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 别人家的失败【求书单!第二更】
    覆膜完成的纸板,再讲过切割,一张张卡牌就出现了。

    不管是高桥还是印刷厂的厂长德川先生,都知道最先进的印刷机,向德国海德堡印刷机械公司订购就行了。

    但是,对于德川厂长来说,进口机器多贵啊。说不得花费数十亿上百亿日元,有那些日元干点什么不好,还不如在动静付个房子首付呢。

    况且,万户那边也么有要求必须用德国机器。万户那边的要求很简单,就是印刷品的质量达标就行。

    高桥来现场观看,不光是为了看热闹,更重要的是,他要确定整条生产线,是否已经能够制作出万户需要的质量了。

    如果验收合格,那就是一锤定音了。

    以后哪怕发现了什么问题,想让德川印刷厂改可都不容易了。

    高桥之所以不选择进口德国海德堡的印刷机,不是因为万户缺钱。而是因为这玩意算是精密仪器,对中国禁运。

    就算是高桥买来了,也只能放在曰本,拿不回国内。

    拿不回国内,处于优势地位的人力成本就用不上了。

    曰本此时经济泡沫严重,所有人都浮躁的很,真的肯在厂子里好好工作的工人,真没有几个。

    如此一来,就让高桥觉得,买不如造。

    不过,从零开始终究太费时间了。他就选择了技术实力还可以的德川印刷厂进行合作,在他们这边改造印刷生产线的时候,万户的工程师正好将这些知识学会。回到中国再将国内的生产线完善到像是德川这边的生产线一样。

    所以,两个人就一拍即合。一个为了利益,一个为了技术,纷纷决定花钱改造已有的生产线达到标准。

    如今看来,决定是成功的。德川厂长从自己腰包里掏出的改装话费,一共还没有超过两亿日元。

    而这两亿日圆的“亏损”,也已经被高桥买断技术的话费而弥补了回来。甚至,还略有小赚。

    自己真实一个赚钱的天才啊。

    德川老板看着生产线上下来还热乎的卡牌,脸上的笑容堆的层层叠叠看上去都有些吓人。

    他看向这位最近非常出名的中国人社长,觉得还是中国人的钱好赚啊。

    德川厂长高兴自己找到了一个“凯子”的时候。

    高桥同样高兴的得到了一种新的技术。

    从较为严格的意义上来说,高桥也算得上是一名工业党。

    工业党人对于任何一种新的工艺技术,都是非常饥渴、渴望去实现和拥有的。

    场面可以用皆大欢喜来形容。

    各有各的喜悦。

    不过,高桥却不会因为这短暂的喜悦,而放弃了对于产品的把关。

    虽然对于印刷品他不是非常懂,有些瑕疵,可能他的眼睛也看不出来。就算看出来也有可能不知道这是瑕疵。

    但是,在场的那些工程师,可都对于印刷了如指掌。甚至说不定对于机器的了解,对于行业标准的了解,比了解自己家的孩子都要了解。

    将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

    高桥来到这里,不是为了装作大尾巴狼的,哪怕不懂也要装懂的品评一番。

    他来的很大部分原因,是为了表示对于印刷改造以及《命运游戏》的重视。

    没错,万户到了现在的这个体量,作为社长的高桥,有时候不得不形式主义一下。

    消极的说一点事高桥注意的地方才积极干活,不注意的地方都在摸鱼。

    但是,如果用游戏化一点的说法,就是“高桥的注视”、“社长的注视”有效率加成,被高桥注意到的项目,就会得到一个群体增益效果。

    “套印没问题。”

    “色彩没问题。”

    “切割没问题。”

    ……

    数名工程师将他们关注点的审核结果都告诉高桥,高桥将这些消息汇总在一起,得到的最后结论就是三个字,“没问题。”

    高桥综合出这个结论后,没有犹疑,选择相信了工程师们的话。

    通过。

    他在验收合同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祝愿高桥社长的《命运游戏》大卖!”德川厂长盯着高桥在验收单上签下字,变得更加热情了。

    “不知道高桥社长今天晚上有没有空,我听说千叶那边有一家很棒的会馆,不如一起去看看?顺便庆祝一下验收顺利完成?”德川社长说道。

    验收卡牌没问题才是第一步,接下来需要解决的难题还是一个接一个。

    首先就是制作出来的这么多卡牌,怎么封包。

    怎么保持一个合适的随机性。

    每包里最好都不要有重复的卡,而玩家在同一地点购买的两包卡,也不能有超过三张的重复卡片。

    高桥将这部分的工作,交给了负责数值策划,从数学系毕业的那些高材生。

    数学这种东西,看起来有些形而上。

    但是,如果到了一个层次,发现这东西真的是哪都能用得上。就像是一块砖,想搬哪里搬哪里。

    像是用什么手法保持卡牌的随机性,就是一种典型的需要数学的地方。

    事到如今,回首看去。

    高桥才知道,原来制作卡牌,制作集换式卡牌的难度,甚至比做电子游戏还大。

    同时,他也理解了,为什么集换式卡牌这个概念诞生的比较早,但是在另一个世界线,知道九十年代中后期,才从美国流传出来。

    一是因为制作卡牌要求的机器水平不低,而能够想到制作卡牌游戏的厂家和个人,又都不是豪气冲天的大企业,或者是土豪。

    因此,哪怕就算是有了集换式卡牌的概念,也要游说个好几年,直到遇到感兴趣的公司,才将这个想法化为现实。

    那些因为看了《高桥的聚会》,而决定制作卡牌的厂商。

    此刻几乎已经卡在了制作卡牌的各个坑里。

    而且,由于他们不知道高桥制作集换式卡牌的具体模式。他们甚至像出扑克一样,赶在万户之前,直接将一盒又一盒的扑克卡牌,推出了市场。

    虽说,也不是没有玩家购买。甚至因为有扑克数字的缘故,还有人买去当做扑克玩。

    但是,却并没有引起轰动的社会效应。

    与投入相比,甚至有些入不敷出。

    像是岛田等人对此哈哈大笑。不管是尝试过的人,还是没尝试过的,都开始看衰起了高桥,看衰起了万户。

    什么,“做电子游戏不好么而?非要做卡牌。”,“不懂就不要做”的言论,甚嚣尘上。

    韩红听了都想打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