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七章 战古城孤
    古城孤冷笑一声,他抬手一抓,那刺入墙壁中的短剑便回到了他的手中,手中的短剑紧握,踩着身法向李牧神欺身而上。

    整个暗室并不大,只有百来个平方。

    古城孤欺身而来之时,李牧神使出了逍遥从云术,向左迈出了一步,躲过了古城孤斩下的短剑,随即又迈出一步,来到九妹身边,将九妹扶起。

    “速度不错,但就是不知道实力怎么样?”古城孤喝了一声,再次杀来,李牧神放开九妹,手中的魔剑迎上去。

    两剑相交,发出了一声尖鸣声,紧接着两人各自退后两步半,看着彼此。

    古城孤皱眉,没想到在这第一次交手,双方竟势均力敌,他身为十大天骄,实力强大无比,竟还有人能够与他势均力敌。

    “他是谁?”古城孤心中暗道。

    李牧神面无表情,他手中的黑鳞退去,散去了暗中使用的宝术麒麟臂,倘若刚才不是麒麟臂加持了自己的力量,第一次交手自己变会落败,前世的十大天骄之一,果然不同凡响!

    但这样也更加激起了李牧神眼中的战意,他战意奔腾,古城孤还未出手,他便出手了。

    他左脚迈出,手握魔剑,使出了重水覆火剑法中的横扫千山,一剑向他脖颈横扫而去。

    周围的天地之力涌动,化为了一道威力强大的剑气袭杀而去。

    “想扫我脖颈?”古城孤轻蔑道,他手中的短剑散发出白芒,对着李牧神便是横斩而来,一道半丈长的剑气纵横而出,与李牧神的剑气对撞在一起。

    李牧神嘴角上扬,最猛然变招,剑招轻扬,化作了重水覆火剑法中的万古鼎力,刺向古城孤的右腿。

    李牧神这一招声东击西,在他看来让古城孤根本反应不过来,势必右腿会被李牧神手中的魔剑刺中。

    但事实却并非如此。

    古城孤在关山军中历练数年,经历过血与杀戮的沐浴,他跟着关山军进入大山与异族交战过,也与其他势力盗匪大战过,他的战斗经验可以说丰富无比。

    见李牧神突然变招刺向他的右腿之时,在他的另一只手中出现了一柄细剑。

    锵!

    火花四溅。

    这柄细剑竖立,挡住了李牧神这一刺。

    李牧神见剑招被破,微微皱眉,没有发起进攻而是向后退去。

    李牧神退得的确即使。

    只见这个时候,一头血雕在他的身后浮现,鸣叫一声,这血雕便冲向李牧神。

    “万古鼎力,斩!”

    李牧神手中的魔剑高举,血雕冲来的一瞬间,一剑斩出。

    “血雕裂!”

    这个时候,只见不远处的古城孤手中快速捏着手印,他的身体中灵血轰涌,如同大海轰撞山石一般发出闷雷的声响。

    那冲向李牧神的血雕突然炸裂开来,化为了漫天的血雾。

    李牧神这一剑斩空。

    却在下一刻,那漫天的血雾再次化为了血雕,凶猛的双爪爪向李牧神。

    这双爪凶猛,凌厉无比,足够将李牧神开膛破肚。

    灵觉第一时间察觉到了危险,他踩着逍遥从云术而退。

    但暗室实在太小,李牧神很快便被逼到了角落,那血雕已经杀来。

    “一剑寂灭!”李牧神低喝一声,仙灵力涌入魔剑之中,他手中的魔剑发出剑鸣声,一道道剑气横扫而去。

    在血雕杀来的时候,李牧神不退反进,躲开了血雕的双爪,一剑迅如闪电一般斩出。

    如同黑夜中划过一道闪电,将整个天地都照亮,这一剑斩出,直接破开了古城孤的血雕攻击。

    “你是李牧神?”古城孤眼中闪烁着光芒,看着李牧神。

    李牧神停下来,他的脸色微微苍白,刚才与了古城孤交手,他便动用了重水覆火剑法中的全部招式,应付棘手,这古城孤果不愧是东荒的十大天骄之一,前世的风云人物,与这样的天骄交手,李牧神只感觉自己的血液都在沸腾,似乎都要燃烧起来。

    听闻钟鼎城那一边有一名叫做李牧神的天骄横空出世,以一人之人破开了段府天牢,同时为了心爱的人大闹姬空山,让整个姬家都颜面扫地,甚至传闻有恐怖的存在前来杀你,最后被你的护道人墨龙王所杀,而他擅长用剑,所使用的剑法中便有这一套剑法。

    这剑法如水一般浑重,如火一般狂暴,最后的那一招给人恍如闪电划过天际的感觉,真是他所使用的剑法。

    “你是李牧神?”古城孤再次道。

    而九妹看着李牧神,眼中讶然,这段时间他也曾听闻过李牧神,一位无上的存在为他护道,那无上的存在听闻是整个东荒的势力都不能招惹的,他真的是李牧神吗?

