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八章 承受得起吗?
    李牧神摇头道:“我没有事,你为何不走?”

    九妹摇头道:“外面有巡天军和药神殿的人,我走不了,还不如呆在这里。”

    九妹缓缓上前,在她的手中出现一枚金黄的种子,然后她将这枚种子小心交到了李牧神的手中。

    “这枚种子便是药神殿的药库,想必现在是逃不了了,如果你能逃出这里,那药库便是你的。”九妹对李牧神悄声道。

    李牧神看了九妹一眼,古城孤此刻正在逼出手臂中的毁灭神纹的力量,并没有注意到李牧神与九妹的小动作。

    李牧神将那金黄种子暗中不动收入古戒中,道:“如果我能够救你出去,我会将你救出去的。”

    “谢谢。”九妹道,但她的心里却知道李牧神无法将她救走。

    这个时候,古城孤传来了一声闷哼声,他已经将手臂中的毁灭神纹的力量完全祛除出去,随后从纳戒中取出了一枚疗伤丹药捏成粉末撒在伤口上,脸色阴沉,对李牧神道:“是我小瞧你了,能够大闹姬空山,自然有几分本事。”

    手臂的伤口在撒下了疗伤丹药的粉末之后很快便开始愈合,古城孤站在暗室的出口,道:“已经很久没有人能够伤我,你让我很生气。”

    李牧神道:“你与其他人一样,都只能让我受伤,却无法将我斩杀。”

    古城孤呵呵冷笑一声,在这个时候,他的身体上浮现出一道又一道的纹络,这些纹络闪烁着光芒,似乎活了过来,也就在这个时候,古城孤的气息在增强着,目光冰冷而森然,对于面前的李牧神,再没有任何的小瞧。

    “看来古城孤现在认真了。”李牧神心道。

    从古城孤的身体中,散发出惊心的力量波动,同时杀气漂荡在整个暗室之中。

    九妹的脸色发白,震惊看着古城孤,心道:“这才是他真正的实力?”

    “九妹,你退后。”李牧神凝重对九妹道。

    九妹点头,退到了暗室的角落,为两人留下一片区域。

    在这一刻里,李牧神的身体中爆发出邪魔之力,一道道剑光纵横在他的身体四周,李牧神使用了剑魔解体剑法中的禁技-霸剑无双。

    禁技开启,李牧神的修为瞬间突越了武将,整个人的实力更是不断地攀升着,不断地强大的,剑气穿横,在暗室中留下一道又一道的剑孔。

    此刻李牧神的力量气息以及气势,并不弱于古城孤。

    邪魔之力化为了一柄又一柄的魔剑,魔剑围绕在他的身体四周,李牧神捏动手印,那魔剑催动,形成了一道剑雨,从天激落。

    古城孤冷哼一声,那剑雨激落,银色长枪绽放出璀璨银光。

    这是一种灵技枪法,如虬龙盘卧,银光环绕,将那剑雨统统挡住。

    随后,一枪捅出。

    这一枪蕴含了至强的力量,一枪捅破了那激落的剑雨,向李牧神桶过去。

    在这捅来的一枪,将李牧神全部的退后都封锁,李牧神无路可退,唯有迎战。

    但李牧神并没有畏惧,手中的魔剑斩出,斩在了枪剑之上,但一股巨力轰涌而来,李牧神整个人脸色微变,双手持剑,整个人被长枪向后击退而去。

    退到了而暗室墙壁之处,古城孤脸色发冷,手中的长枪扭转,刺向李牧神的头颅!

    李牧神侧开脑袋,那长枪狠狠刺入了暗室墙壁之中,长枪一挑,灵力涌入其中。

    李牧神脸色一变,整个人闪身而躲。

    只见那墙壁之上,无数的墙石裂出,向李牧神激射而去。

    这些墙石蕴含了十分强大的力量,丝毫不下于一名武灵的全盛一击,激射在墙壁上,瞬间便将墙壁洞穿。

    九妹虽躲在墙壁,但也被那墙石击中身躯,瞬间便砸出了一个伤口,鲜血狂涌而出。

    “躲开了?”古城孤冷笑,低喝一声,“霸枪狂舞!”

    银枪在手中挥舞,银光也随之激射而出,整个暗室中刮起了凌厉枪风。

    在这枪风之中,李牧神和九妹脸上身上都出现了道道血痕!

    九妹的修为太弱,根本挡不住这凌厉枪风,李牧神挡在她前面,体内的血雷灵纹闪烁,天地之威狂暴,化为了无尽风刃。

    这些风刃与凌厉枪风撞在了一起,整个暗室中传来了轰轰轰的声响,暗室中被风刃与枪风轰击出一道又一道的裂痕,烟尘滚滚弥漫在其中。

    “神雷降!”李牧神低喝一声,体内的血雷灵纹再次引动,在他的掌中聚集一道神雷。

    神雷轰出,整个暗室更是无比的光亮,直接轰在了古城孤的身躯上。

    这道神雷的威力强大,就算是古城孤在这神雷下也受到了不小的伤,整个人身上的甲胄被神雷轰击破烂。

    “神雷的力量。”古城孤将身上破烂的甲胄脱去,目光森然,他将银枪收起,双手快速捏动手印。

    “覆水印!”

