起来,随后,他恭敬地将铁甲飞鹰的宝血交给李牧神。

    李牧神将铁甲飞鹰的宝血收起来便打算离开,但迟迟没有见到钟如意回来。

    “也不知道钟如意在第八层干什么?还不下来。”李牧神喃喃道,离开了岩崖洞的第七层,向第八层而去。

    八层的赌石之地,人群拥挤,喧嚣声,吵闹声,惊呼声散布在其中,李牧神的灵觉散开,寻找钟如意的身影。

    无数的原石竖立,散发着莹莹光辉,几名源天师在其中挑选着原石,那些武者期待的目光注视着那些源天师切源。

    一旦从其中切出了神源,这些武者比那源天师还要高兴,惊呼而呐喊,兴奋无比。

    李牧神穿过了熙熙攘攘的人群,灵觉找到了钟如意的身影。

    只是现在的钟如意脸色很不好看,死死地盯着手中切开的原石,眼中懊悔不已。

    李牧神走到钟如意面前,对钟如意道:“走,我们该离开这里了。”

    钟如意听到了李牧神的声音,转身见到了李牧神,露出一个苦笑,“走吧,我们回去。”

    “你手中的原石?”

    李牧神看着钟如意手中切成两半的原石,微微挑眼道。

    钟如意将两半原石扔在地上,眼中后悔,“早知道我就不赌石了,难怪常听闻有人在赌石中倾家荡产。”

    “你赌石了?”

    李牧神道,这个时候,在赌石之地中莹莹熟悉的紫光散发而出,李牧神顺着紫光望过去,见到了一个紫色的小钟。

    而这紫色的小钟便是钟如意的紫光钟,这可是一件伪天器,没想到竟被钟如意拿来赌石。

    见李牧神看到了自己赌石的那紫光钟,钟如意的脸色有些不自在,尴尬道:“这块原石我本以为其中有神源,便将紫光钟用来抵押换取原石,等到切开了其中得到神源再换回我的紫光钟,没想到我看走了眼,里面什么也没有。”

    一件伪天器在东荒都算得上珍贵的了,李牧神没想到钟如意竟拿出紫光钟赌石,让他心中无奈叹了一口气。

    见李牧神不说话,钟如意叹了一口气,说道:“走吧,我们回去,总有一天我会到这岩崖洞赌石将我的紫光钟拿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