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六章 阴鸦、寒潭、仙母根
    “这是假的!”

    不过很快,这领将便反应过来,但李牧神的神通动天指已经洞穿了他的胸膛,毁灭神纹的力量涌入他的身体中,他的脸色猛地一白,血气上涌,一口鲜血狂涌而去,整个人身受重创。

    “这些并不是假的。”看着眼前重伤的男子,李牧神缓缓道。

    “咳咳……你到底是谁?”

    李牧神背负着九妹,道:“我是谁并不重要,我也无心杀你,我只是要出城,将打开城门的钥匙交出来。”

    “休想!”领将冷声道。

    “那还是我自己来。”李牧神淡淡道。

    将领将的纳戒取走,轻松便将上面的印记抹去,李牧神的灵觉探入其中,很快便找到了开启城门的钥匙。

    “你这是与我关山军为敌!城主是不会放过你的!”领将怒声道。

    “你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吧。”

    李牧神散去异象,那些关山军见李牧神散去异象,杀气爆发,要再次杀向李牧神。

    李牧神剑指领将头颅,“我只是出城而已,为了你们的领将,不要上前,不然他的性命我无法保证。”

    听了李牧神的话,这些关山军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关山军,给我拦住他,不要让他出城!”这领将喝道。

    李牧神微微皱眉,一剑将领将拍晕,将钥匙拿出来,插入城门之中。

    威压滚滚,奔腾无尽,这个时候药神殿的人终于接近了,一名尊者远远便见到了正在开启城门的李牧神。

    “不能让他离开城门!”

    这名尊者脸色一变,急忙而去,同时使出了天地手段。

    天地之威宣泄而来,化为了一只巨大的手掌向李牧神拍过去。

    李牧神的脸色一变,使出了宝术麒麟臂,双臂之中蕴含了无比恐怖的力量,缓缓将城门推开。

    在推开一个容人通过的缝隙之后,李牧神背着九妹急忙离开而逃。

    轰!

    一声巨响,这一掌也随之落在了城门之处,整个大地都在颤抖,城门之处,无数的殿楼房屋轰然倒塌,烟尘滚滚,一个巨大的手印横然在城门之处。

    关山军将领将扶起,望向那药神殿的尊者。

    很快,药神殿的其他两名尊者也来到了,还有章师也来了。

    一名尊者道:“所有逃出药神殿的人都死了,只剩下一人已经逃出了关山城。”

    章师的脸色很不好看,“逃跑了?”

    尊者点头,卑躬屈膝,“那人背负着一名女子的尸体,我怀疑那人便是盗走药库的同党。”

    “一具女尸?”章师目光森然,闪烁着奇异的光芒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而这个时候,那领将已经从昏迷中醒过来,得知李牧神逃出了关山城之后更是勃然大怒,“他竟然逃走了!你们这些人为什么不拦住他!”

    这些关山军十分无奈,领将在李牧神的手中,他们投鼠忌器,根本不敢动手。

    这个时候,领将见到了城门处的章师和三大尊者,脸色一变,心道:“药神殿的人为何在此?”

    一名关山军在他的耳边轻语。

    领将心道:“原来是为了那逃出关山城的人。”

    章师对领将道:“我们要出城。”

    领将摇头道:“没有钥匙,是打不开城门的。”

    “钥匙呢?”

    领将带着怒火,道:“被逃出城门的那人逃走了。”

    章师和三大尊者皱眉。

    领将继续道:“你们想要出出城的话只能从其他几个城门出去。”

    章师和三大尊者点头,转身离开。

    “你们要抓那人?”

    这个时候,领将问道。

    一名尊者点头。

    领将道:“他逃出了关山城惹怒了我关山军,我会将这件事马上禀告城主大人,倘若你们要抓他,他掌握了开启城门的钥匙,我能够感应到钥匙的所在,我带你们前去抓人!”

    章师的眼中幽光闪烁,深深看了领将一眼,道:“如此甚好。”

    夜色如墨,无风,李牧神背负着九妹逃出关山城后没有停留,向着大山深处逃离。

    他现在必须远离关山城,寻找一个药神殿的人无法找到的地方。

    一路踩着风尖浪头,李牧神的速度很快,穿行在山林中,进入了大山中。

    大山凶险,凶猛的野兽和妖禽潜行在其中,深处传来凶兽的咆哮声,李牧神背负着九妹行走在山林中,有巨蟒潜行而来,李牧神体内的血雷灵纹闪烁,在手中化为了一柄风刃。

    咻的一声,风刃从李牧神的手中激射而出,将巨蟒的身躯斩成两半。

    没有任何的停留,直到李牧神来到了大山的最深处。

    刚来到大山的最深处,李牧神便感受到了数股强大的凶威,有强大的凶兽暗中对李牧神和他背负的九妹虎视眈眈。

    李牧神没有停留,继续深入。

    山林咆哮,树叶沙沙作响,一头浑身乌黑的阴鸦从一处参天大树飞下,翱翔在暗夜中,锋锐的双目盯着了李牧神发出啊啊啊的声音。

    这是一头武灵境的妖兽,声音中充满了对李牧神的敌意,显然这已经是这头阴鸦的地盘。

    李牧神并没有管这头阴鸦,继续向深处而去。

    “嘎!”

