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七章 姓姬名神人
    李牧神面无表情,甚至还在浅笑,将玉桌上的一杯美酒仰口而饮,道:“古亥,好自为之,我并不想招惹你,但并不代表我怕你。”

    “杀!”

    古亥并没有听李牧神的话,带着滔滔的怒意杀向李牧神。

    火焰古兽咆哮,猛然向李牧神扑过来。

    高台之下,有女子舞剑,轻灵脱俗。

    “可否借剑一用?”李牧神对舞剑的女子道。

    那女子微微一愣,没想到李牧神竟然对她说话,她傻傻地将手中的细剑递给了李牧神。

    接过细剑,食指从剑柄划过剑尖,寒光在剑身闪烁,李牧神眼中惊异,没想到这柄细剑竟然是一柄地器宝剑。

    “多谢。”

    李牧神对那借剑的女子道谢,握住剑柄。

    吼——

    火焰古兽携带者燎原的火焰奔腾而来。

    “来得好。”

    李牧神轻声道,体内的仙灵力涌入其中,运用了‘剑魔解体剑法’,对着冲来的火焰古兽便是一剑斩出。

    随手的一剑,却极快无比,划过了一条轨迹,剑光闪烁,瞬间便将那火焰古兽一斩两半,轰的一声化为了火焰。

    “好快的剑。”有武者瞪大了眼睛,根本没有看到李牧神这一剑是如何斩到火焰古兽身上的。

    从出剑,到斩杀火焰古兽,摧枯拉朽,几乎在一瞬间!

    高台上,红娘子眼中讶然,也没有想到李牧神竟然一剑斩杀了火焰古兽。

    如果这还没有让妖香楼中的众人吃惊,那么接下来的一幕,便彻底让他们吃惊了。

    在斩杀了火焰古兽之后,古亥已经杀到。

    天地之力涌动,灵力暴动,古亥捏出一个拳印轰杀而去。

    这拳印乃是一种灵技,蕴含了强大的力量。

    但对于这拳印,李牧神丝毫不退,食指伸出,使出了神通动天指。

    以食指以拳印对撞。

    “毁灭的力量,神通?”

    当拳印与李牧神的食指对撞在一起,感受到其中的力量,古亥猛地一惊,心头震动,“是神通的力量!”

    下一刻,拳印土崩瓦解,被动天指摧毁。古亥整个人只感觉毁灭神纹的力量透过拳印疯狂涌入他的体内,摧毁一切生机。

    整个人倒飞出去,重重地砸在了一根石柱上。

    古亥脸色苍白,就要起身,锋利的剑刃已经抵在了他的喉咙处。

    “我劝你最好不要动,我无法保证这柄剑是不是足够锋利能够刺穿你的喉咙。”李牧神淡淡说道。

    细剑散发着寒芒,让古亥脖间的寒芒炸起,后背生起冷汗,“小白脸,你敢杀我?”

    李牧神抬起眼皮,“不信的话,你可以试一试,看我敢不敢杀你。”

    李牧神的话语声显得平淡,似乎将古亥斩杀,只是一剑微乎不计的小事而已。

    古亥脸色青一阵铁一阵,怒道:“我是关山城城主之子,皇都古家之人,你敢碰我一根汗毛,人你一定会死!”

    “是吗?”

    李牧神嘴角上扬,让古亥心中一跳,心中生起了畏惧。

    妖香楼中,琵琶奏响,艳女舞歌,但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了李牧神身上,都好奇李牧神敢不敢杀古亥?

    青柔轻咬嘴唇,担心李牧神。

    ‘姬神人’虽然是东荒姬家的人,但皇都古家乃是一个拥有了数千年底蕴的古老世家,并不弱于姬家。

    倘若‘姬神人’杀了古亥的话,后果十分严重,甚至姬家不会因此庇护他。

    就算是‘姬神人’天赋绝伦,贵为圣子级天骄,在古家的报复中也难以活下来。

    “公子,你不要杀他!”青柔对李牧神担心说道。

    “贱女人,给我滚,我不用你救!”古亥骂道。

    古亥以为青柔是为了救他,但显然不是,只是古亥理解错误。

    青柔继续道:“公子,你不要杀他,古家并不弱于姬家,杀了他对你百害无一利。”

    古亥双目怒竖,知道自己理解错误了,大声怒骂道:“你这个贱女人!”

    妖香楼中,也有武者和女人劝告李牧神不要杀了古亥,毕竟杀了古亥,所引起的震动是巨大的,甚至就连他们也会因此受到牵连。

    古亥见这么多人帮他,冷冷一笑,眼中带着讥讽,“小白脸,你以为你吓得到我?”

    狠狠瞪了古亥一眼,冷声中带着傲然道:“小白脸,你敢杀我吗?”

    剑光寒影,在妖香楼中一闪而过,紧接着一声凄厉痛苦的惨叫声刹那响起,伴随着一抹血色冲天,一只断臂落在了地上。

    血液喷涌而出,很快便将地面染成通红一片,古亥怀抱着断臂,嘶厉痛吼道:“啊啊啊……我的手!我的手!”

