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改变
    电子游戏依旧在发展,几乎没有人知道未来的电子游戏会是什么样子。就像是任何还在探索中的行业一样,电子游戏行业也怪象丛生。

    哈德森等厂家联合设计制作的电子游戏机,不过是诸多乱象中的一环。

    一家又一家游戏厂商,不过是一个又一个大时代下的弄潮儿。并不是每一个厂商的领导人,都如大家所想的那般睿智。

    高桥拒绝工藤裕司不过是个开始,联合主机的其它厂商,也一个接着一个来高桥这里进行劝说。

    动之以情,喻之以利。甚至许多万户的员工,都被说的心潮澎湃了,想要投入到伟大的联合主机事业中,车翻世嘉,脚踩任天堂,完成一段可以载入史书的壮举。

    可是,高桥对此却丝毫没有动摇。没有加入联合主机阵营中的意思。连试试都不肯。

    前来劝说的人,面对高桥的“顽固”,都处于一种绝望的状态。但是,万户的股权有全部掌握在高桥叔侄二人手中,叔叔又将管理权全部交给高桥,没有人能改变的了高桥的决策。

    为了稳定内部,安定人心。高桥很是花费了一番经历,对于联合主机的可行性进行论证。

    虽然万户是事实上的一言堂,但是高桥却希望自己的每一个决策,每一名万户的员工都能理解。

    虽然是内部文件,但是能发到普通员工手里的内部文件,远谈不上什么保密性。

    联合主机的可行性报告大量流出,一位又一位联合主机的联合企业的管理人员,脸都被气歪了,歪的像是畸形地老冬瓜一样。

    “啪!”

    一张大手排在了椭圆形的会议桌上,实木的会议桌甚至都因此颤了颤。

    “混蛋!八嘎!高桥太不像话了!制裁!一定要制裁!这份文件你们都看了吧,高桥居然从各个角度说我们的联合主机不行。在座的诸位有不少都去见过高桥吧。你们不觉得高桥太嚣张了么?我觉得一定要制裁!制裁万户,制裁高桥!”

    在坐的人能凑到一起,本来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他们听到这位气的直哆嗦的干瘦老者,并没有第一时间表态,而是该喝茶的喝茶,该吸烟的吸烟。

    “制裁?我们怎么制裁?况且……我认为高桥说的话,一部分确实有道理……”最先与高桥见面的工藤裕司,此刻倒是承认了联合主机的缺陷,犯着引起众怒的可能,当着所有人的面说道。

    他无所畏惧的扫视着椭圆形会议桌前的每一个人,在坐的管理者、掌权者,几乎都比他的年龄要大,但是他却无所畏惧。

    “但是……”工藤裕司的话锋一转,“我认为成功失败,不是由别人说出来的,而是由自己做出来。高桥说失败咱们就会失败?高桥说成功,咱们就会成功?

    高桥是神?

    就算是神,也不能左右咱们的成功与失败吧。

    一个孩子的取得了好的成绩,是该感谢主还是感谢自己平日的努力?

    一个人生病被一声治好了,是该祈祷上帝重新赐予健康还是感谢医生?

    我觉得高桥说的没错。我们的联合主机,的确遇到问题了。

    我们现在需要的是什么!?

    需要的是解决问题,而不是解决指出问题的人。

    解决指出问题的人,问题就不存在了么?问题依旧存在。

    问题的存在导致的失败,我们难道能抬起头,对着漫天的神明说,神啊,你们怎么这么不照顾我。

    对不起!”

    工藤裕司忽然站起来,对着在坐的所有人鞠起了成直角九十度的躬。

    “作为联合主机的发起人之一!作为联合主机发起的企业董事长之一!我看到问题却没有将问题指出来,寻求解决问题的办法是我的错。我愿意接受惩罚。但希望在坐的诸位社长,能够同心协力,一起修正由我创下的问题,打造出一部成功的家用游戏主机。

    这是我看到的问题与想到的解决方案,请诸位社长一观。”

    孔子在年轻的弟子颜回去世的时候曾经痛哭不止,有人问孔子,“您为什么如此悲伤啊?是因为颜回太优秀了吗?”

    孔子对颜回的评价则是六个字,“不迁怒,不贰过。”

    不将愤怒迁移到别人身上,同一个错误不会犯第二次。

    说起来容易,但做起来难。

    人世间有多少人都都将愤怒迁移,都明知道在犯错,却明知故犯一次又一次。

    在坐的诸位社长,没有人认识到问题么?

    不!

    包括刚才暴怒的老者,都已经发现了问题。但是,他却没有想着却解决问题,而是想制裁将问题从桌子下摆到台面上的高桥。

    他将愤怒迁移到高桥身上,然后再给一个让自己犯错的理由。

    已经年过花甲的老者不能说幼稚,但有的时候却依然在犯错。

    会议厅内陷入的寂静,工藤裕司的助手将他准备好的文件分发给所有人。

    沉默之中,只有一页又一页翻书的声音。

    不少人看着看着将努力了数个月的联合主机,批的不值一文的文件,脸上严肃地表情却越来越轻松,甚至还有人露出了微笑的神色。

    这当然不是因为他们变态,而是因为……锅有人背了,他们肩上的压力变轻了。

    太东的社长率先放下工藤裕司的文件,对着所有人说道,“我同意工藤社长的看法,也同意他的解决方案。说来惭愧,之前我真的想要游戏生产的全部利润,被任天堂欺负怕了呀……

    但是!现在我不这样认为了!

    这样做不对!

    我同意工藤社长的意见,我们游戏制作厂商,没卖出去一份游戏,都要为硬件厂商提供一份补贴。

    但同时,硬件厂商也要降低每一台主机的价格。只有主机买的便宜,才能有更多的人买,才能有更多的优秀游戏的涌现。

    我希望大家不要只盯着眼前微小的利润,以为能够赚光软件和硬件的所有钱。齐心协力,目标统一才能够成事!

    诸位觉得呢?”

    “我……同意……”

    “我同意。”

    “我同意……”

    ……

    会议室内的表决进行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