    一声尖锐嘹亮的声音从那阴鸦口中传出,带着强烈的攻击,浑然化为了一团黑雾,冲向李牧神。

    同时,在那黑雾中伸出了两只强壮锋锐的爪子,它俯冲而来,抓住了李牧神所背负的九妹。

    见这阴鸦想要夺走他所背负之人,李牧神眼中冷光一闪,手中魔剑狠狠斩下。

    锵!

    这一剑并没有斩在了阴鸦的身躯上,而是斩在了它漆黑的尖嘴之上。

    这一剑非但没有将阴鸦那尖嘴斩断,反而受到了一股反震的力量,一时疏忽,手中的魔剑险些脱手,李牧神心中诧异。

    但这个时候,阴鸦又发出一声叫声,这一声叫声尖锐刺耳,让李牧神的眉头皱起,紧接着那阴鸦全身的黑色羽毛竖立如刺一般,泛着光泽,给李牧神带来一股威胁感。

    没有丝毫的犹豫,李牧神放弃了九妹,脚踩逍遥从云术而走。

    咻咻咻……

    无数的黑色羽毛如同利箭一般从阴鸦的身体激射而出,这些黑色羽毛蕴含了强大的力量,激射在山林中,山石崩塌,大树成排的倒下,轰轰巨响的声音不断,整个山林一片狼藉。

    李牧神狼狈躲开这些黑色羽毛,看着这阴鸦。

    阴鸦双足抓着九妹,看向李牧神眼中带着戏谑,猛地冲天而起,向着大山的深处而去。

    “这头阴鸦神异非凡,这大山中一定有某种神异。”李牧神心道。

    要知道李牧神的修为虽然在九星武将巅峰,但他的真实实力却远远不止,一头武灵境的阴鸦如何是他的对手,但李牧神却从那阴鸦身上感受到威胁,除了那些万族的天骄之外,一头妖兽是根本不可能的!

    转头向大山外看了一眼,李牧神向那头阴鸦追去。

    阴鸦的两只翅膀展开足有四五米之长,两米之宽,似能够遮天蔽日,速度更是奇快无比,他显然没有将李牧神放在心上,抓着九妹就这样向自己领地栖息地而去。

    很快,阴鸦便来到了一处寒潭之处,寒潭背靠大山,寒潭一侧,一颗古老的大树生长,这大树足有十丈之高,枝干巨大,树叶茂盛无比,而这阴鸦抓着九妹便降落在这大树之上。

    噗通一声,这头阴鸦将九妹扔入寒潭之中。

    暗处,李牧神扒开草木,仙隐术将自己的气息完全遮掩,望向那阴鸦。

    李牧神原以为这头阴鸦带走九妹,是因为要食人肉,而现在却将九妹扔入寒潭中究竟是为何?

    圆月高照,九妹落入寒潭中并没有下沉,反而漂浮在水面之上微微荡漾,看起来平凡至极。

    而阴鸦的目光则一直注视在寒潭之中,锋锐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寒潭中的九妹。

    深夜里这阴鸦的领地一片死寂,没有风声,没有兽吼,就连虫鸣声也没有。

    “寒潭中究竟有什么?”李牧神暗道。

    时间缓缓流逝,终于,平静的寒潭发生了变化。

    只见那寒潭中荡起了一圈又一圈的涟漪,紧接着如同开水沸腾一般,翻涌水泡,在寒潭的深处有五颜六色的光芒在闪烁。

    当见到了这一切,阴鸦发出嘎嘎的激动声,黑色的羽翼扑闪令周围狂风大作。

    “这是什么?”李牧神看着那寒潭中五颜六色的光芒心道,目光也一直注视着那寒潭。

    那寒潭中,五颜六色的光芒并不耀眼,反而显得柔和黯淡,缓缓地一只腐烂的手从那潭水中伸出来。

    那只腐烂的手紧紧握着,似乎里面藏着什么。

    阴鸦紧紧盯着那寒潭中伸出的腐烂的手,李牧神能够感觉到这头阴鸦沉重的呼吸声。

    那只腐烂的手缓缓摊开,那是一块仙绿如翡翠的石根,阴鸦发出嘎嘎的大叫声,似乎不解这石根究竟为何物?

    但李牧神见到那石根之时,整个人呼吸一窒,眼中充满了难以置信,气息更是不稳,“仙母根,没想到竟然是这等仙宝,这寒潭中究竟藏有何物?”

    要说是李牧神,可以说也并不认识眼前这仙绿如翡翠一般的石根究竟是何物,但李牧神毕竟两世为人,在天地神塔中争夺武尊榜之时他曾有幸见到过着石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