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九章 魂沉不醒丹
    古城孤看向高台上的红娘子,道:“他是谁?”

    “我不知道。”

    红娘子摇头,并没有将李牧神说出。

    李牧神也无妨,他只是以姬神人的脸面见人,就算是红娘子说出来也是给姬神人招引仇恨。

    古城孤不说话,但下一刻却突然出手,出现在高台上,强壮的右手抓住了红娘子的脖子,将她提起来,对于红娘子的貌美的容貌并没有丝毫的怜惜。

    “好快的速度。”李牧神心惊。

    这古城孤显然修炼了某种神通身法,速度极快,眨眼睛出现在高台震惊了在场的武者。

    “告诉我他是谁,你不说那我会杀了你。”古城孤对红娘子说道。

    红娘子不说话。

    古城孤手中用力。

    红娘子清楚自己不说古城孤真的要杀自己。

    “他叫姬神人,是姬家的人。”红娘子急忙道。

    砰——

    古城孤松手,红娘子砸在高台上,愤怒地看着古城孤。

    “姬家,姬神人,原来是他。”古城孤的眼中浮现一抹寒光。

    “不是!他不是姬神人!”

    这个时候青柔开口道。

    古城孤看着青柔,道:“那你说他是谁?”

    “他是?他是?”青柔心急如焚,却说不出他究竟是谁。

    青柔显得畏惧,说道:“他不是姬神人,我也不知道他是谁。”

    噗呲——

    只见古城孤手中出现一道赤色光芒,咻的一声洞穿了青柔的身躯。

    青柔就这样死在了古城孤的手上,没有丝毫的征兆。大殿中一片沉寂,没有一个人敢说话,都畏惧看着古城孤。

    杀了青柔之后,古城孤背负双手,站立在高台,再次扫过四周,目光放在了舞剑女子手中的细剑。

    单手微握成爪,那舞剑女子尖叫一声,手中的细剑脱落而出,落入了古城孤的手中。

    “这柄剑断了我弟弟的一臂。”古城孤缓缓道。

    舞剑女子跪倒在地,全身都在颤抖,惶恐害怕道:“不是我,不是我。”

    古城孤道,“我知道不是你,但这剑肯定是你的。”

    细剑折射出慑人的寒光,让舞剑女子的灵魂都在颤栗。

    “不……不要杀我。不要杀我,不不不关我的事。”

    李牧神眉头皱起。

    这个时候,古城孤的嘴角露出一个冷峻的弧度,这个表情前世里是被众人熟知的,一旦出现这个表情,也就代表着他要杀人。

    古城孤手握细剑,道:“古亥是我弟弟,而你偏要借剑出去,你是同谋,你有罪,罪则当死!”

    说完,古城孤手中的细剑斩向舞剑女子。

    所有人看来,在这一剑下舞剑女子必死无疑。

    有人不忍,闭上了眼睛。

    就连舞剑的女子也绝望,闭着双眼等待死亡的降临。

    “你是谁?”

    在舞剑女子的耳边响起古城孤的的冷声,她心中疑惑,畏惧而缓缓睁开了双眼。

    只见古城孤的斩下的细剑被一名相貌平平的男子抓在手中。

    这只手上面布满了鳞片,坚硬无比,将古城孤的剑牢牢抓在手中。

    “他为什么救我?”这是舞剑女子的心声,她并不认识这名男子。

    李牧神心中显得无奈,他本可以不出手,但最后还是出手了,舞剑女子倘若因他而死,他会过意不去,甚至会在夺帝之路上诞生心魔!

    而一旦李牧神眼睁睁看着舞剑女子被斩杀的话,那么他心中便没有了一颗无敌的心。

    也只有拥有无敌之心的人,就算是面临强大的对手也丝毫不惧!

    “你是谁?”古城孤再次道,他的声音中充满了寒意,手中用力,细剑被李牧神抓住,麒麟臂的鳞片一片片崩碎,血液流淌而出。

    “无名小卒而已。”李牧神体内的仙灵力暴动,一手抓住舞剑女子,另一只手则松开细剑,脚踩逍遥从云术,整个人退后而去。

    红娘子看着李牧神退后,眉头微皱,“这男子的身法似乎在什么地方见到过。”

    而大殿中,谁都没想到李牧神竟然会出手救下一名舞剑的普通女子。

    他可知道救下这舞剑女子的后果?

    李牧神抓住舞剑女子停留在五米之外凝重看着古城孤。

    也在同一时间,在妖香楼中的几十名将士爆发出强烈的杀气,要杀向李牧神。

    古城孤抬手,那些将士收回杀气,带着萧杀之意站立。

    古城孤看着李牧神,缓缓说道:“一个舞剑的女子,你为何要救她?”

    “只是不想见到一条无辜的生命就这样眼睁睁死在我眼前。”李牧神说道。

    古城孤冷冷一笑,“一名小小的武将,竟修炼了宝术,你就不怕死在我手中?”

