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荒诞
    ,!

    这个世界上有许多许多人,都会在幼年的时候产生一些自发性的爱好。

    有的喜欢踢足球,有的喜欢打篮球,有的喜欢弹吉他,有的喜欢玩游戏,有的喜欢写东西。

    其中极少部分人,最后让这些兴趣成为了职业,并为此工作终身,但是绝大多数人,最后还是离开了他们的喜好,默默地在其它的行业工作着。

    吴昊的故事本,寄托着他对于这个世界少有的乐观情绪。

    他的这少许乐观,却有出乎意外的感染力,感染者那些看过他故事的同龄人们。

    只是,可惜的是,在九十年代中期,这样的能力一点用都没有。

    无论是老师还是家长,都不会喜欢这样的能力。

    “你看看你儿子写了什么!上课不好好学习!下课不好好完成作业,却有时间写这种东西!写这种大毒草!吴昊爸爸,我觉得你儿子还是不要上学了,不要念书了。念书不是用来写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的!

    这些东西有什么用?是能赚钱,还是能升官发财?

    啊?”

    吊梢眼的班主任,手指敲着桌子,凶厉地眼神仿佛能把吴昊吞掉一样。

    不知为什么,在脑海里脑补出一直母老虎正在敲桌子的吴昊,甚至没有一丝恐惧,还有些想笑。

    他的脸上不知不觉的挂上了笑容。

    而他的父亲,则直接解开皮带就要抽吴昊。

    武力或者说暴力,或许是最没有办法时候的办法。

    吴昊爸爸手中的皮带挥舞着,抽在吴昊的身上。

    对于老师批评孩子叫家长,家长在办公室打孩子的戏码,已经上演过不知道多少次了,老师们甚至都见怪不怪了。

    但是,抽的像吴昊爸爸这么狠的却不多。

    大多数家长,心里还是爱孩子,心疼孩子。

    在办公室里打孩子,不过是为了给老师看。

    但是,吴昊的爸爸显然并不是如此。

    皮带呼啸着风声抽打在吴昊的身上。

    皮肤之下一道又一道血痕出现,皮肤之上甚至渗出了血珠。

    按理说如此的疼痛,哪怕是一个成年人都承受不住,更何况是吴昊一个孩子呢。

    要是以往,或许早就屈打成招,在地上滚成一团求饶了。

    但是,今天却没有,今天却没有这个样子。

    吴昊的脸上依旧挂着淡淡地笑容,仿佛被皮带抽打的身体压根就不是他的身体一样。

    他像是一个旁观者一样,看着眼前的这出闹剧。

    愤怒的父亲,可恶的班主任,周围麻木的教师。

    或许,自己真的只有一死才是最好的结局吧。

    这里好像是四楼,四楼跳下去会死么?

    好像会的。

    吴昊的眼眸忽然亮了起来,他的身体缓慢地动了起来。

    身上的伤痕,并非毫无作用,他哪怕站起来想走一步,都异常难走。

    “跑!你还跑!”吴昊的爸爸看到吴昊居然向走廊跑去,手下的皮带挥舞地更加狠了。

    吴昊却仿佛没有听到一样,他看着那窗户,好像就是解脱的神圣之门一样。

    开窗。

    跳。

    世界安静了。

    尽管全身很痛,很想睡觉。

    那就睡吧……

    在吴昊跳楼的前一刻,除了他之外的所有人,仿佛都在扮演自己的角色。

    该凶厉地依旧凶厉,该可恶的依旧可恶,该麻木的依旧麻木。

    但是,当他真的跳下去的时候,这些贴着标签的人们,仿佛忽然活过来了一样。

    原本闹剧一般的情景似乎一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班主任的脸上,再也见不到那种不可一世的表情了。

    她现在脸上的表情只有惊恐。

    怎么就跳楼了呢?

    怎么就跳楼了呢!

    小兔崽子犯错,老子打儿子岂不是天经地义。

    一个卖炭的儿子,退学不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这龟孙子怎么就跳楼了?

    自己把学生逼得跳楼了?

    自己怎么办?

    自己该怎么办?

    班主任僵在了那里,完全不知道怎么办。

    吴昊的父亲,望着楼下那一坨东西,站在走廊里,手中的皮带掉了,也不到在想什么。

    而教室里剩下的老师们,有的看热闹一样站在了走廊里,透过窗子向下眺望,而有的老师脸上则是幸灾乐祸的表情。

    甚至,还有没有转正的老师,在心思着吴昊的班主任是不是会因为这件事情被开除,到时候那编制自己是不是能搞到手。

    为了能搞到手,又该找谁运作呢?

    一条人命,对于在场的人来说,居然算不得什么。

    没有人在乎跳楼的吴昊是死是活,他们在乎的只是他们自己而已。

    如果一条人命能够将他们的利益最大化,他们也是无比兴奋和无比幸福的。

    “救护车!快叫救护车!”

    足足有三十人的教师办公室里,有一台电话。

    这时候有人提了起来,才有人想起来打电话。

    在等待救护车到来的时候,操场上也围上了许多人。

    身体已经变形了的吴昊,似乎还并未死去。

    或许是楼下的积雪救了他,或者是其它的东西。

    每一次呼吸都吐出血泡的他,像是一只被扔在了陆地上的鱼。

    生命的本能在这个时候自发的启动和运转着。

    活下去,想要活下去!

    这就是这具身体,此刻唯一在想的事情了!

    如此大的事件,马上就惊动了校长、副校长一干人等。

    正在和小舅子研究怎么改良学校食堂的校长,看到地上殷红的血迹,第一反应就是出大事了。

    要知道,最近文明校园的评选正在紧要关头上。

    能不能评上可意味着自己能不能升迁。

    现在居然出现了这样的事情,有学生跳楼了?

    不行!

    一定要把这件事情捂下来。

    校长和副校长几人交换了一下眼色,马上就把看热闹的学生们全部都驱散回班级。

    至于这个孩子是死是活,他们并不在乎,他们在乎的只是怎么能压住这件事。

    校长问了问是从哪里跳下楼的,知道后他气势汹汹地上了楼,满脸严肃道,“这是谁的学生?”

    众多教师没有说话,但是齐齐看向了吴昊的班主任。

    “你跟我出来。”校长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