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九章 姬家借物
    金蛮尊者喃喃道,将目光望向李牧神那里,当看到了眼前的这一幕,他的瞳孔猛地一缩,整个人的脸色煞白一片。

    在李牧神的面前,墨龙王同样云淡风轻的站立,只是他有所不同的是仍然抬起了他的那只右手。

    而墨龙王的右手掌心,已经多了几处黄金血液。

    而这血液显然不是墨龙王的,而是黄金蛮牛的。

    金蛮尊者退后,心中惶恐道:“难道他真的有一只手便镇杀了本尊的坐骑。他只是一名武王,这不可能!”

    天穹上,所有人都保持沉默,整个姬空山死寂的一片,没有丁点的声响。

    那些姬家的弟子与金蛮尊者一样,眼中充满了难以置信,不敢相信他们眼前所看见的那一幕。

    墨龙王将右手放下,淡淡地看着金蛮尊者,说道:“你认为本王是一名武王境的武者?”

    金蛮尊者失神点头。

    墨龙王一笑,脸色徒然一冷,从他的身体中,爆发出撼世的龙威。

    这龙威比上在钟家祖地中的龙威还要恐怖,还要滔天,滚滚奔腾,就好像大海一般无穷无尽。

    风云失色,龙威瞬间将金蛮尊者惊倒在地,而那些在天穹上的姬家弟子也从天穹上摔下来,与此同时,在姬家的祖地中,沉睡在神源中的太上老祖猛然睁开了双眼,他的眼中惊惧惶恐,“是他……是他……”

    龙威撼世,天穹上,龙威化作了一条又一条的墨龙盘旋在姬空山上。

    那龙威化作了成千上万的墨龙,盘旋飞舞在天穹上,它们发出龙吟,响彻在整个天地间,姬空山周围无数的凶兽灵魂颤栗,它们匍匐,跪倒在地,浑身都在颤栗。

    那些姬家弟子从天穹上摔下来,直接摔成了重伤,他们恐惧,如此浩然滔天的龙威,即使是他们也陷入了臣服与畏惧之中。

    金蛮尊者在惊倒在地后,便不敢起身,不光是那些姬家弟子,金蛮尊者离墨龙王最近,他能够感受到墨龙王身体中撼世的龙威。

    “你……你……”

    金蛮尊者看着墨龙王,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连他的声音都是颤抖的。

    “我让你看本王了吗?”

    墨龙王说道,在这一刻里墨龙王的身上仿佛散发出曜日的墨色光芒。

    金蛮尊者一声惨叫,在看了墨龙王一眼之后,整个人的双目被那曜日的光芒刺瞎,两行血泪自他的双目滚滚流下来,他跪倒在地上惨叫。

    听着金蛮尊者的惨叫声,那些姬家弟子更是感觉到毛骨悚然,墨龙王到底对金蛮尊者做了什么,让一名尊者发出了如此惨痛的叫声。

    “不许叫。”

    墨龙王见金蛮尊者在地上打滚惨叫,缓缓说道。

    他的语气平淡,但此刻却带着浩然的威压。

    金蛮尊者浑身颤抖,他紧紧咬着牙,不敢惨叫,唯有已瞎的双目滚滚流淌的血泪才知他心中的痛苦。

    然后,墨龙王看向姬空山深处,他的眼睛光亮而深邃,他张开嘴,发出了一声龙啸!

    这一声龙啸,就好像地动山摇了一般,大地在疯狂地震动,无数的山峰倒塌,古老的深林中古木成排倒下。

    狂风暴雨,雷鸣闪电,姬空山处一副骇人的场景!

    那龙威化作的成千上万的墨龙飞舞在天穹,龙傲九天,搅动八荒风云。

    在龙啸声后,那些姬家的弟子吓得屁滚尿流,升不起丝毫的反抗能力,半数以上的姬家弟子双目一翻,直接晕死了过去。

    墨龙王再次开口了,“今日,本王以李牧神护道人的身份前来姬空山,本王不在乎李牧神与你姬家的恩怨,而你们想要杀他,本王也不会阻拦,但一切,按仙神大陆上的规矩办事,倘若你姬家违背了这个规矩,你姬家,也就没必要立足在这个大陆之上。”

    墨龙王浑厚而蕴含了神性的声音传遍了整个姬空山,也传入了姬家祖地中。

    在姬家的祖地中,老祖、坐化长老和那些姬家的弟子他们愤怒,同样也充满了畏惧。

    没有一个人说话,死寂一片,默默地听着墨龙王从姬空山中传入姬家祖地的话。

    姬家祖地的广场,五彩祭坛处,姬血花的脸色很不好看,她知道在姬家祖地的外面,有一名超越无上人物的存在,他无敌,是整个姬家都无法阻挡的,他是太上老祖都要畏惧的人物。

    而就是这样的人物,却出现在了姬家,更让姬血花心中恐惧的是,这样的人物竟然是李牧神的护道人。

    经历过上一次的大战,李牧神与姬家已经成为了死敌,姬血花也传达过命令,不惜任何代价,都要将李牧神斩杀!

