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七章 再度聚首【求订阅!第三更】
    龙华东路七五九号,上(和谐)海无线电十四厂。

    六月中旬,气温将近三十摄氏度。

    许银东穿着纯棉汗衫,坐在收发室屋檐的阴影下。

    门房秦大爷扇着蒲扇,喝了一口茶水说道,“老许你还等着呢,那么着急干什么,那么远来的消息可说不准。”

    “准不准再说,反正我这不也退休了,没啥子事儿,在这等等也没啥。”许银东说道。

    许银东看模样不过四十来岁,不到五十岁,按理说正是年富力强的年纪。

    该掌握的知识,都已经掌握了,手脚还灵光,脑子还清楚,正是应当奋斗在生产第一线的时候。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许银东自己下岗了,让孩子顶替他的位置。

    儿子分了一套二十平米的小房,搬了出去,结了婚,算是成家立业,了却了许银东的一块心病。

    退休了,按理说清闲下来,没事打打太极,玩玩麻将,享福就好了。

    可是,许银东心里却很不得劲。国家培育了自己那么多年,就是为了自己退休下棋遛鸟?

    六零年十四厂建厂那年,许银东就在了。

    十四厂的使命是研发晶体管,电子电路,打破西方对于国内半导体产业的技术封锁。

    自从一九五六年中科院计算机所,学习苏联技术,用了四年时间,在一九五八年,制造出一零三号电子管计算机。

    中国电子产业就开始奋起直追美国电子产业。

    一九六八年,上(和谐)海无线电十四厂,首家制成pmos,即p型金属-氧化物-半导体集成电路。

    七十年代初,四川电子工业一四二四厂所,上(和谐)海无线电十四厂,北-京八零八厂相继研制成功nmos,即n型金属-氧化物-半导体集成电路。

    之后,结合pmos与nmos,又成功研制出了cmos,即互补金属-氧化物-半导体集成电路。

    一九七三年一月,四机部召开了电子计算机首次专业会议——七三零一会议,总结了六十年代中国在计算机研制中的经验和教训,决定放弃单纯追求提高运算速度的技术政策。

    确定了发展系列机的方针,提出联合研制小、中、大三个系列计算机的任务,以中小型机为主,着力普及和运用。

    重点研究开发国际先进机型的兼容机、研制汉字信息处理系统和发展微机。

    中国计算及事业起步比美国晚了十二年,经过老一辈科学家的艰苦努力,从十二年缩小到了十年,再缩小到六年。

    一九七五年,上(和谐)海无线电十四厂成功开发出,当时属于国内最高水平的一零二四位移位存储器,集成度达到八千八百二十个元器件,达到了国外同期水平。

    这是中国电子事业、计算机事业奔跑的时代。

    在这样波澜壮阔的时代中退却,真的不是自己的心愿。什么急流勇退,那都是放屁。

    只要给我个工作的地方,哪怕没有什么钱,没有什么待遇,让我继续研究,让我有一天看到国内的电子产业,超越美国就行了。

    许银东摸着屁股下的木质长凳,心情激动。

    这也是他为什么听说,山齐省有个什么万户中国,需求电子人员的时候,他那么激动的原因。

    按理说,退休了,安度余生就好了。

    可是他不甘心啊,看着厂子里像自己一样年富力强的中坚力量,一个个退休,退居二线。看着上山下乡回来,什么都不懂的小辈,在工厂里摸索工作,他心焦啊。

    老一辈从无到有,建立起的半导体工业。

    掌握了拉单晶、设备制造、集成电路制造、大规模批量生产的半导体工业,不能这样懈怠啊。

    不进则退,不能让好不容易追赶回来,距离这颗星球上最先进的美国,只差四年的半导体工业,再落后回去啊。

    骑着深绿色涂装自行车的邮差由远及近,车后座两侧各搭着一个绿色的帆布口袋,一左一右满满登登。

    “有我的信么?”许银东蹭的一下从长椅上窜了起来,把还没有站稳的邮差吓了一跳。

    “你叫什么?”邮递员问道。

    “许银东。”许银东回答道。

    “有,等一下。”业务熟练的快递员,把手探入帆布口袋中,从众多信件中,抽出了一张,递给许银东。

    像是许银东这样着急的人,他看过不知道多少,见怪不怪了。

    虽说现在真有十万火急的事儿,一般都拍电报,打电话了,但是不太急的事情,还是走信件。

    信件邮递速度慢,牵肠挂肚,弄到最后好像比拍电报还急人。

    许银东打开信封,里头有两张纸,一张是吉(和谐)林省万户中国给他的信,另一张则是长途火车票。

    信里说,食宿路费万户全包,请许银东过去看看。

    等待让人煎熬。

    许银东检完票,从站台上了火车,看着票上的小字,找到对应的厢列,推开门刚一进去就惊讶的叫道,“老王?老李!老赵!?”

    这三个人正聊着热络,见到许银东,没有太惊讶。

    老王笑呵呵的说道,“老许也来了啊。”

    “来了来了,咱们老哥几个可好些年没见过了。”许银东唏嘘说道,他转念一想又问道,“你们也是受了万户中国的邀请?”

    “嗯,受了邀请。他们万户中国说食宿全包,这不退休了也没啥事了么,就当旅旅游。”老李说道。

    “老哥你们几个都退休了?”许银东问道。

    “老许你也退休了吧。”老赵说道,“我听说这万户中国找的全是咱们这些老家伙,元件五厂,无线七厂,无线十厂,你们十四厂,还有十七厂,十九厂,二十九厂,半导六厂,十三厂,十六厂,二十厂,利民无线电,勤奋半导体,光耀半导体,海燕电控厂,净化设备厂。

    咱们上(和谐)海和半导体有关的厂子,他们可找了遍。好像是这一列车的软卧,都让万户中国给包了。

    你看看这上面一张软卧票八十多,这次就算去百十个人,可也是八千多块啊。咱十年退休金都没这多。”

    许银东点了点头说道,“万户中国动作挺大。我听说他们是中日合资企业企,他们很有钱?”

    “不知道。”老王摇头晃脑的接话道,“也许是脑袋一热,就想招咱们过去吧。咱们过去了又有啥用,除了上(和谐)海、北(和谐)京,哈尔(和谐)滨,还有中西部那些山沟沟里,我没听说过吉(和谐)林有啥半导体工业,有人没机器就算咱们真留那边也白瞎。

    更何况,就算是有机器,能够生产半导体元器件,又能做啥呢。这几年大家都看在眼里,美国的元器件又好用又便宜,用咱们国产元器件的越来越少。

    我看啊,迟早有一天,咱们这些厂子不是关了,就是变成人家外国人的了。”

    “老王别瞎说,”老李看老王越说越偏,赶紧说道,“勿谈国事,别想那么多。或许万户中国真有什么好产品缺人才也说不定。”

    老赵看着老李老王,看似要吵起来,他赶紧和稀泥道,“操啥心,到地方再看看,就算不靠谱咱们不也能回来,要是靠谱,咱们不就有地方发光发热了。听说他们万户中国,去了可就分房,从一室一厅,到两室两厅,再到三室两厅的都有。

    不说别的,就是住一套宽敞的大房子,也舒服啊。”

    许银东附和道,“我和老赵想的基本一样,先去看看情况,再做决定。在家老呆着,也怕早早就得老年痴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