    李牧神松了松手中的魔剑,道:“没错,我就是李牧神,没想到身为东荒十大天骄的古城孤竟然认识我。”

    “果真是你。”古城孤的心中一沉,没想到他竟然出现在关山城中!

    李牧神摸摸鼻尖,没想到这古城孤竟然还认识他,似乎对他还有些重视。

    “古城孤,去死吧!”

    这个时候,九妹突然出招,地面涌动,数十根大地所化的利刺在古城孤脚下出现,向古城孤狠狠刺过去!

    古城孤退后,那数十根利刺落空。九妹心中遗憾。

    这个时候,古城孤退而反进,向九妹而去,伴随着一声虎啸声响起,手掌五指微屈,仿若虎爪,抓向九妹。

    李牧神出手,使出了剑魔解体剑法,踏步而进,向古城孤的手爪一剑斩去!

    古城孤目光一寒,感受到李牧神手中魔剑所散发出来的气息,他将手收回,另一只手暗中捏出一个手印,在李牧神又一剑斩来之时,那手印猛地轰过去。

    嗤——

    李牧神手中魔剑划破了古城孤的甲胄,皮肉也随之划破出一个伤口。

    但李牧神整个人受到古城孤的手印轰中,闷哼一声,整个人重重地摔飞出去,重重砸在了暗室墙壁之上。

    砰的一声巨响,伴随着咔嚓的声音,李牧神身后的墙壁瞬间裂开无数道裂纹。

    “咳咳……”李牧神的脸色微微发白,体内的血气上涌,但他一口咽下,心道:“古城孤果然强大。”

    “李牧神,你没事吧?”而这个时候,九妹将李牧神扶起来,对于此事她心中内疚。

    李牧神的目的只是虚无根,他救了自己,那虚无根便是报酬,他本可以离开,但却为她选择留下来,为什么要救她?难道李牧神也想要那药神殿的药库吗?

    在九妹的搀扶下,李牧神站起身来,看着古城孤。

    古城孤眼中带着轻蔑,这李牧神也不过如此,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强大。

    “你先走。”李牧神对九妹传声道。

    九妹道:“你为什么要救我?我与你本没有任何交集。”

    李牧神道:“我并不是想救你,只是不想让你死在我面前,也不想让药库落在古城孤的手中。”

    说实话,就算是李牧神自己心中也不清楚为什么要从暗处出现救下九妹,但他没有多想,一切都固守本心,按照本心而动。

    同时,自己修得了古仙术,李牧神也想看看自己与古城孤交战,两人之间又有多大的差距。

    古城孤再次动了,他并没有兴趣见到李牧神和九妹在这里卿卿我我,这一动之间,只见他气血奔涌,杀气如洪,化身为斩杀千万将士的杀神,一股萧杀之意迎面而来!

    “让你走,你就走。”

    李牧神最后给古城孤说了一声,向那古城孤迎战而去。

    “李牧神,现在的你在整个东荒传得沸沸扬扬也不过如此。”古城孤道,已经冲到了李牧神面前,短剑在手,刺向李牧神的头颅。

    李牧神长剑一挑,那短剑脱手,但李牧神的心中却感受到一股杀机。

    银光乍现,甚是耀眼,这竟是一把银色长枪。

    这一枪,枪出如龙,伴随着一声龙啸声,洞穿了李牧神的胸膛。

    长枪一拔,李牧神体内的鲜血带出来,洒在了九妹丑陋的脸上。

    九妹担忧地看着李牧神。

    李牧神脸色更白,但他的嘴角却微微上扬,他的指尖,邪魔之力化作了五柄细小的魔剑同时出手。

    那五柄细小的魔剑加持了逍遥从云术的力量,速如疾雷,整个暗室中传来音爆破空声。

    古城孤双目一挑,双手握着带血的长枪,手中的长枪挥舞,一头白龙随之呼啸而出,将五柄魔剑一一挡住。

    五柄魔剑撞在长枪上,发出尖鸣的声音,就在古城孤刚刚将五柄魔剑挑飞之际,李牧神脚踩逍遥从云术,一步踏出,来到了古城孤的面前,使出了神通动天指。

    这一指让古城孤脸色微变,持枪而挡,但依旧没有挡住。

    动天指洞穿了古城孤握枪的左臂,毁灭神纹的力量疯狂涌入其中。

    “神通。”古城孤的脸色大变,体内的灵力奔涌,一掌拍在了那受伤的手臂之上,将涌入其中的毁灭神纹拦截。

    李牧神掌心中浮现生命雕纹,雕纹闪烁着光辉,然后将李牧神受伤的伤口缓缓愈合。

    “你……你没事吧?”九妹的脸上沾满了李牧神的鲜血,她的双目依旧微微红润,看着李牧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