    “不怕。”

    “呵呵……”

    古城孤冷笑,爆发出武灵的修为,但他的气势冲天,赤火焚天。

    李牧神不甘示弱,暗自使出‘剑魔解体剑法’,剑气纵横,嘶厉在大殿中。

    一时间,剑拔弩张。

    “你有胆!”

    却在突然间,古城孤散去了气息,看着李牧神。

    李牧神的气息也散去,剑拔弩张瞬间便云淡风轻。

    “走!”

    古城孤转身,大喝一声,所有的关山军如潮水一般退出了妖香楼中。

    “下一次我会杀你。”

    古城孤对李牧神说道,然后背负双手离开了妖香楼中。

    在古城孤走后,大殿一片死寂,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人喘息,窃窃私语。

    谁都没想到今晚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也没有继续玩的心思,都各自离开了妖香楼。

    李牧神将舞剑女子扶起来。

    舞剑女子全身都止不住的颤抖,感激道:“谢谢你救了我。”

    “没事。我想他不会找你麻烦你。”

    高台上,红娘子看着李牧神的背影,李牧神总给她一种熟悉的感觉,但又却不知道这李牧神究竟是谁。

    舞剑女子平复了一下心情,李牧神见她恢复差不多了,也没打算过多停留,离开了妖香楼。

    在李牧神离开了妖香楼之后,红娘子来到舞剑的女子身旁,“小舞,你认识他?”

    小舞目中感激,但摇头道:“我并不认识他。”

    “那他为什么救你?”

    小舞依旧摇头,她也好奇为何李牧神为什么会救他,同时,小舞心中暗叹,刚才一直在害怕,忘了问他的性命。

    另一边,李牧神离开了妖香楼后恢复本来的面目,没有在街道过多的停留,黑夜中穿梭在关山城中,回到了客栈住所。

    而在客栈中的钟如意早已经等待许久,他听到窗户咔嚓的声响睁开了双眼。

    “前不久有一行关山军从这里过,我还以为你那里出事了。”

    李牧神道:“在妖香楼,我将古亥的手臂斩断了。”

    “古亥?”

    钟如意不解。

    “关山城城主的儿子。”

    钟如意瞪大了眼睛,眼中充满了震惊,没想到李牧神出去这一会儿便干了这么疯狂的一件事。

    古亥身为关山城城主之子,要知道这关山城并不像钟鼎城那样,这是一座大城,其中强者入云,尊者都不有多少,那城主统领着整个关山城,权势滔天,李牧神竟然敢断城主之子的手臂。

    “你疯了!”

    憋了好久,钟如意才说出这句话来。

    但钟如意也清楚李牧神这样做肯定有自己的原因,不过李牧神斩断了城主之子的一只手臂竟然没死这就让他更加钦佩了!

    紧接着钟如意问道李牧神情况打探如何?

    “明晚他们便会行动,当他们盗取药库时我便进入其中寻找我所需要的灵药。”李牧神说道。

    “需要我帮忙吗?”钟如意道。

    李牧神摇头,钟如意现在并不能帮到他,反而到时候会妨碍到他,“你在客栈等我便好,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你就迅速离开关山城去皇都。”

    钟如意点头。

    接下来,李牧神盘膝在床上,修炼镇世仙魔体,将自己的实力达到鼎盛时期。

    一夜无话。

    一夜的修炼之后,很快便天明。

    日出西山,太阳的光辉普照天地,阳光透过窗户照在李牧神床上。

    感觉到阳光的温和,李牧神缓缓睁开了双眼,眼中的精光闪烁,精神抖擞!

    另一张床上,钟如意并没有修炼,而是匍匐在床上熟睡。

    李牧神看了熟睡的钟如意一眼,从床上起身,抖动全身的筋骨,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今晚便要行动,李牧神需要提前做好准备。

    洗漱完,在客栈吃完早餐后,李牧神便离开了客栈。

    清晨的关山城并不显得宁静,同样热闹喧嚣,异兽行走在街道上,城门外,一车车商行驶而入。

    李牧神走在街道上,来到了一处专卖神源的地方购买了几立方的神源,然后又去往药神殿中购买了一些灵药矿石等物品。

    采购了一切需要的五品之后,李牧神回到了客栈。

    钟如意依旧躺在地上呼呼大睡。

    李牧神没有去管他,取出了九星鼎。

    九星鼎落在房间中,占据了房间的大半部分。

    紧接着,李牧神便开始炼制前世的一种丹药。

    此丹药名为魂沉不醒丹。

    这是一种三品丹药,炼制并不困难。而魂沉不醒丹带着异香,这种异香倘若被武者闻后灵魂便会陷入沉睡。

    而一旦吞服了这魂沉不醒丹后,灵魂并不会沉睡,而是离开肉身,以另一种形态出现在天地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