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四章 什么后果?
    看着这一切,李牧神心道:“不就是老墨的一滴血,这秀姥姥也太开心了吧?”

    而钟无敌、二长老和钟如意三人则显得有些尴尬,他们没想到祖地中的掌舵者对于李牧神的护道人竟然如此的恭敬。

    这个时候,钟姜冥带着钟昊天来到了安魂殿中。

    钟昊天显得有些惴惴不安,跟在钟姜冥身后。

    钟姜冥道:“姥姥,昊天带来了。”

    秀姥姥将装有龙血的玉瓶小心收起来,对钟姜冥点头,然后恭敬对李牧神道:“公子,钟昊天已经带过来了。”

    李牧神眼中闪过森然的冷光,体内的邪魔之力涌出,暗红魔剑出现在手中。

    钟昊天喝道:“小子,你想干什么。”

    李牧神手提着魔剑,沉声说道:“安放灵儿魂魄的那一盏魂灯是你给的?”

    钟昊天大声道:“没错,是我给的。”

    “那里面的魂灯鬼是是饲养的?”李牧神又问道。

    钟昊天双目瞪大,声音再次提升,“李牧神,你不要血口喷人!什么魂灯鬼,我并没有饲养!”

    李牧神冷冷地看着他,钟如意踏出一步,上前怒道:“魂灯是你给的,而里面却有一只魂灯鬼,你说不说你饲养的,那又是谁饲养的?”

    钟昊天的脸色很不好看,这钟如意只是外门的一个弟子,而他身为钟家祖地的长老竟被他怒骂,让他十分愤怒!

    墨龙王看着钟昊天,突然说道:“这魂灯是谁给你的?”

    钟昊天眼中徒然一变,很快掩饰下去,但还是被墨龙王看见了。

    钟昊天摇头道:“没人给我,这盏魂灯便是在阁楼中取的,至于里面的魂灯鬼,我怎么知道,我发誓,那魂灯鬼绝对不是我饲养的!”

    秀姥姥也恭敬对墨龙王道:“大人,此事或许不是钟昊天所为。”

    钟姜冥也急忙说道:“昊天乃钟家长老,他是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的。”

    安魂殿中,秀姥姥和钟姜冥自然感受到李牧神身上的杀意。

    李牧神没有说话,眼中闪着森然的光芒,他传声给墨龙王说道:“老墨,你有没有办法让钟昊天承认是他所为,或者让他说出谁人所为?”

    墨龙王点头,“自然有办法。”

    钟昊天义正言辞,说自己虽然将魂灯给了二长老钟不鸣和钟如意,但其中绝对没有饲养魂灯鬼这种恶煞之物。

    墨龙王走到钟昊天面前。

    钟昊天倒退了几步,眼中害怕。

    “看着本王的眼睛。”

    钟昊天抬起头看着墨龙王的眼睛。

    墨龙王的眼睛如同墨色的桃花,桃花在眼瞳中徐徐流转,散发着奇异的力量,如此一幕,让钟姜冥惊骇,就连秀姥姥也倒退,心中暗道:“镇魂之术。”

    此镇魂之术强大无匹,就在钟昊天抬起头看着墨龙王的眼睛之时,整个人的心神全都陷入了其中,整个人呆滞站立在原地,仿佛是一具失去了灵魂的行尸走肉一般。

    “魂灯中的魂灯鬼你所饲养的?”

    钟昊天呆滞摇头,“不是。”

    钟姜冥松了一口气,二长老钟不鸣和钟如意则眉头一皱,心道:“难道那魂灯鬼真所饲养的,那又为何出现在魂灯中?”

    墨龙王继续道:“魂灯中的魂灯鬼是谁所饲养的?”

    钟姜冥呆滞失神道:“魂灯鬼乃是钟虹所饲养的。”

    李牧神喃喃,眼中杀气凛然,“钟虹。”

    钟姜冥眉头一皱,这魂灯鬼没想到是他的孙子所饲养的,这让他心中一沉,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

    墨龙王说道:“去将钟虹叫过来。”

    钟昊天呆滞无神点头,走出了安魂殿,很快,他将一脸酱紫肿胀的钟虹带了过来。

    “父亲,怎么了,你带我到安魂殿来干什么?”钟虹问道钟昊天,但钟昊天一直呆滞无神,只是带着钟虹一路而去,路上更是一言不发。

    钟昊天在将钟虹带到安魂殿后,浑身一颤,仿佛灵魂入体,再无呆滞无神的样子。

    钟昊天看着身旁的钟虹,猛地一惊,传声道:“虹儿,你怎么来了?”

    钟虹显得委屈,“父亲,是你带我来的啊。”

    “我带你来的?”

    钟昊天的脸色一白,他记得自己被墨龙王看了一眼,然后整个人眼前一暗,等到再次明亮之时,他的儿子已经在他的身边。

    “难道他们知道了?”

