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七章 青年男子
    但很快,这股黑风在永镇仙魔的异象中忍受不住其中的厉害,化为了妖媚的女子,妖媚女子断了一臂,吼叫一声,然后又变成了浑身火红的赤练蛊雕。

    只是这赤练蛊雕的锋利爪子,被李牧神给斩掉了一只。

    轰!

    神雷轰鸣、风刃如刀、神火焚烧,这是血雷灵纹的力量。

    这些力量从血雷灵纹中释放而出,赤练蛊雕根本没有一丝一毫躲避的机会,在血雷灵纹的力量轰杀中发出惨叫,很快受到了重伤。

    赤练蛊雕砸入了一座山头。

    一声大响,山石滚落,山头险些都被赤练蛊雕给砸平。随后,赤练蛊雕从山头落下来砸在了李牧神的脚下,气息奄奄。

    李牧神背负着五彩玲珑坛,淡淡地看着脚下的赤练蛊雕。

    “饶命,饶命。”

    赤练蛊雕惊恐地看着李牧神,求饶道。

    她心中现在很清楚,面前这人族青年的修为虽然只有九星武将巅峰,但他的实力却是强大的,她根本不是这人族青年的对手。

    从那神雷、风刃、神火中,赤练蛊雕感受到了天地之威。

    要知道天地之威对于武者来说十分难领悟,这赤练蛊雕的修为虽然在武王境界,但却只能够动用天地之力,对于天地之威没有丝毫的感受得到,而李牧神只有武将境的修为,却已经领悟到天地之威,让她心中恐惧再没有一丝想要反抗的想法。

    “现在你知道饶命了。”李牧神笑道,“刚才你有机会可以逃走,却想要夺走这五彩玲珑坛。”

    五彩玲珑坛中蕴养着灵儿的魂魄,而赤练蛊雕想要夺走这五彩玲珑坛,已经让李牧神心中升起了杀意。

    “我……”赤练蛊雕想要说明那坛身上的雕纹吸引了她,但最后,还是说不出一句话出来。

    “废话少说,当斩!”

    赤练蛊雕乃是凶兽,残害人族,李牧神杀了它也正好替天行道,他无情说道,手中的魔剑一横,长剑当空,一剑斩下。

    那重伤的赤练蛊雕受到了永镇仙魔的灵魂压抑,同时又身负重伤,在李牧神这一剑斩来,她根本没法躲避。

    嗤—

    血溅长空,赤练蛊雕被李牧神手中的魔剑给一剑斩杀。

    腥红的血液溅在了五彩玲珑坛的坛身上,散发着耀耀的血红光辉,李牧神并没有注意到,当赤练蛊雕的血液溅在了那坛身上之时,一个雕形雕纹扭曲荡漾,将那猩红的血液直接吸收,在吸收了那赤练雕纹的血液之后,这雕形雕形仿佛要活过来,穿梭在坛身上。

    但就在李牧神望向这五彩玲珑坛之时,这雕形雕纹凝固在坛身上,仿佛死物一般。

    “怪了,这赤练蛊雕的血液溅在了五彩玲珑坛上,怎么没有了?”李牧神心道。

    紧接着,李牧神从赤练蛊雕的身体中取出了纯灵血肉,将这块纯灵血肉当作是今日的午餐,随后将赤练蛊雕的尸体踢到山脚某处,背负着五彩玲珑坛继续赶路。

    而在鹿吴之山外,虎石和那些妖族人还躲藏在暗处等待。

    而鹿吴之山中的响动自然也引起了他们的注意力。

    虎石眼中炙热道:“赤练蛊雕出手了,很快那人族便会被那赤练蛊雕给吃掉。”

    这群妖族人磨刀霍霍,已经准备好了前往面前这鹿吴之地中带走李牧神的五彩玲珑坛。

    鹿吴之山中的打斗声并没有维持多少时间,赤练蛊雕从大山中传出惨叫声。

    有妖族人说道:“这赤练蛊雕好像在惨叫?”

    虎石白了那妖族人一眼,然后又是一巴掌拍过去,“惨叫!惨叫!你傻啊?这赤练蛊雕的修为可是武王境,就算是本大爷也不是它的对手,它会惨叫?再说了,这赤练蛊雕的叫声这么难听,你又知道了这赤练蛊雕的声音是惨叫声?”

    “老大,可这声音真的好像惨叫声。”这名妖族人说道。

    虎石指着这长着弯鹰嘴的妖族人,说道:“嘿,你个小猫鹰竟敢不信我!”

    说完,虎石又一掌一掌拍在了那妖族人的头上。

    “老大,我错了,我信,我信。”

    虎石松手,“这不就对了,我可是你们的老大,老大有着权威,你们可不能挑衅老大。”

    鹿吴之山中已经变得十分地安静,沉寂中又仿佛一片死寂,从其中没有发出一丁点的声响。

    虎石眼中一亮,说道:“看来那人族小子已经被赤练蛊雕给吃了,我们上山拿宝贝!”