    只见天地之间,似乎有海浪而去,向李牧神和九妹席卷而来,天地之力幻化洪水,奔腾在暗室之中。

    覆水印被古城孤轰击而出,李牧神带着九妹急忙而逃,但手印已经轰来。

    轰击在李牧神的身体上,就好像有千万鼎的力量轰在了李牧神的身躯上,李牧神整个人撞在了暗室石壁上,血液涌出,只感觉胸骨断裂了不知多少根。

    妖香楼后院假山,大地震动,紧接着一道水柱从其中喷涌而出,直冲云霄。

    下一刻,从那水柱之中,李牧神带着九妹从其中而出,砸落在后院中,十几名关山军瞬间将李牧神和九妹两人包围在其中。

    天穹之上,羚老板和九尺男子和章师还有三大尊者依旧在交战着,天地之威涌动,无数的房屋因几人大战而倒塌,整个夜空,无数的力量激荡出去,靠近妖香楼的武者都远远离开了此片区域。

    九尺男子大开大合,力若神人,与章师在天穹中交战,神通激射,两人的身体上都各自受了不小的轻伤,那章师竟暂时无法将那九尺男子降服。

    而羚老板则一人与三大尊者交战!

    羚老板的实力并没有九尺男子那么强大,妖气滚滚,整个人已经出现了败势,他大叫一声,整个人化作了一头妖风凛凛的妖兽与那三大尊者交战。

    当九尺男子见到了李牧神和九妹砸落在后院中,脸色都猛地一变,九妹被发现了。

    他们眼中担忧九妹的安忧,爆发出最强大的力量交手,要带着九妹突围出去,但章师和三大尊者都并不弱于他们两人,他们根本无法脱身!

    水柱消散,古城孤从其中走了出来,看着李牧神和九妹两人。

    九妹的气息衰弱,她的脸上沾满了李牧神的鲜血,鲜血散发出莹莹光辉缓缓融入了九妹的面孔之中。

    没有任何人察觉到,毕竟她的面容是谁都不想去看的。

    李牧神看着古城孤走进,他的掌心中生命雕纹闪烁着光芒,为他受到了覆水印的轰击疗伤着。

    伤势迅速恢复,李牧神从地上站起来,看着古城孤。

    古城孤双手背负,道:“李牧神,不要在抵抗了,你不是我的对手。”

    “你的确很强。”李牧神道,他的声音变得沉闷而沙哑。

    再次使用剑魔解体剑法,李牧神的手中邪魔之力化为魔剑紧握在手。

    也就在这一刻,那些关山军动了,他们拔出武器,杀意充斥在后院中。

    古城孤摆手,看着李牧神,道:“李牧神,传闻有无上的存在为你护道,你败于我,就算我杀了你,他也没有办法对付我,但我并不想杀你,只要你跪下来认输,我就放过你。”

    古城孤的目光中充满了轻蔑冷视,“今ri你无法逃脱,跪下便生,不跪便死,李牧神你可要好好想想。”

    “你让我跪下?”李牧神道。

    古城孤冷笑,“在性命之忧下,你向我跪下只是一件小事而已。”

    “小事?”李牧神嘴角上扬,倘若他这一跪,便什么都没有了,他的尊严将彻底被丢在地上仍人践踏,他再无法踏上帝路,重生归来的他更不会容忍自己这样做!

    “古城孤,这个世界让我跪下的人现在没有,以后也没有,永远都不会有。”

    一道刺光从古城孤的双目中激射而出,他手托覆水印再次向李牧神轰击而去。

    李牧神使出宝术麒麟臂,双臂挡住覆水印。

    这一次的覆水印被在暗室的覆水印还要强大,还要恐怖,李牧神的双臂咔咔作响,整个人双腿更是微微弯曲。

    “你不跪,那我便让你跪!”古城孤冷声道。

    李牧神不说话,低着头,脸色阴沉,死死地挡住古城孤的覆水印,整个人的双腿在缓缓地弯曲着,似乎就要跪下。

    见到这一幕,古城孤的冷笑各更甚。

    似乎下一刻,李牧神便会跪在他的面前。

    而就在这个时候,李牧神缓缓抬起头来,他的左眸漆黑,右眸金光璀璨,整个人爆发出一股强大的气息,瞬间将古城孤震飞出去。

    古城孤倒飞而去,退后了数米才止住身影,冷冷看着气势大变的李牧神,随即双手捏动覆水印,他双手各掌一个覆水印,再次向李牧神轰击而来。

    “今日,你必须给我跪下!”

    李牧神双手托印,看着古城孤,一字一句道:“让我跪下,你承受得起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