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新家
    这不是高桥第一次来美国,却是小艺伎第一次来美国。

    有些紧张的小艺伎,轻轻地拉了拉高桥的衣袖。

    机场上来往的人不管肤色是烟是白,在小艺伎看来都颇为高大健硕。虽说自己身边的高桥,体型上差距不大,但终归有那么一点担心。

    “没事。”高桥将拉杆箱交到左手,右手拉过小艺伎拉着衣袖的手。

    此时此刻的高桥,已经把胡子都刮下去了。原本在万户的时候,为了显得老成些,他留了一些胡子,头发也渐渐地留长了。

    而此刻的高桥,光溜的下巴配上一头短发,与原先的高桥相比真的不像是一个人。

    在整个美国,基本上除了尼克,就没有第二个人能认出现在这个模样的人是高桥了。

    “高桥?”小艺伎轻声叫道。

    “嗯?”高桥低下头。

    “这样好么?”小艺伎没头没尾的问道,“这样来陪我上学好么?万户有那么多人需要你呢。”

    “没事。”高桥俯视着小艺伎的脸说道,“我也早就有上学的想法了。到了今天,万户里面可各个是人才,我相信他们。再说了,我与他们一同商讨了未来三年电子游戏业界可能的发展方向,以及万户未来三年的产业布局。我相信不会有问题的。你说是不?再说咱们两个人已经‘结婚’这么久了,好没有度过一段美好的二人时光呢,你说是不?”

    “是……”小艺伎听到高桥的话,脸色有些绯红。

    虽然她自从高中毕业,就没有再上过学了。但是她的学习能力还是非常强的。在主导制作《模拟人生》系列的过程中,她也发现了自己的许多不足。因此她更加努力的学习,并且还真的凭借着自己努力,获得了一所知名美国大学的录取通知。

    至于高桥没考试为什么也能和小艺伎一起来上学?他靠的也是自己的能力,不过是金钱的能力。在捐了一笔款子后,他也顺利的拿到了录取通知。

    高桥拿到录取通知书那天,还颇有玩笑心思的对小艺伎说道,“真抱歉,有钱真的能为所欲为。”

    小艺伎来美国不是来学编程的,而是过来学习的。制作了数款《模拟人生》系列游戏后,她认定电子游戏是一种艺术,是一种与众不同的游戏艺术。

    它的魅力在于它不是单向的,它是人与人的交互。

    为什么是人与人,而不是人与机器呢?

    小艺伎认为,游戏的关卡是认为设计的。玩家虽然在努力的跳跃,在努力的攻击,在努力的战胜boss。但事实上,他面对的真正敌人,不是这些虚幻的事物,而是掩藏在这些元素背后的游戏设计者。

    哪怕是《模拟人生》系列这样一个以数值策划为核心的游戏,她依旧认为是人与人之间的对决。

    所有的数值难度的设定,都不是毫无根据,而是经过仔细验证的。而这一切,又是为游戏***的。

    小艺伎认为,电子游戏要有游戏性才能称得上是“游戏”,其它的任何要素,包括剧情、内涵这些在内都是添头。

    她认为自己能够掌握游戏性这个核心。但是对于那些添头,却还有些缺失的地方。

    她认为自己的游戏缺少内涵,于是就到了美国这个建国两百余年的国家,寻找内涵来了。

    高桥所学习的专业,倒是和计算机有关。

    他来这里上学的目的,一是与小艺伎过二人世界,二是想自己有没有机会在美国搜寻到传说中的游戏大牛。

    万户从曰本大撤退,几乎撤退了所有的部门,但是游戏制作部门却没有撤退。

    高桥觉得如果想要制作出一款符合当地玩家特性的游戏,还是需要在物理的距离上,与这个地方联系在一起。

    虽然说起来有些玄乎,但是那种悄无声息的影响,却还是能够影响游戏的细节的。

    除了上面的两个原因,第三个原因就是高桥希望参与到个人电脑游戏制作的浪潮中。

    一九九二年,是个人电脑游戏爆发的前夜。

    高桥之所以选择自己亲自上阵,而不是派遣一群人手,或者让万户北美玩命的制作电脑游戏。

    不是因为万户北美是吃干饭的,而是已经习惯了掌机市场和主机市场的万户人,想要用一种新的思路参与到电脑游戏这个领域里来,绝对不简单。

    高桥认为自己能够适应电脑游戏,还是因为他以前玩过许多电脑游戏,知道电脑游戏是怎么回事。

    随着接触的人越多,每一个人的才能其实是有限的。或许有入错行的人,选错了工作的人,可以东边不亮西边亮。但是却很少有人能够两边都亮。

    就像是高桥自己,尽管已经竭尽全力去学习如何执掌一家大型跨国集团了。然而,他的能力却依旧一份有限。

    虽说万户是他的一言堂,但是若没有那些可以执行他意志的执行者,万户也绝对走不到这一天。

    现在,高桥留下了一份三年规划。这就是他的意志,而那些执行者,虽然拥有了更高的权限,但事实上还是为了高桥意志而行动。

    当然,三年计划是宏观上面的事情,其中许多小的细枝末节,就要有执行人去决定了。

    高桥不是那种前线部队如果人手一部手机,能打到特定士兵手上,让他换子弹的管理者。

    高桥觉得那样的管理者,就算头发都掉光了也管理不过来,除非像是天网一样,本身就是一个庞大的智能系统。

    美国南部并不冷,虽然已经快进入冬季了,但是高桥和小艺伎却并没有穿上棉衣。

    出了机场后,两个人坐上了一辆墨西哥裔开的出租车,前往了两个人的新居。

    墨西哥小哥很是健谈,与小艺伎和高桥聊了许多。

    小艺伎下车的时候忽然说道,“或许有一天能够做一个模拟出租车司机的游戏也不错。拉人赚钱,还能听各种故事。是不是蛮有意思的?”

    “可以试试看。”高桥牵着小艺伎的手,走进了新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