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 覆膜【求推荐票!第一更】
    经过中日双方工程师的努力,第一张印制好的彩色卡牌,终于从生产线上下来了。

    双方的工程师们脸上满是挑战难题成功的笑容,洋溢出来的喜悦,似乎能将曰本海填平,为中日友谊铺垫出一道平坦之路。

    在现场观礼的高桥同样喜悦,经过漫长坚持的东西终于成功了,终归能让人感到高兴。

    扑克厂的厂长,脸上同样喜滋滋。不过,他的高兴不是对技术的高兴,也不是对坚持终有成果的高兴。而是对于终于能开始赚钱儿开始高兴了。

    虽然他赚的钱,不是卡牌在市场上售卖的那些钱。但是,万户给的每张卡牌的生产费用,却相比于竞争日渐白热化,很难再取得更大市场的扑克牌,利润要高得多。

    生产一盒扑克,零售价最多也就五百日元,出厂价两百日元。五十四张扑克,外包装,运输费,原材料等等,算下来每一盒扑克的利润,只能有二三十日元。

    如果不是近些年来经济走好,原材料价格却依旧不高,喜欢玩扑克赌钱的人越来越多,老牌扑克巨头任天堂,将大部分精力放在了电子游戏上。说不定他这家工厂,早就倒闭了。

    其实,在这两个月之前,他对于场内的工程师一直心有不满。

    不是因为别的,只是因为资本家的良心。

    扑克产品这么多年以来的变化不能说大,厂里招的几名工程师,平常都当做维修技师用。

    但是,工程师终归是工程师的价钱,哪怕使用的是技师的职能,也不能真当他们是技师。

    终身雇佣制不光对于工人来说是一种钳制,对于企业主也是这样。或许大企业能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能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怎么都能撑过去。

    但是,对于像是扑克工厂这种,最多只能算是中型企业的企业来说。在经营困难的时候,工人的工资有可能是最后的一根上吊绳。

    企业不能主动解聘员工,只能等员工主动辞职。然而,离开一间企业,几乎一定被戳脊梁骨。

    这几乎是一个死循环。

    如果不是高桥带着卡牌出现,说不定那些给中方工程师讲课的工程师们,已经被冷暴力雪藏了起来,逼迫着他们自己辞职了。

    高桥出现后,由于他不是扑克行业内部的人,对于扑克牌的制作成本并不清楚,有被忽悠的空间。

    再其次,高桥要制作的卡牌,技术含量其实着实不低。

    八十年代的印刷产业,远没有人们想象的发达。虽然说已经有了电子技术作为加成,但是却不能像日后那样电脑制版。

    中方和日方工程师这么多天来的大部分精力,其实都放在了手工制版上。

    一块又一块坚硬的合金被人用工具一点点手工开凿,开出想要的图案。

    手工制作的卡牌图像模板,并没有直接进入生产线。

    工程师们用另一种材料将这被他们称为母版的母版进行翻模,具体的流程比较像后世男孩子们接触机会比较多的真人倒模硅胶制品。

    为了追求卡牌的精致程度,《命运游戏》卡牌采用是的六色套印技术。

    一张纸板,会经过六遍印刷。

    烟、蓝、浅蓝、红、浅红、黄。

    六色印刷相比于四色印刷,印刷的效果更好,颜色的层次更加分明。不会出现四色印刷中总会碰到的龟纹和网点扩散,也不会显得那么平。而且,也能弥补四色印刷过程中所缺失的人眼可识别的色彩。

    而这六色油墨套印的技术,也成为了万户与这家印刷厂,为了解决问题而新开发的技术。高桥用钱买下了印刷厂手里部分这项技术的所有权,与万户自己这一部分组合在一起。去申请了专利。

    高桥还跟自家的工程师商定,要将这六色印刷技术的宽度做的更广,注册更多的专利。这样一来,以后别的企业想用这种技术,获得更好的印刷画质,都得来找万户。

    高桥并不吝啬于谈钱,他与参与这项工程的万户工程师们说。这项技术每一份专利授权所得,都会有他们的一份分成。

    刚刚印刷出来的纸板,不会马上进行切割,在切割之前还有一道工序就是覆膜。

    早起的扑克或者花札,并没有覆膜的工序。

    但是因为纸牌总在人的手里,在实际的使用过程中,这些纸牌都会遇到墨迹变色脱色的情况。

    虽然自己看不清楚了,就换新卡牌了。但是玩一会牌就会让人一手污秽。洗手回来继续玩牌,还直接让纸牌洇湿了,又是一手墨迹实在是太不爽了。

    曰本的某家纸牌厂商,从美国引进了一台覆膜器。经过覆膜之后的纸牌,不仅墨迹不会染在手上,手一直很干净了。

    更关键是,整张纸牌看上去都亮晶晶的更夺目了。

    利用别家还在制作普通纸牌的滞后时间,覆膜之后被命名为“闪光卡牌”的纸牌,零售价高了一百日元,依旧卖到了脱销。

    而后,仿佛大梦初醒的纸牌厂们,才开始一个个跟进覆膜工艺。到现在已经成为了传统。

    覆膜并没有马上开始,六色套印的油墨,干的速度比较慢。

    因为是试生产,时间宽裕自然阴干就行,到了正式生产的时候,还在调试中的烘干机就得派上用场,用于加速卡牌的干燥了。

    “图案没问题!覆膜!”一名工程师检查完六色套印没有出现错位后说道。

    “覆膜!”另一名辅助操作的工程师再一次喊道。

    经过了两次确认之后,操作员才说道,“开始覆膜。”然后再按下按钮,将一整张大的纸板,吞到机器里。

    炙热的机械臂,将塑料薄膜覆盖在卡牌上。

    薄膜上因为加热而异常活跃的胶质,拼命的黏住卡牌表面,不留下一丝空隙。

    正面覆盖了塑料薄膜的纸板被吐了出来,讲过一道自动的机械翻折,没有覆膜的背面被翻到了上面。

    在机器齿轮咬合的声音中,纸板进入了第二胎覆膜机,进行了第二次覆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