    因此,姬血花才派出了千山尊者和大河尊者两人尊者。

    但最后,千尊尊者和大河尊者却在斩杀李牧神的时候命牌破碎,死掉了,这让姬血花又惊又怒的同时,更加下定了决心要斩杀李牧神。

    她万万没想到,平白无故之间,在李牧神的周围竟多了一名大人物,而有了这位大人物的护道,恐怕姬家想要杀李牧神难若登天。

    轰!

    在这个时候,虚空在颤抖,紧接着就好像玻璃突然裂开,虚空崩塌,墨龙王带着李牧神出现在了姬家的祖地。

    在墨龙王的手中,提着双目已瞎的金蛮尊者。

    墨龙王背负着一只手,看过姬家的祖地,然后向姬家广场的五彩祭坛而去。

    李牧神跟随在其后,运转逍遥从云术,踩着风尖浪头紧紧跟随在墨龙王的身后。

    很快,墨龙王和李牧神两人便来到了姬家的广场上。

    踏!

    一声轻响,墨龙王和李牧神双腿落地,站在宽阔的广场上。

    广场的最中央,那五彩祭坛处,姬血花的脸色阴沉,看着墨龙王和李牧神两人。

    墨龙王将金蛮尊者放下。

    金蛮尊者瘫倒在地,在墨龙王的龙威下,他整个人的心神完全失守,一切都陷入了害怕中,再无尊者一丝的风范。

    只是运用龙威,便将身为武尊境的金蛮尊者吓成了这样,从侧面便能够让人知道墨龙王的修为究竟有多么恐怖!

    嚯嚯嚯……

    而就在李牧神和墨龙王两人来到姬家的祖地,姬家的所有弟子倾巢出动,几十名修为强大的坐化长老站在前列,神情严肃,天地间弥漫着汹涌的萧杀之意!

    整个广场上,强者云集,密密麻麻,将李牧神两人团团围住。

    萧杀之意凝聚为实,形成了一柄千丈之高大的利刃,竖立在天地之间,让人不敢直视。

    墨龙王淡淡地看着姬血花。

    姬血花的神情出现从未有过的凝重,她低喝一声,道:“你是谁?”

    墨龙王摇头笑道:“本王是谁?你一个小小姬家的掌舵者还不配知道,让你们的太上老祖来,或许只有他,才有资格知道本王是谁。”

    墨龙王平淡说道,但他淡淡的语气中却充满了狂妄霸道。

    姬血花不说话,而广场上的那些姬家的弟子则是怒了没想到这中年男子竟如此的狂妄,那萧杀之意所化为的千丈高大的利刃发出锵鸣金铁碰撞之声。

    “狂妄,当斩!”

    广场上,密密麻麻的姬家弟子怒喝一声,那利刃被他们万众一心合力催动,然后那千丈高大的利刃对着墨龙王横斩而来。

    可以说,这千丈高大的利刃,就连姬血花也无法抵挡。

    但横斩向墨龙王,广场上古老的青岗石直接崩碎。

    “斩!”

    那些姬家弟子齐声怒啸一声,利刃猛斩而下。

    但只见墨龙王微微侧过身体,轰的一声巨响,那利刃斩在了广场上。

    咔嚓咔嚓……

    广场上,在这利刃横斩下,直接崩开一道森然的裂缝。

    这一利刃横斩而来,被墨龙王轻易地躲过去,那些姬家弟子虽然微微吃惊,但很快酝酿第二斩,他们要拔出横斩在广场上的利刃。

    这个时候,墨龙王的左腿突然踩在了那利刃上,无论那些姬家弟子合力使出多大的力量,都无法将利刃从广场上拔出。

    “哼!”

    墨龙王哼了一声,广场上那些姬家的弟子只感觉眼前一黑,头痛剧烈,倒在了地上。

    密密麻麻,那些姬家弟子堆积在广场上,头痛剧烈,在地上痛苦悲叫。

    姬血花愣愣的看着这一切,从墨龙王出现,到姬家祖地中所有弟子的惨败,墨龙王只是微微侧过了身体,随后左脚落在了利刃上,再哼了一声。

    一切都显得那么云淡风轻。

    而也就是这份云淡风轻,所有姬家的弟子都败了。

    姬血花的心里很清楚,墨龙王想要杀了这些姬家弟子,甚至覆灭整个姬家都很容易。

    但既然墨龙王并没有那样做,也就证明他并没有打算将姬家赶尽杀绝,心中不免松了一口气。

    姬血花深呼吸一口气,知道无力反抗,沉声对墨龙王说道:“我知道你并不想覆灭姬家,那你究竟是想干什么?只是为了给李牧神出一口恶气?”

    墨龙王微眯着双眼,一言不发。

    李牧神知道墨龙王的意思,显然是不想与姬血花交谈。

    李牧神说道:“他虽然为我的护道人,但并不是为了给我出一口恶气,只是到这姬家来借一样东西。不知你可否借给我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