    说完,虎石带着这群妖族人急忙走上了鹿吴之山。

    很快,虎石带着这些妖族人便翻越了这座大山,见到了一条大河,但却并没有见到那冲天的五彩光芒。

    “宝物呢?”虎石皱眉道。

    “老大,你看那是什么?”一名眼尖的妖族人看到了山脚下的赤练蛊雕的尸体对虎石说道。

    虎石顺眼望过去,当见到了赤练蛊雕的尸体后,整个人的脸色突然变得煞白,“那人族小子,竟然这样厉害?连赤练蛊雕都不是他的对手?”

    虎石喃喃说道,然后带着妖族人走下了山坡,近距离见到了赤练蛊雕的尸体。

    赤练蛊雕的身体上遍布伤痕,赤炎的羽毛掉落了近半,一只爪子被用尖锐的武器斩下来,同时,赤练蛊雕的头颅也被斩下,掉落在一旁。

    站在赤练蛊雕的身旁,这群妖族人瑟瑟发抖。

    “老大,我们还是去挖灵药吧,那人族是个妖孽。”

    “或许是扮猪吃老虎。听闻人族有天宝师这种强大的存在,他们炼制强大的宝物和武器,也能够炼制出将真实修为隐藏的宝物,你们说那人族身上是不是拥有了这样的宝物?”

    “这还用说,人族狡猾,身上肯定藏有,不然以他武将的修为,怎么跨越了一个大境界将这赤练蛊雕杀了的。”

    “就是就是。老大都不是这赤练蛊雕的对手,而赤练蛊雕却被人族给斩掉了头颅,你们说老大遇到了那人族,会不会被那人族被砍下头颅?”

    这些妖族人七嘴八舌地谈论着,虎石的脸色很难看,心道:“那人族青年肯定是人族的天骄,他拥有着这样强大的手段,恐怕已经达到了万里挑一这种天赋,要不要继续上,还是去挖灵药?”

    ……

    山川大泽中,五彩玲珑坛的冲天光芒还是那么地耀眼,将山川大泽中的凶兽和妖族都吸引过过来。

    李牧神在翻越了鹿吴之山中,又遇到了不下十头凶兽和几名妖族人。

    可惜这些凶兽和妖族人都不是李牧神的对手,全都死在了李牧神的手中。

    而这些死去的妖族人和凶兽他们的魂魄在五彩玲珑坛中化为了魂力被钟灵儿的魂魄所吸收,让钟灵儿的魂魄得到更加完好而充裕的蕴养。

    同时,在斩杀那些凶兽和妖族人的途中,因为要时时刻刻都背负着五彩玲珑坛的原因,那些凶兽有不少的血液溅在了五彩玲珑坛上面。

    但无一例外,那些血液全都消失不见了。

    在鹿吴之山斩杀赤练蛊雕的时候便有血液溅在了五彩玲珑坛上面,就在一刹那消失不见,李牧神当时本以为这是幻觉,但现在他知道这五彩玲珑坛绝对有问题。

    但暂时还不知道有什么问题,或许再杀几头凶兽便知道了这五彩玲珑坛究竟有什么问题。

    在背负着五彩玲珑坛的路上,五彩玲珑坛仿佛已经与李牧神融合在了一起,李牧神已经完全适应了背负在身上的五彩玲珑坛,速度加快,行走在大山古泽中,脚踩逍遥从云术,寻找着风尖浪头。

    只有寻到风尖浪头,李牧神才能够有足够的把握在三天之内达到墨龙王所说的大山脉。

    轰轰轰……

    每一步踏出,大地都在震动,李牧神背负着五彩玲珑坛一路横冲直撞,穿过了一片山林。

    在穿过了山林之后,前方有一条河流,李牧神踏水而行,横渡了河流。

    在横渡了河流之后,李牧神开始穿越一处悬崖底下。

    突然,从悬崖的顶处,传来了轰轰的震动声,一块足有十几丈高大的石头从悬崖上被推下来。

    看着那巨石滚落,李牧神的速度很快,脚步轻移,直接躲开了从悬崖上滚落的巨石,抬头望着悬崖上眼中布满了杀意。

    “想用石头将我砸死,看来是一名妖族人了。”李牧神心道。

    咻!

    就在李牧神心想之刻,一支土色箭羽从天而降,向李牧神激射而去。

    李牧神运用宝术麒麟臂,手臂中蕴含了强大的力量,灵觉锁定了那土色箭羽,在激射而来之时,右手伸出,将土色箭羽直接抓在手中。

    这土色箭羽蕴含了狂暴的力量,被李牧神抓在手中,但整个人却忍不住倒退。

    他看着手中的土色箭羽,然后将其捏碎,“一支石头打造的箭羽,没想到却拥有了如此强大的威力。”

    “不错,竟然能够挡住我的一根天石箭羽。”

    悬崖之上,传来踏踏踏的声音,一名身穿兽衣的青年男子踩在悬崖峭壁之上而下,只稍片刻,便来到了悬崖底下,这名青年男子站立在一块巨石上,贪婪看着李牧神背负的五彩玲珑坛。

    李牧神看着这青年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