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家丑【求推荐票!第一更】
    “社长?”王强一脸迷茫。

    说实话虽然他知道万户的社长回到国内了,或许离自己就不足一千米。但是他却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回合这个什么社长产生什么交集。

    自己就是一个普通的员工,一个普通到再普通的员工,就算社长来了自己又见到了会怎么样。能让自己升官?还是能让自己发财?

    不。都不能。

    作为一个已经遇到中年危机的普通中年,王强早就丧失了什么诗和远方的不切实际的幻想。他现在想的就是儿子能少看点乱七八糟的书,好好学习,就算考不上大学,至少也要在万户的学校里学好技能吧。虽说万户的员工比不上大学生听上去亮耳。但是,也和国企的公信力差不多了。只要小伙子不残疾,找一个对象结婚不是太难的事情。

    可惜啊……

    儿子还小,不懂自己良苦用心。自己还不是为了他好么?

    “社长……你好……”王强有些不尴不尬地说道。

    他不打招呼还好,他这一打招呼反倒把高桥弄尴尬了。他抽了抽鼻子说道,“你好。”

    然后便继续问道,“请问王晓华在家么?”

    “在家。请问社长您找我家晓华有什么事儿?”王强挡在门口说道。

    他身后的婆娘,赶紧把他往回扯了扯,瞪了他一眼不让他出声。别人请社长都请不来,现在社长主动上门,还有挡在门口不让人进的道理?

    “社长您进来喝茶,晓华他在家呢。不过他昨天从仓库那边拿了台什么开发机,研究到今天亮天。冬天亮天晚,他才睡没多大一会。您等等,我这就去叫他。”王强的老婆,王晓华的母亲说道。

    在她朝着儿子卧室走的时候,催促王强道,“赶紧去给社长倒茶!”

    “是!是!首长!”

    “他要是实在太困不叫他也行,等晚上我再来拜访。”高桥也不想给人添麻烦,更何况他害怕自己再在这里坐一会,会不会变成什么“头长”、“脑袋长”之类奇怪的生物了。

    “不会!不会!不麻烦!我这就去叫!”王晓华的母亲说道。

    虽然高桥看上去挺慈眉善目的,但是就连美国人都知道这些当头头脑脑的别的本事没有就是城府深。自家要是将社长推出门去,就算是社长自己不说什么,就是社长底下的那帮人,还会给自家好果子吃了。

    别看来到万户几乎就过上了神仙般的日子,万户的厂房和住宅楼像是人间天国一样拔地而起。

    但有人的地方终归不可能是乌托邦。虽然自家分到了数十平米的房子,想要买还能买更大的。但是这人际关系还是复杂的很。

    更何况,按照现在万户的状态来看,很可能在这里干到退休。周围的人不光是邻居还是同事,还有可能是上司。多重身份交集在一起,想要不谨慎一点都不行。

    这年头可不是说想换一个新地方,就能换一个新地方的。不管是企业员工,还是农民伯伯,都被固定在了自己的岗位上。想要世界辣么大去看一看?抱歉!真的不行!大家都是一块砖,哪需要就搬哪。

    怕是只有等到物质极大丰富的一天,真的实现**了,才能真正的想去哪就去哪。

    这样的生活虽然说起来惨兮兮的,但过起来却依旧红红火火。

    别看万户这些员工,一个个看起来都很平常。但是,他们的生活水平,不说排在全国人民的头排,至少也是在前十分之一。

    按理来说,作为“过来人”的高桥,应该不喜欢现在的样子。但是,其实他还是挺满足,自己主导建立的这一切的。

    虽说眼前的一切都不算完美,但是凡事就怕比烂。

    农民伯伯和工人叔叔都被固定在了固定的位置和岗位,听上去不舒爽。但是总比逼得全家卖血、上吊,不是单采得了传染病等死,就是已经连人都没了。最后硬生生的给逼到城市里建设城市。一砖一瓦盖起高楼大厦,自己还住在烟漆漆地、狭小拥挤地环境里,连孩子都没有办法带到城市,让他们享受教育要来的好吧。

    ………………

    “晓华!晓华!起来了!起来了!”王晓华的妈妈喊道。

    “我……我不吃饭了!让我再睡会!”

    “你睡什么睡!吃什么饭呐!是社长来了!社长要见你!”

    “什么社长?我不见掌门!”

    “你这傻小子,又说什么胡话呢?”王妈妈虽然嘴上抱怨着,但也真没辙了。

    “你让开!”王强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王妈妈下意识一让。

    “哗啦!”

    一盆水就浇在了躺在床上的王晓华的头上,不光是头湿了,就是连盖的棉被和铺的褥子都湿了。

    “诶!老王你干什么啊!这可都是新被褥!浇上水可就不保暖了!你怎么这么败家呢!苦日子刚过去没几天,你又开始作妖了?”王妈妈看见新被褥过了水,一下可就着急了起来。

    这么大的动作和声音,高桥自然也不可能看不到,听不找,他走过来望了一眼王晓华的卧室,幽幽道,“嫂子您还是别担心被褥了!好在王大哥浇的是盆凉水。”

    “是……是啊……”王妈妈听了可是一惊。自己刚才可是让当家的泡茶去了,就算是不烧水用的是暖壶里的隔夜开水,要是当家的把隔夜开水浇在自家儿子的脸上,怕不是就毁容了啊!

    那样的话……

    想到这里,冷汗刷刷地就冒了出来,虽然屋里的地热暖人的很,但还是如坠冰窟。

    “也是啊……”王妈妈刚缓过神,忽然又是一惊,因为她这才想起来,刚才管自己叫大嫂,“提醒”自己的人可是万户的社长!据说是万户这个大型跨国集团的最高领导。

    这……

    这可都是家丑啊!

    刚才还是如坠冰窟的王晓华妈妈,此时真的就像掉到了冰窖里头。

    完了……完了……

    “社长……”她回过头脸撒白的说道。

    “没事,还是先给他擦一擦吧,省着他感冒了。”高桥努了努嘴,望向了被泼醒了的王晓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