    妖香楼中除了古亥的惨叫声便没有其他的声音,所有人都愣愣的看着古亥断落的手臂,一片死寂。

    他们感觉身体发冷,没想到李牧神真的动手了,一剑将古亥的手臂斩断。

    而那舞剑的女子此刻脸色苍白就像是一张白纸,此刻的她十分后悔将自己的剑借给了李牧神。

    “完蛋了完蛋了,古亥一定不会放过我,我怎么就把剑借给了他呢,完了完了……”

    妖香楼中,众人的表情不一,有震惊、有幸灾乐祸、有担心、也有好奇……等等等等。

    古亥的手臂被斩断,整个人痛苦嚎叫,在地上打滚,断臂的血液还在流淌着。

    青柔愣了,看着眼前的‘姬神人’。

    李牧神目光平静,看着在地上打滚的古亥,古井无波,泰然自若,他的气质比上姬神人更加的脱俗,令人仰慕而倾心。

    青柔浑身一抖,倒退了数步,愣愣地看着李牧神,心中震动,“他不是公子!”

    剑光在剑身闪烁,细剑上没有沾染上一丝鲜血,李牧神站立在古亥面前,就形如一座巨山横在当前。

    与此同时,滔天无尽的煞气涌出来,弥漫在古亥四周。

    两世为人,李牧神已经杀了不知多少的武者,每杀一人便会在身体中聚集出煞气,煞气能够达到震慑,令对手感到恐惧,甚至令人丧失神智。

    煞气涌入古亥的体内,古亥只感觉自己来到了一处尸山血海,恶鬼在凄厉的嘶吼,凶魔冷目注视他。

    他的眼前出现了幻觉,吓得古亥屁滚尿流!

    煞气散去,古亥恢复了清醒,一张脸上掩饰不了的惶恐,全身都在颤抖,他仿佛经历了这一辈子最恐惧的事情!

    李牧神心中摇头,古亥修炼‘无上连城诀’,后天又诞生了宝体,天赋与万里挑一的天骄差不了多少,但他只是生长在温室中的花朵并未经过任何的杀戮磨练,注定他的成就局限。

    “我错了,我错了,饶了我吧,我错了。”

    古亥求饶道。

    他虽然身为古老世家之人,又贵为关山城城主之子,但却并没有骨气。

    妖香楼中的那些女子望向古亥的目光露出鄙夷,武者们也摇头叹息。

    “他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假冒公子。”

    而青柔则充满敌意地看着李牧神。她已经知道了面前这俊美的男子并不是姬神人。

    古亥跪地求饶,李牧神淡淡看着他,一言不发。

    “饶了我,绕了我,你已经断我一臂,我不会招惹你,真的不会,绕了我。”

    古亥的声音中充满了畏惧害怕,夹杂着颤抖。

    “公子,你就饶过他吧,他毕竟是关山城城主古渊之子。杀了他,你在关山城中寸步难行。”

    这个时候,红娘子开口为药古亥求情了。

    古亥感激望向红娘子。

    红娘子面带浅笑,微微颔首。

    “既然红娘子为你求饶,那便饶你。”

    李牧神嘴角上扬,淡淡道。

    说完,李牧神收剑,将剑还给舞剑的女子。

    “多谢你的剑。”

    女子脸色苍白,整个人身体颤抖,“不……不谢不不谢。”

    她并不害怕李牧神,而是害怕古亥的报复!

    还剑之后,李牧神再次回到了玉桌旁,饮下一口美酒。

    但青柔却并没有上前,反而退后,进入妖香楼殿楼之上。

    古亥的脸色苍白无血,他将自己的手臂拿起,深深看了李牧神一眼。

    眼中那最深处,充满了仇恨、报复、怒火!

    古亥不会善罢甘休!

    对于这些,李牧神并不在意,他现在是以姬神人的相貌视人,就算是古亥要报复,他早已经换回了原本的面目,事不关己。

    古亥走后,整个妖香楼再次恢复了热闹喧哗中,红娘子弹奏着琵琶,走下了高台。

    她款款而来,踩着莲花碎步来到了李牧神面前,一股诱人的清香迎面而来,让那些武者都兴奋不已,目光中更加的贪婪,恨不得冲上去将她生生扒开!

    红娘子缓步来到了李牧神的玉桌旁,李牧神看着红娘子。

    红娘子带着妩媚的微笑,声音更是酥软,“公子天赋绝顶,连武将榜上排名七十五的古亥都不是你的对手,敢问公子尊姓大名?让奴家好好地认识你。”

    红娘子酥软的声音中带着蛊惑,李牧神听到了周围武者吞咽着口水,喉结滚动,贪婪如狼。

    李牧神看着红娘子,微微一笑,道:“尊姓大名倒是没有,姓姬,名神人。”

    “姬神人?”红娘子低声念了一遍,眼睛一亮,道:“你就是那姬家的圣子级天骄。”

    李牧神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