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畅想
    认同本就难得。

    像是约翰这种处境,想要得到认同自然是难上加难。

    高桥的一句话就将约翰搞得泪崩,一个在旁人看起来的怪人,实际上也只有十六七岁,而此刻的他哭的像是个孩子一样。

    约翰抱着三分钟前还只是陌生人的高桥痛哭流涕,高桥的四个保镖面无表情,而尼克则又陷入的震惊。

    这已经不是尼克第一次震惊了,他也很确定这不是最后一次。

    从高桥会面自己童年的偶像卢卡斯到与自己的童年偶像交谈甚欢,再到他发现自己的小动作,再到此时高桥与一名年纪不大的游戏开发者,刚见面就能将两人关系发展到这种程度。

    尼克震惊之余,也感到非常害怕。

    在这样一名能力极强,感染力极强,洞察力极强的人手下一定会有发展,但是却也很危险,因为一旦被发现了什么小九九,几乎就立即会被开除,绝不半点拖泥带水。

    是选择继续跟随还是离开……

    尼克小小的游移了一会,说实话已经有美国本土的电子游戏相关企业,私下里联系他了,待遇还不错。他们认为尼克能力极强,想要挖墙脚,但是尼克知道自己到底怎么去的如今的成就的……

    尼克想到这里,眼神忽然坚定了起来。如果自己没有到中国,没有到万户,自己就还只是帕金森商贸里那一个小小的销售员,可能一辈子都只能租房买不起房,可能一辈子只能开二手车。

    但是,自己现在在万户这里,短短一年不到的时间,就拥有了自己的房子,自己的车子。又有光明的前途,自己为什么要想那么多呢……

    还妄图想要在万户北美这个堪称是自己一手遮天的独立王国里搞事情,人心不知足啊……

    尼克纷杂的心情重新转换为对于高桥的“忠诚”,而约翰几近失声的痛哭,将高桥的衣服染的几乎全湿之后,渐渐的进入了平静期。

    在这期间,高桥并没有说那些仿若心灵鸡汤一样毫无卵用的安慰言语,而是等到他哭泣的声音小了许多后说道,“你的这款游戏玩法还不错,但是画面还是太差了。我知道现在个人电脑这种画面就几乎已经是极限了,中央处理器并不擅长处理吞吐量巨大的图像。那为什么不试试家用游戏主机呢?

    现在万户正在于世嘉合作,世嘉的十六位主机,虽然从中央处理器的性能来说,大抵与你的这台电脑相当。但是却拥有特殊的图形处理模块,我想在这样的机器上,你能够制作出让人第一印象更好的游戏。

    你应该知道一个不管是美丽的男性还是美丽的女性,总是要比相貌普通的人更容易受到优待,要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人去面部整形。

    世界对外表美丽的人也是美丽的。

    虽然我不认同将自己的样貌改变的连猩猩都不认识,但是我却觉得一款游戏如果有一个好的卖相,就能在最短的时间内,让人们对这款游戏产生好感。

    而内在品质则需要别人想要了解你之后,慢慢了解你之后,才会慢慢的去发掘。

    你说是不是呢?”

    约翰也不知道听进去了多少,他离开了高桥,很是歉意的看着高桥身上的水渍。

    他一脸希冀的问道,“高桥,你真的认为我的理念,是电子游戏最好的道路吗?”

    高桥微微摇了摇头,在端正坐好的约翰露出失望表情之前,他就继续说道,“条条大路通罗马。你的想法,你的游戏制作理念是一条很优秀的道路。但是,我却不敢说是最好。因为我不是先知,我们都不是。我们谁也不知道最终的游戏会发展成什么形态。

    或许,有一天人们玩游戏不再是通过手柄和键盘,而是利用各种设备,能够体会到现实中能体会到的一切。比如说是触觉,比如说是听觉,比如说是视觉。听到的摸到的看到的,全部都是一坨数据。”

    约翰听到高桥对于未来的展望,脸上露出神往的神色。

    “但是……”高桥一副描绘乌托邦的语气瞬间转折,“如果电子游戏真的能让人们能够百分之百的感受到这一切,那……什么又是游戏?什么又是现实呢?

    你敢肯定现在站在你面前的我就是一个真的人,而不是一段电脑程序。而你自己又是一个充满血肉的人类本身么?”

    高桥的这段话让约翰陷入了沉思,他的脸上露出些许狰狞的表情。约翰之所以能够制作出一款颇为优秀的桌游规则,不是因为他桌游玩的多,而是因为他善于营造一种氛围,一种可以让人置身其中的氛围。

    而桌游的规则,不是制定剧情,实际上制定的就是一个氛围。

    而想要制造出这样一种氛围,并且传达给别人,首先就是要让自己也有这种感情,再将这种情感传达给别人。

    约翰就是这样一个在情感体验上,有着异乎常人的天赋。

    所以,在尼克和四个保镖听起来就像是《惊奇故事》这种地摊杂志上连载的科幻小说一样的东西,在约翰听来,却让他如坠冰窟……

    高桥也没有想到自己的一番话,能够让约翰产生这样大的反应。自己现在想要的是一名出色的游戏制作者,而不是一个陷在“生命的大奥义”的哲学家。

    他刚刚说的一切,虽然说是电子游戏的畅想,但是核心却来自于一篇名为缸中之脑的畅想。

    约翰沉默了几分钟,就在高桥想自己是不是将他玩坏的时候,他抬起头说道,“我明白了!我选择跟您走!”

    “好。”高桥只吐出了一个字,虽然他也不知道约翰到底明白了什么。

    但是,在他们离开的时候,一头长发已经不知道多久没理,不知道多久没出屋甚至有点像吸血鬼有些惧怕阳光的约翰,跟着高桥一行人离开了他生活了十几年,但却让他格格不入的家乡。

    皮卡再次颠簸起伏,用了数个小时终于回到了位于加州北部的万户北美地区总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