    安魂殿中,李牧神充满杀意的目光看着钟虹。

    面对李牧神的目光,钟虹心中又惧又怕,同时又充满了怨恨。

    而这个时候,秀姥姥喝道:“钟虹,你知不知错。”

    秀姥姥乃是无上人物,修为滔天,在这一声大喝下,整个人灵魂都在颤栗,吓得屁滚尿流,急忙跪倒在地,“姥姥,我怎么了?认什么错?”

    钟姜冥站在一旁,双目中闪着幽光,一言不发。

    秀姥姥怒斥道:“刚才,钟昊天已经将你所作所为在大人的镇魂之术下全都说了出来,现在认错还来得及!”

    秀姥姥知道李牧神和钟无敌几人对钟虹的杀意,但钟虹乃是钟姜冥的孙子,她自然有意偏袒,先让钟虹认错,族法伺候,等墨龙王几人走后,再放了他便可。

    钟姜冥显然知道了秀姥姥的用心良苦,也呵斥道:“钟虹,你身为钟家之人,竟要残害外族家主之女,用魂灯鬼要吞噬她的魂魄,你可当罪?”

    钟虹的脸色煞白,他支支吾吾,“我……”

    然后,钟虹将目光求救向他的父亲钟昊天。

    钟昊天沉声道:“这一切是你做的,现在认错还来得及。”

    同时,钟昊天对钟虹使着颜色,钟虹心领神会,说道:“姥姥,我只错了。”

    秀姥姥说道:“你可知你犯了什么错?”

    钟虹的目光放在了那魂灯上面,心中一惊,便知道为何叫他前来,心道:“看来钟无敌他们已经知道那魂灯鬼是我所为。”

    但他知道,这件事决不能承认是他所为。

    钟虹说道:“姥姥,我真不知自己犯了什么错。”

    秀姥姥眼中闪烁着光芒,说道:“钟灵儿魂魄所蕴养的魂灯是你交给钟昊天的?”

    “没错,是我交给父亲的,姥姥,怎么了,难道有什么问题吗?”

    秀姥姥看了墨龙王一眼,说道:“魂灯中自然有问题,其中有人饲养了一只魂灯鬼。”

    钟虹心中一震,没想到他将魂灯鬼隐藏在魂灯中还是被发现了,但他此刻的脸色表情却是显得震惊,说道:“姥姥,那魂灯中有魂灯鬼?可我并不知道。那魂灯只是我从阁楼中拿来的一个,不知其中有魂灯鬼,灵儿的魂魄现在有没有事?”

    李牧神淡淡地看着钟虹,也不知道他此刻在想些什么。

    钟姜冥松了一口气,对秀姥姥说道:“看来钟虹他对于这魂灯鬼在这魂灯中并不知情,但是也免拖不了责任,把他关入地牢中,族法伺候!”

    钟虹的脸色一变,没想到爷爷竟然要将他关入地牢中用族法伺候,他急忙说道:“姥姥,爷爷,这不关我的事!”

    钟姜冥没有看了钟虹一眼,他能够感受到李牧神身上的杀气,倘若不这样,有墨龙王给他撑腰,就算李牧神杀了钟虹,他也没有任何的办法。

    “昊天,将钟虹带下去。”

    钟昊天点头,就要带着钟虹离去。

    但就在这个时候,李牧神手中拿着魔剑,将钟昊天与钟虹的去路拦住。

    “慢着,钟虹,我还没有让他离开。”李牧神说道。

    钟昊天冷冷看着李牧神,说道:“李牧神,这件事本不关虹儿的事,现在将他关入地牢,族法伺候已经是最大的折磨,你还想干什么?”

    钟无敌哼了一声,他不相信魂灯中的魂灯鬼不关钟虹的事,这一定是他所为,只是他们几人有意包庇他。

    但钟无敌却也无可奈何,他只是外族的家主而已,在钟家的祖地中也仅相当于一名坐化长老,根本比不上这些钟家的掌舵者!

    钟虹狠辣对李牧神说道:“李牧神,你还想干什么?得饶人处且饶人!”

    李牧神走到钟虹面前,盯着钟虹的眼睛,说道:“钟虹,你竟然知道得饶人处且饶人,为何却还要伤害灵儿的魂魄,倘若不是我们尽早来到祖地中发现了此番情况,你可知道会引来什么后果?”

    “什么后果?”

    李牧神微眯着双眼,缓缓道:“倘若灵儿的魂魄被魂灯鬼吞噬,彻底毁灭,不光是你,我会将整个钟家都为他陪葬,将你、你的父亲、你的爷爷抽筋剥皮,吃肉喝血!”

    钟虹浑身打了一个寒颤,而钟昊天、钟姜冥、秀姥姥三人的脸色很不好看,这里是钟家,而李牧神竟敢在这里说这样的大话,简直是胆大妄为!

    倘若不是墨龙王在他们的身边,恐怕李牧神现在已经死在了祖地中了。

    墨龙王淡淡的站在那里,仿佛整个人都融入了天地之中,对于李牧神的所作所为都看在眼中,他暗中点头,心道:“李牧神想要踏上帝位,便需要如此,无法无天,不将任何人看在眼里,这只是一个小小的钟家而已。如果他连一个小小的钟家都惧怕,我我也就无需作为他的护道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